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Star孵化器:工作和生活的平衡

TechStar孵化器:工作和生活的平衡

{%}

作者/ David Cohen

David Cohen是TechStars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他曾经亲自创办过不少公司,功成身退后投身创业孵化工作,帮助更多的人实现创业梦想。现在是逾100家互联网创业公司的天使投资人。

大多数玩创业这个游戏的人都有着惊人的工作热情。作为公司的创始人,没有惊人的工作热情是很难成功的。不过从我们的经验来看,最优秀的创业者也知道如何停下脚步放松身心。他们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平衡点,这让其能成为更强的创业者。

我们在TechStars经常会和那些年轻的初次创业的创始人共事。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对持续工作才能走向成功的神话深信不疑,而我们相信只需要有效地工作,这两种观念有着巨大的差异。

要做到有效地工作,就需要偶尔为自己充充电。有些人只需要每隔一段时间歇一周就能做到这一点。而其他人则可以通过骑骑自行车来做到。工作和生活的平衡有着很多的形式,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式来实现这种平衡。

即便是在TechStars项目繁忙的90天时限内,我们都会试着提供这种平衡。我们会组织一些远足活动,找个地方泡吧,甚至晚上出门去Red Rocks露天剧院看场电影。在投资人日的前一天,我们会让这些创始人们放一天假,放松一下。我们还会在临近投资人日时给创始人们找来按摩师,给他们的这种惊喜也已经是出了名了。在TechStars一切都发生得很快,不过这些小事情实际上还会进一步提高生产力。

结局就是,如果没有这种平衡,你迟早会失败的。

发现工作和生活的平衡

{%}

Scott Cejka 摄

 

作者/ Brad Feld

Brad是Foundry集团的常务董事,也是TechStars的创始人之一。

实现工作和生活平衡的挑战是很多人,特别是创业者所要面对的中心主题。我花了15年,经历了一段失败的婚姻,并且现任妻子几乎离我而去,最终才认识到,搞清楚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现在我可以从容淡定地说,我已经知道了,而且我的生活因此显著地改善了。

当我19岁,还在麻省理工学院上学时,我就开办了第一家公司。我如痴如醉,特别努力地工作,通常都是乐趣十足,几乎总是超负荷。比如承担过多义务,习惯性地搞得自己精疲力竭。在我24岁时经历了一次失败的婚姻,体型大为改变,按照我一个特别好的朋友的话说,就是从“骨瘦如柴的Brad”变成了FOB(fat older Brad,“又老又胖的Brad”)。

在那段时间里,我的工作非常成功。我创立的第一家公司Feld Technologies被一家上市公司收购了。接着我又在创办或融资工作上帮助了很多公司,它们后来均被收购或成功上市。我参与创立了一家风险投资公司。因为我取得的成就和正在做的工作,我在创业者群体中广为人知,而且深受尊重。

不过,我的生活完全一团糟。周一到周五我都在外漂着,直到周五很晚才筋疲力尽地回到家。整个周末,我的妻子Amy只能面对没精打采的我。我会睡上很久,然后坐在电脑前把一周内没啰嗦完的话讲完,就是我们外出,我也总是显得疲倦而且孤僻。这种疲劳周而复始,每半年我就会彻底崩盘一次。有一次,我和朋友去夏威夷度假,头四天我每天都要睡上20个小时。我睡得太多了,以至于Amy觉得我的身体肯定出了什么问题。我喝酒很多,没有控制住我的体重,感觉身体很难受。我喜欢我的工作,却忽视工了作以外的一切。

在我34岁那年,有一次与朋友们一起度周末时,我完全心不在焉,一心想着(为一家最终失败了的公司)完成一项困难的交易。Amy就对我说:“我受够了。我不是疯了,我只是不想再这样下去了。要么你改,要么我们玩完。”

这让我幡然醒悟!在那个周末剩下的时间里,我们讨论了改变意味着什么。我知道这不是警告。在那个周末之后,我们就制定了一套定义明确的规矩,而这些规矩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演变。随着我不断发现平衡的意义,这些规矩也演变成了习惯,其中包括花点时间外出、生活晚餐、分隔空间、专心致志和沉思。具体如下。

花点时间外出。Amy和我每个季度都会花上一整周时间度假(我们会根据这是一年中的哪个季度而将其称为“第X季假期”),这段时间内我们会彻底“消失”。不带手机、不看电子邮件、不用电脑、不接会议电话。不过我的助理知道怎样找到我,以防万一出现什么紧急状况。在那一周,我会彻底远离工作。

生活晚餐。每个月的第一天,我们都会雷打不动地进行一项我们称为生活晚餐的活动。我们偶尔会邀请朋友,不过通常都只是我们夫妻俩共进晚餐。我们还有一个互相交换礼物的仪式,交换的礼物既有不值钱或荒唐的(比如“放屁机”),也有昂贵或浪漫的(比如珠宝首饰)。我们会在这个晚上谈论过去的一个月和接下来的一个月,再谈回当前的现实。

分隔空间。我们有几套房子,其中包括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山区的房子,以及位于阿拉斯加州荷马城的房子。这两套房子里都有很不错的办公区域,是与房子的其他部分隔开的。我们只在办公区域里接电话,而且由于某种自然因素,我们的手机在博尔德的家中是没法使用的。我们将自己的房子当作远离世俗纷扰的休养所,尽管我们在家时也会做些工作上的事,不过在家的工作场所是和房子其他部分完全隔开的。

专心致志。Amy常对我说:“Brad,有点人样吧。”这是个信号,表明我当时有点心不在焉,有事困扰着我,要么就是我累了。不论何时出现心不在焉的状态,只需要这样简单一句便能将我拉回来。

沉思。我其实只是比喻性地使用了这个词——每个人都应该按照自己的方式沉思。在35岁那年,我迷上了马拉松运动,每周花上6到10小时跑步就是我现在的一个沉思方式。我还是个如饥似渴的读者,每周会有10个小时的阅读来延长我的沉思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过也要把一些时间留给自己。

这些习惯让我的生活形成了体系,促进和加强了有益于健康的工作和生活间的平衡。我的工作曾经压倒一切,现在仍是我生活的中心部分。不过,它不再是我唯一的重心了,也不再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了。我所发现的平衡帮助我理解了其他事情的价值,这让我的工作,更重要的是,让我的生活变得更有价值了。

实践你所热爱的事

{%}

照片由Harmonix/MTV 提供

 

作者/ Eran Egozy

Eran是Harmonix Music Systems的创始人之一和CTO,这家公司开发了著名的视频游戏《吉他英雄》(Guitar Hero)和《摇滚乐队》(Rock Band)。他从2009年起成为了TechStars导师。

我热爱两样事物:音乐和做东西。当我回顾自己生活中所发生的事情时,基本上都涉及这两样。6岁那年,父母给我买了乐高积木。11岁时,我开始吹奏黑管。到了15岁,我为自己的Apple IIe电脑编写了一个机器语言程序,用来播放带有六音和弦的数字音乐。我费力地将贝多芬第九交响曲乐谱中的每个音符用机器代码输入到程序中。这是我第一次将两种热爱的事情结合起来,我当时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虽然回想起来这是很好理解的。

在麻省理工学院读完本科和研究生,拿到工程学和音乐的学位之后,我和好友Alex Rigopulos开办了Harmonix。和其他创业者不同的是,我们不是为了创业才开办公司的。我们开办公司是因为我们有着一个使命:让世界上的所有人都能体验制作音乐的乐趣。开办公司恰好是我们所知道的实现这一使命的唯一方法。Alex搞业务,我搞技术。就像15岁时那样,我再次开发可以制作音乐的软件。

热情一词因经常被滥用而失去了其本意,特别是在和“您的潜能,我们的热情”那样的宣传语扯上关系时。要找到你热爱的事,就是要找到生活中能让你在情感上得到满足的那些事。不要像很多人那样讨厌自己的工作,而要想象自己能够将所热爱的事当成工作来做,甚至能够开办一家公司来做这件事。

Harmonix经历了两个不同的时期:1995年到2005年(在《吉他英雄》之前),以及2005年至今。头十年是漫长而困难的。我们在那段时间里筹集了1000万美元的资金,而基本没什么收入。到2004年,我们才刚刚做到盈亏平衡。经常会有人问我,在成功前景如此黯淡的情况下我是怎么坚持下来的。答案很简单——我打心眼儿里热爱我在做的事!做事就给了我们足够的满足感,所以就不需要业务上的成功来保持我们的热情了。

当《吉他英雄》一炮走红之后,我们被称为一夜成名。这其实是漫长的一 夜——十年磨一剑。不过这10年中,我们每天都在做自己喜爱的事,这种热情让这10年堪称美好的10年。

Harmonix这种“一夜成名”的成功故事只要一想起就能振奋人心。Eran和Brad是同一联谊会中的兄弟,不过并不相识,因为他们的年纪大约相差10岁。当Eran考虑创办Harmonix时,他想起了Brad是开过公司的,于是就去拜访Brad。Brad立即就表示了对Eran和Alex的支持,并帮助他们公司筹集了第一轮天使融资。这轮融资中的投资人都与Brad关系密切——他的第一个业务伙伴、父亲、父亲的一个朋友、收购Brad第一家公司的两个人以及与Brad一起投资的一些天使投资人。基本上这就是完美的天使联合会——想要支持两位有着惊人愿景的年轻创业者的一群创业者及其友人。

10年过去了。当Brad在波士顿时,他会定期与Eran和Alex小聚。当Eran和Alex向Brad寻求建议时,他时常会提出一些建议。不过大多数和Brad一起为Harmonix投资的天使投资人都和这家公司失去了联系。十年真是段很长的时间。

突然间,《吉他英雄》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不论是玩《吉他英雄》,还是成为投资人,都乐在其中,只是个中滋味难以道来。某一天,MTV公司收购了Harmonix。当这笔交易公开时,这些天使投资人都目瞪口呆,因为这种巨大的成功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有些人真的都忘了自己还持有这家公司的股份,而且为他们得到的支票感到震惊。

这一切都是依靠Eran、Alex和他们组建的Harmonix团队的努力才取得的结果。作为意志坚定的创业者,即使Brad和他的伙计们没有出现,Eran和Alex也可能会找到融资的渠道。不过Brad他们出现了,于是事情皆大欢喜,Eran和Alex告诉投资人,无论是那艰难的十年,还是一夜成名后的今天,他们都只是在实践他们所热爱的事而已。

跟随心之所向

{%}

照片由Highway 12 Ventures 提供

 

作者/ Mark Solon

Mark是位于爱达荷州博伊西市的Highway 12 Ventures的任事股东。他从2007年起成为了TechStars导师。Highway 12为数家参加TechStars项目的公司投过资,其中包括Everlater和SendGrid。

1993年,我在波士顿南部的一家咖啡店里认识了我的妻子Pam。我这个一直在大城市(纽约、芝加哥、旧金山和波士顿)生活的人,对这个在爱达荷州博伊西市的一个小镇长大,有着很多我从未见过的生活情趣的姑娘一见倾心。当我存够买戒指的钱后,就向她求婚了。接下来的七年里,我们从南部的小公寓搬到了邦克山,然后搬到了马布尔黑德,我们在那里购置了一栋临海的、有着150年历史的维多利亚式破旧老屋。她在马布尔黑德的一家很不错的创业公司工作,而我成了一家小型私人股本公司的合伙人。我们在1998年末有了一个女儿,在2000年初又怀了第二个孩子。

我的生活像童话一样。只有一个问题萦绕在我心头。每晚我都彻夜难眠,梦想自己住在爱达荷。从我们相识开始,大部分假期时光都是在博伊西度过的,我也很快就喜欢上了爱达荷。在我生命的头35年里,我一直生活在脚下尽是水泥地的环境里,所以每当我们来到她老家,我就感觉像是身处天堂,而每次在回波士顿的飞机上我都会想:“我要是能住在那儿,该多好啊。”我从来没把这些想法告诉过Pam。尽管我们谈论过有一天要搬到太平洋西北区去(她大学毕业后在西雅图工作过5年而且非常喜欢那里),不过我们从来没有真正认真谈论过去爱达荷生活的事。但我越来越难以入睡,我晚上会清醒地躺着,想着自己大胆抛弃大城市的生活,冲破所有障碍,去爱达荷山区过简单的生活。不过我们有个一岁大的孩子,而且她还有着8个月的身孕。我知道,如果我不赶快行动起来,那么这想法就永远不会成真了。

2000年4月11日,星期天。那天是Pam的生日,我把她叫醒,然后对她说:“生日快乐,我们搬去博伊西吧。”她看着我,就好像我疯了似的。她问:“那你在博伊西那边准备做什么呢?”我说:“不知道,我们先搬过去再说吧。”那天,我们一整天都在谈论这件事。我们给她住在博伊西的母亲打了电话,告诉她这个想法。到那天晚上,我们都同意了这个想法。24小时之后,我走进我的办公室,然后说我打算搬到爱达荷去。我的搭档Leon(他是俄罗斯人)问我,马萨诸塞州哪有个叫爱达荷的城镇。那周,我们把自己的房子挂牌出售。我先到了博伊西去联系一些业务,而Pam则留在波士顿处理一些剩下的事情。在博伊西的联系工作非常简单。Pam家从她的曾祖父那辈起就在爱达荷生活了,而且博伊西是个小城,她母亲认识当地很多商业大佬,事实证明他们相当好打交道。我还是不清楚该做点什么好,不过随着我结识了越来越多的商界人士,一个想法出现了:“有你这样的背景,为什么不成立一家风险投资公司呢?”

我真没有想到这个。我是说,风险投资公司只在波士顿和硅谷那样的地方才有,对吧?接着就是命运(或者按Pam的话说是“相信万物”)开始起作用了。在接下来的几周,我遇到了两个人,他们帮助我坚定了创立爱达荷第一家由机构支持的风险投资公司的想法。首先,我遇到了Jim Hawkins。Jim是一位备受尊敬而且特别好沟通的土生土长的爱达荷人,他当时快要从爱达荷州商务署长的位置上退休了,而且也是个创业不倦的成功创业者。在一次很长的会面之后,他对我说:“有你的背景和我的人脉,我们成立一家风险投资公司吧。”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开始认真考虑将创办风险投资公司当做一种职业选择。接着,一个朋友将我介绍给了Matt Harris,他当时正在创办Village Ventures,一家旨在为地区市场内更小规模的基金提供支持的独特的风险投资公司。通过提供后台支持和强有力的基金网络来共享最佳实践,Village Ventures特别适合成为合作伙伴。其余的经历,如他们所说,就是历史了。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我和Jim筹集了2500万美元资金,专门用于给西部落基山区最有前途的高增长公司投资。Phil Reed很早就加入了我们。我们第一支基金还比较成功,这让我们在2006年末又筹集到了7500万美元资金。

有些人觉得Highway 12 Ventures成功了,不过对我来说它仍然像是创业公司。我和TechStars创业者打交道的时间,要比我和那些在大的风险投资公司的同行打交道的时间都多。对我而言,我把我们的第一笔基金视作我们的种子资金,而第二笔基金则是第一轮融资。我也把自己看作一个创业者,就像我们所支持的创业者一样。Highway 12 Ventures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当我在TechStars博尔德办公室度过夏日时光时,我的热情和灵感彻底被那些抛开一切来到博尔德追寻梦想的小团队点燃了。我认识了一些伙计,比如Mark O’Sullivan,他的家人留在了加拿大,而且我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还有Graphic.ly团队的Kevin Mann,他一直在争取解决移民问题,并把家人和朋友都留在了英国,以利用被TechStars选中的机会。不过我最崇拜的两个人是Everlater团队的Nate和Natty。尽管大学毕业后他们就在华尔街找到了待遇非常不错的工作,并可以借此为跳板找到更好的工作,但这两个儿时玩伴还是放弃了这一切,开始了为期一年的环球冒险,因为世界万物在召唤他们。

我是去年夏天认识他们的,这两个年轻人深深地吸引了我。他们没有把放弃舒适的高薪工作当作冒险,对他们来说,不跟着自己的心灵走才是冒险。他们是没有任何负担的年轻单身汉。他们存了一些钱,知道在错综复杂的工作、妻子、孩子以及更重大的责任让生活变得困难得多之前,有机会来认识这个世界。他们相信自己,知道回来后能找到事情做。

这便是真正的神奇之处。他们因缺少工具不能与朋友和家人充分分享他们精彩的旅程经历而感到沮丧,所以就酝酿了在返回美国后开办Everlater的计划。当他们结束了环球冒险之后,搬到了父母家里,自学编程,开办了一家很酷的网站来帮助那些旅行者们更好地与朋友和家人分享旅途经历。这是个梦幻般的产品,而他们正在一起构建一家了不起的企业。

这个故事的寓意很简单:跟着心灵走,好事常会有。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其实很短,所以我相信生活是经不起那些不适合你的职业折腾的。自己开公司其实真的不是冒险,因为我们都知道从根本上来讲,钱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我笃信,人必须要觉得一切随缘才好。我猜这也是我如此喜欢TechStars的原因,因为我相信所有参加TechStars的公司创始人也都能认同这种观念。

Mark跟随心之所向来到爱达荷州博伊西的故事吸引了我们,因为这个故事和我们每个人来到科罗拉多州博尔德的经历是相似的。

Brad和他的妻子Amy也曾被困在波士顿。Amy在阿拉斯加长大,而Brad是达拉斯人,所以波士顿不是他们的家。在波士顿寒冷阴沉的日子里,他们讨论了搬到其他地方去生活的想法,不过在波士顿上学并接着成家立业所带来的惯性让他们一直没有付诸行动。他们一直都在谈论这事,而且不管去美国的哪个地方旅行,都会关注一下那个地方是不是适合他们生活。1993年12月的某天他们路过博尔德,那是个天气微凉阳光明媚的日子,他们互相对对方说:“记住这里。”在Brad卖掉他的第一家公司后,向Amy承诺,到他30岁时就离开波士顿。在他还有两个月就满30岁时,Amy告诉他,她要搬到博尔德去了,如果他也想去的话,可以随她一起去。

David搬去博尔德则是因为一次比萨晚餐。他和他的两个合伙创始人在亚利桑那州坦佩的一家Pizzeria Uno餐馆吃晚饭,他们开始在餐巾纸上写下城市的名字。那时,他们都居住在不同的城市,不过想要聚在一起,好好地干一番事业。他们打算在全美范围内销售公共安全软件,因而决定找一个方便他们定期去往美国东西海岸的地方。不过,他们也希望居住在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方。在经过一轮轮的否决之后,博尔德成了清单上唯一剩下的城市。

把工作变成娱乐

{%}

 

作者/ Howard Lindzon

Howard是StockTwits的创始人和CEO。他曾是Wallstrip(被CBS收购)的创始人。他打理着一支名为Social Leverage的基金,从2007年起成为了TechStars导师。

我对金融市场充满热情,所以我的很多创业公司都是充满乐趣的。2006年,我开办了Wallstrip,这是一个播客网站,每天都会花3分钟介绍一支了不起的股票。我为趋势而投资,WallStrip的目标就是揭秘那些呈上涨之势的优质股票,并思考个中缘由。我希望WallStrip关注股市,就像Jon Stewart在政治和新闻方面所做的那样。

我相信,如果是在自己所热爱的领域投资,那么就可能发生神奇的事。创业者需要一种工作热情。不管创业公司做什么行业,工作都是无穷无尽的,而且有时会很乏味。这能促进你全面透彻地了解你所处的行业。如果你选择进入一个你充满热情而且深入了解的领域,那么就会对摆在你面前的机会和可能带来利益的产品有更多的了解。你前进路上的阻碍似乎都是可以克服的。你每天的进展都将很容易衡量,而且你会知道何时是在正轨之上。

我确切地知道需要提供什么样的产品,就会让Wallstrip获得关注和观众。我们每天都会制作视频并传播视频,我们这个团队疯了似地工作,来完成一项了不起的工作,创建了一个第一批深受欢迎的播客。随着公司业绩的增长和知名度的提升,想要购买我们公司的买家出现了。我们创办Wallstrip的初衷并不是为了出售它,不过最好的交易总是源自一个良好的投资前提。事情就是这样的。

我一直都知道,Wallstrip是满足不了我的胃口的。尽管这为改变人们看待和讨论市场的方式起了个好头,不过我在这个问题上的工作还没有完成。2008年,我参与创建了Stockwits,利用微博平台Twitter为热爱股票和市场的人们构建了一个稳定的社区。Stockwits非常有趣,不过它也是项异常艰苦的工作。事实上,这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苦的工作。不过我蓄势待发。

现在Stockwits已经有了十来个员工,在Twitter上有一个巨大的社区,我们有自己的微博平台,有了收入,而且在新的股票和市场讨论模式方面也取得了早期的领先。尽管工作特别艰难,但我们的团队有着无数的乐趣。是的,我们是在拼命玩。

最伟大的创业者经常会说他们有多喜欢他们所做的事。与此相似的是,一些伟大的运动员在处于职业巅峰时也是快乐无比的。创办公司的过程中会经历磨练,而精通一项运动的过程中也需要反复训练。不过当万事俱备之时,就会出现神奇的时刻。在那一刻,工作就是娱乐。而那也是惊人的事情经常会发生的时候。

{%}

来源:照片由Bill Erickson提供。

2008年Howard Lindzon与参加TechStars项目的创始人展开讨论

从电脑后走出来

{%}

作者/ Seth Levine

Seth是Foundry集团的常务董事,从2007年起成为了TechStars导师。

在商业世界里,办公室中经常会出现这样的画面——人们在办公桌后用电脑或电话卖力地工作着,或在会议室里开着会。走出办公室通常意味着去别人的办公室开会,或是去吃顿三句话不离本行的午饭。最近几年,我一直在尝试在办公室以外的地方召开会议,事实证明这是非常高效而且特别有乐趣的。

其实,我所尝试的就是在我生活的科罗拉多州博尔德的山麓地区骑自行车。虽然我通常是和别人一起去的,但也发现,午饭时间一个人去骑车,会对一些几天或者几周都没有取得进展的业务问题突然有了清晰的认识。在和同事外出时,远足或骑行的随意自然是赶上业务进度的完美环境。

我进行午餐骑行和会议的活动,是和参与了2007年TechStars项目的Filtrbox公司的创始人之一和CEO Ari Newman一起开始的。这个想法纯粹是从社交角度出发的。Ari是个有名的骑手,而且我们觉得一起外出骑骑车会很有趣。不过我很快意识到,要想在骑行过程中追上他,我必须得让他说话才行。所以我就开始问他一些和他的企业有关的问题,据我所知,这是Ari和其他创业者一样乐于详细谈论的话题。这是对我们在TechStars项目中一起度过的那些更为正式的时光的自然扩展,因为我是Filtrbox在TechStars夏季项目中的导师,而且在他们完成项目并获得机构投资后继续和他们一起工作。这些讨论不仅起到了让Ari慢下来的预期效果,还证实了骑行是谈论公司进展的完美方式。远离办公室,骑车穿梭于博尔德山间,我们能更容易地获得灵感,这是当身体困于Filtrbox的办公室里时没法得到的。

在2008年的TechStars项目中,我负责指导的公司的成员就不爱运动,我们的会议通常都是在更为典型的会议室环境里进行的。不过Ari和我在那个夏天还是会定期去骑车,继续讨论Filtrbox的事。当我开始指导参加2009年TechStars项目的Everlater时,骑自行车成为了我夏日议程上的一个有意义的部分。随着一大群自行车运动爱好者齐聚博尔德,整个夏天都有了定期的午餐时间骑行活动[这个群体名曰“Geeks on Wheels(骑车的怪人)”,使用Twitter来安排骑行活动]。因为有着这样的背景,所以骑车自然而然地成了我与Everlater的创始人Nate Abbott和Natty Zola共事的一项中心内容。Nate、Natty和我每周都会定期骑行一次(有时候一周会骑好几次),尽管我们没有安排一个正式的议程,但每次骑行过程中都会准备好几项主题去讨论。2009年夏天,Everlater由一个想法变成了现实,我们以这种骑行活动的方式解决了企业面临的初期挑战。通常,我们会骑行60到90分钟,在这段时间内我们可以专注于企业问题而不受打扰。呼吸点新鲜空气有助于带来一些设想。远离办公室,被博尔德山麓的美景所环抱,你的心灵完全清澈透明之时,总会对问题有些新的思考方式。

这些活动除了有上述明显的益处之外,我还发现和Ari、Nate、Natty以及其他人一起骑车也是了解他们个人的一种很好的方式。这种友情始于TechStars,孕育在车座上,已经成为我参加TechStars项目所获得的一种巨大乐趣。

现在,当我面对那些特别有挑战的状况时,穿上跑步鞋去远足或是穿上骑行鞋去骑车,对我来说已经不是件稀奇事。花一点时间走出办公室所带来的清晰感和洞察力都是无价的。

我们不时会听到来自全美国的创业者朋友发出这样的批评声:“在博尔德就没人真的会努力工作,每个人住在那里只是想方便他们去山间骑自行车和滑雪。”不过在听到这样的话时,我们中比较开明的人早已不作反驳,只是傻傻一笑,以免弄出一段愚蠢的争执。

住在博尔德这样的地方,美就美在你和你想要的东西只有几分钟的距离。通勤时间非常短——除非你骑自行车或跑步上班,否则最多只有15分钟,这种情况下,你就不会真的介意骑车或跑步要花多长时间了。从博尔德市中心步行到一些世界上最了不起的远足小径也就只要5分钟而已。而且,如果你想去一些世界上最好的度假胜地滑雪的话,那么也不到90分钟的路程。

正如Seth在文章中所说,从电脑后走出来与努力解决问题并不互相排斥。Brad的一个导师Len Fassler在进行一些沉重的对话之前都会说:“我们出去走走吧。”Brad和Len在他们共事的那几年里一起步行了很长距离,一起交谈,享受亲近外部世界的时光,并找到了困扰他们的问题的答案。

Seth、Ari、Nate和Natty为我们展示了另一种将工作和休闲结合起来的方式。而他们作为创业者所取得的成果证明了这样做可以取得多大的成功。

保持健康

{%}

照片由ThisWeekIn.com 提供

作者/ Andy Smith

Andy是DailyBurn的创始人之一和CEO。DailyBurn是首屈一指的健身社交网络,让用户可以追踪健身情况、在线问责和相互激励。DailyBurn在参加了2008年的TechStars项目之后从天使投资人那里筹集到了50万美元,并在2010年被IAC收购了。

在TechStars这样的环境中,要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完成很多工作。在3个月的时间里,你每周要工作7天,每天要工作18个小时。这种生活方式是不可持续的,只是种短期的爆发,不过这几乎总是必要的。开办新公司是一次全力的冲刺,而构建持久的公司是场马拉松,所以你需要在两方面都训练有素。

就像准备任何比赛或运动项目那样,你需要为创办企业时承受巨大的压力准备一副强健的身体。适当的营养、锻炼和休息在高压力的时期里就显得更为重要。下面要说一些在创业初期阶段减轻压力并增大产出的具体技巧。

首先,每周锻炼5到6天。即便是每天20分钟的高强度锻炼(比如有氧运动和力量训练相结合),也能减轻压力并提高注意力。尽管我的建议是进行一些诸如Crossfit之类的快速的高强度锻炼,但其实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锻炼!

其次,在大部分时间要合理饮食。你的目标应该是至少有八成时间要健康饮食。最佳的食物是瘦肉、蔬菜、干果和一些水果。去副食店的时候,你只选择新鲜(没有加工过的)食物,不要吃那些标签上列出超过10种配料的食物。如果配料中有你不认识或觉得不属于食物的成分,那么也别吃它。

别忘了睡觉。你应该保证每晚7小时的睡眠。不要痴迷咖啡因。年轻的时候偶尔通宵一下没什么,但不要经常这样。

最后,至少每周一次,回过头来想一想创业蓝图。作为创业者,你可能迷失在日复一日疯狂创办公司的工作中,可能失去生活的大局观。这点也适用于健身,你不要等到有一天肥胖不已、健康不再之时才幡然醒悟——你之所以走到那一步,是因为没有选择对你最有利的生活方式。健康的你最终会对公司更有利。

现在我们都已经身处不惑之年(Brad已经44岁,而David也有42岁了),更明白这点建议。当我们还是20多岁的年轻小伙时,都是坚不可摧的。通宵?没什么大不了。一夜又一夜只睡4小时?管他呢。眼睛充血?不是问题。先来一大盘炸鱼、文蛤和牡蛎,再来上3勺冰淇淋。好吃。

这些多余的体重都是有来源的。我们更容易疲劳了。经常睡上8小时是很舒服的。6杯啤酒听起来太多了,1杯刚刚好。

好好照顾自己。没什么是永恒不变的。

{%}

一些参与2008年TechStars项目的创业者外出步行锻炼

远离尘嚣

{%}

作者/ Amy Batchelor

Amy是个作家,也是个慈善家。她嫁给了Brad Feld(反正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如果你跟大多数创业者一样,你也是会整天都在工作——星期天、节假日、你的生日都不闲着。这看起来是必须的,因为很多事都要靠你来做,不过事实并不是这样。这是种糟糕的生活方式,而且在整个创业生涯中是不可持续的。你要是一直都埋头苦干,只关注眼前的那些事情,那么就不可能拓宽视角,也没法确保在向正确的目标前进。在工作过程中实现目标驱动,并合理安排休假时间,是实现难以捉摸的工作和生活平衡的重要一步——别搞错了,实现这种平衡也是种巨大的成果。

当你的肾上腺素激增时,你是能完成很多事,不过你的皮质醇水平和其他的应激激素也都在上升。再加上你可能经常缺乏睡眠,这太糟糕了。休息一会儿吧,特别是远离你所有的电子设备,让你的身心都得到恢复,从而使你能再次投身挑战之中。休闲一下,对你的身体、情感和心理都是有好处的。

我和我的丈夫参加了一个远足训练营,在那里,会有人让你通过将每一天分割成工作、休闲和睡觉几个时段,来进行生活平衡的自我评估。这是次非常有启示性的训练。在创业公司的创业模式下,不大可能,也基本没人愿意将每天很好地分为工作、休闲和睡觉这样3个8小时。不过,还是值得尝试一下,在一年过程中绘制时间蓝图,安排出工作时间和休息时间。即便是将工作当作娱乐(这通常是作为创业者的一种偶然结果),定期换换娱乐方式也是很明智的。我和我的丈夫对他的工作有着不同的定义。他经常把工作当成娱乐,而我则把他的工作看成是他没法和我一起娱乐的时间。

几年前,当他几乎让我忍无可忍之时,我们订立了一套规矩,规定我们每季度都要有一整周时间彻底远离尘嚣:不干工作、不打电话、不看电子邮件、不用电子设备——没有例外。每3个月就有一周似乎是很奢侈,特别是在美国文化中,很多人一年都不会歇上两周。不过如果你每周工作70小时,一年要这样工作48周,而不是工作52周,那么也只不过是损失了3640小时中的280小时,或者说是为你自己献出了8%的时间。当你这样看待这个问题时,4周时间根本就不算多。我们最初开始尝试这样做时,远离电子设备的头几天不是那么好过,现在就好多了。我们在过去十来年里形成了这样一个远离尘嚣的好习惯,而且因为有了这个经历,所以会更容易让这种不工作的规矩不出多少例外。

远离尘嚣有着特别实在的理由。上路之前总是需要风风火火的赶工、清理办公桌,还需要在最后时刻极度高效地工作。在我离开之前,我总是会清理好我的办公桌,这样我才不会害怕回来,至少是,即便我不愿意离开沙滩,也不会害怕看到我的办公桌。当飞机起飞时间是你的最后期限时,你能完成的工作量是惊人的。

带着一颗清澈透明、充分休息的心灵回到工作之中会带来非常高的生产力,而且你又重新对自己的工作热情满满。作为创业者,你为公司做的最有价值的工作之一就是建立健康的企业文化。要更聪明地工作,而不是更卖力地工作。努力工作,也要健康工作。你可以成为公司里其他充满活力辛勤工作的人的榜样,要以自己的行为告诉他们,虽然每个人的贡献都很重要,但没人是不可或缺的,即便是你也不例外。拥有一个你可以信任的、一个当你不在时也能正常运作的团队是很重要的。为公司建立一套应急体制,即便你不在时也能应对紧急情况,这是一种不错的发展模式。你会很惊讶地发现,那些需要你离开泳池旁的鸡尾酒和丹·布朗小说去接电话的紧急情况是很少会出现的。认识到你的公司在没有你的情况下也能继续运转,就是种很好的自我调节。

决定远离尘嚣的情感上的、精神上的以及其他琐琐碎碎的原因,和提高效率这样的考虑至少是同样重要的。如果你正在热恋中,那么不定闹钟想睡多久就睡多久,没有预约打扰,就能让你记住享受两个人在一起,一起做事、一起闲着的时候。这也能恢复你的伴侣对你的耐心和支持度,并显示出你们的关系对你来说真的很重要,即便是在你创业的过程中。如果你没有这种密切关系,那么去交点朋友也挺好的。和上个世纪一样,在21世纪,有眼神交流、没有键盘输入、充满欢声笑语的社交网络也是很重要的。


{%}

生意场上有个残酷的事实,那就是多数创业公司会铩羽而归。即便是那些取得了非凡成就的创业家,也曾在创业过程中遇到过重重困难,经历过一次次失败。TechStars是个导师制驱动的创业孵化器,它的众多创始人在过去20年间曾工作在多家公司,与各种创业者共事,他们见识过不少在创业过程中一再出现的问题。 在《他山之石:TechStars孵化器中的创业真经》中,这些富有智慧的创始人指出了初次创业者会遇到的关键问题,参与过TechStars项目的成功创业者也提供了大量的可靠建议。本文节选自《他山之石:TechStars孵化器中的创业真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