刘海洋

  • 关注
  • 短消息
  • 送银子
文章
0
评论
9
推荐
0
收藏
0
社区会龄
5 年
个人网站
--
个人简介
还没有输入个人简介……

评论了

  • 2015-03-01 02:31

    我们没有把这些缩写改成汉字,但我们把人名——包括人名中的缩写——都改成汉字了。

  • 2015-03-01 02:30

    这里的句点是指全角的【.】

  • 2015-02-23 01:42

    文献标题的翻译,本来第一卷的版本就没多大问题。为了能查考,保留原文;同时为了行文易于看懂,也给出了翻译。比如 1.1 节有涉及德语文献的,原文是: An early German mathematical dictionary, Vollständiges mathematisches Lexicon (Leipzig: 1747) 编辑后的译文是: 一本早年出版的德国《数学大全辞典》[Vollständiges mathematisches Lexicon(Leipzig: 1747)] 这就既不会影响理解(中国读者一般不懂德文),也不会影响查找原文。如果这里只写《数学大全辞典》,那么需要写论文引用文献的人就非常难从书中找到原文了。 (又及:这里上下文都是英文的圆括号,应该用半角。) 文献里面,如果要写中文人名,就连同标题翻译加在括号或者译注里面吧,但其实仍然很丑。高德纳可以在提及祖冲之和九章算术时用 Tsu Ch'ung-Chih 和 Chiu Chang Suan Shu,把原文放到索引里面;但我们却不好在引用 JACM 时只写“美国计算机协会会刊”,把原文放在索引里面。毕竟当今学术界就是英文为主导的,读 TAOCP 的人不会一点英文都不懂的,没必要在这么专业的书籍中,在文献追溯上制造不必要的麻烦。 人名表音,标题表意。现在对于书中文献引用,基本上是不意译标题而只音译人名,这不大符合逻辑。其实现在比较新的著作的习惯都是人名保留拉丁拼写方式不译,所有学生都要学一些英文,没有不认识拉丁字母的,也是个重要原因。此外我个人认为不出现在文献作者或标题中非拉丁人名可以使用中文音译,比如花拉子米之类。当然,标题也不用译。 ---------------- 实话说,在一个软件专业博士看来,读现在的 2.6 节“历史与文献”绝对是一场噩梦: > 动态存储分配算法在正式发表之前就已经使用多年。韦伯·康福特于1961 年写成一篇非常 > 清晰的论文[CACM 7(1964), 357-362],值得一读。2.5 节介绍的边界标志方法是我于1962 年 > 设计的,用于Burroughs B5000 计算机的操作系统。伙伴系统首先由哈里·马科维茨于1963 年 > 用在SIMSCRIPT 程序设计系统上,并且独立地被肯尼斯·诺尔顿发现并发表[CACM 8(1965), > 623-625;又见CACM 9(1966), 616-625]。关于动态存储分配的其他早期讨论,见以下文章:约 > 翰·伊利弗和简·佐迪的Comp. J. 5(1962), 200-209;迈克尔·贝利、迈克尔·巴内特和彼得 > ·布勒森的CACM 7 (1964), 339-346;阿尔夫· Berztiss 的CACM 8(1965), 512-513;道格 > 拉斯·罗斯,CACM 10(1967), 481-492。 没有深入了解历史上原始想法兴趣的人,根本不会去关心 CACM、Comp. J. 这些期刊上的文章是谁写的。事实上,他们可能对于 CACM、Comp. J. 这些缩写表示什么期刊更感兴趣一点。 而对于直接希望了解这些原始想法的人来说,他需要的就是去文献数据库或是图书馆过刊室找 H. Markowitz 这个名字,而不是根据根本没人听说过的“哈里·马科维茨”去索引里面找他原来叫什么名字,然后再去查文献,并感谢高德纳还标出了页码。 大部分学术著作都有参考文献。只不过 TAOCP 的文献不是以表格方式列出来,而是集中以评注的方式写出来。市面所见所有理科学术著作中,可以说找不到一本把参考文献搞成这个混乱样子的。

  • 2015-02-23 00:09

    这都不影响文献一定要标注原文这一基本要求,否则在文献标注上来说没失去了意义。要翻译没问题,中英文同时保留,必须让人能查考。

  • 2015-02-21 17:57

    对参考文献篇目、作者的这类翻译,完全是给读者添加麻烦。 即使是由中国人写的大学教科书,在引用英文文献时把文献标题、人名翻译成汉语而不是保留原文,也迹近胡闹。 除非在翻译时是同时标注出了所引文献的中文译本,否则我不明白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想法? 和其他内容不一样,参考文献写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读者能查到原文。把文献“D. H. Lehmer, AMM 33 (1926), 198-206”里面单单把最容易查找到作者名 D. H. Lehmer 翻译成“D. H. 莱默”就是单纯在给人添麻烦,对绝大多数人可能需要去翻了后面的人名译名表才能找到文献。照这个思路下去 AMM 还要翻译成《美国数学月刊》,到最后大概就没人能找得到这篇已经略去了标题“A Cross-Division Process and its Application to the Extraction of Roots”的原始论文了(http://www.jstor.org/discover/10.2307/2299536?sid=21105410062501&uid=2&uid=4&uid=3737800)。 无条件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