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阅

鲜阅

优秀的叛逆者,卓越的工作

{%}

作者/ Carmen Medina

Carmen在美国中央情报局工作了32年,她曾是中情局职位最高的女性之一。她现在的工作是针对认知多样性、如何更好地思考以及如何成为工作中的叛逆者进行写作和演说。

优秀的叛逆者只想做卓越的工作。

我们想要改进工作方式,解决那些让我们的组织陷入危险境地的问题。我们不是为了获得个人荣誉,而是为了引进新的想法,惠及同事、客户或团队成员。叛逆者最渴求的就是帮助组织进化,找到缜密的方法来检验新想法,确认何时以及如何实践这些想法,迈出走向更好未来的第一步。

“叛逆者”这个词被提及了很多次,因此我们会解释一下它的具体意思。从最基本的层面来看,优秀的叛逆者会创造更新更好的做事方法,而差劲的叛逆者只会抱怨工作中出现的那些问题。抱怨问题很简单,困难的是弄清如何解决问题。

几年前,我们制作了一张表,来对比优秀的叛逆者和差劲的叛逆者(见表1-1)。这张表被下载了十万多次,并出现在推文和世界各地的演讲中。

{%}

我们认为这张表受到欢迎主要出于以下三个原因。第一,它总结了叛逆者的常见行为。第二,管理者有时会给想做出积极改变的有志之士强加上“麻烦制造者”的标签,而这张表对此进行了驳斥。第三点可能更为复杂,它指出了许多优秀的叛逆者会幻想破灭,最终成为差劲的叛逆者,虽然这些人最初的想法都是好的。试图让同事倾听和认同合理的新想法,会让优秀的叛逆者受到挫折,而这些挫折会严重到让优秀的叛逆者感到悲观,受到指责,或者变得愤怒和心塞。

关于这张表,需要注意的一点是:虽然它很有用,但它把一些事项过于简化了。表中提到的很多特质是一个连续过程的不同阶段。有时在叛逆者的征程上,坚持自己的想法可能是必要的,但我们并不认为固执的行为对任何叛逆者而言是一项好的长期策略。为了获得管理层的注意,有时候,比起单独和每一个人沟通想法以慢慢获得支持,在公开论坛中指出问题要更加有效。

哪些人是优秀的叛逆者

哪些人是优秀的叛逆者?他们想作出哪些改变?

在过去三年里,我们和数百位叛逆者进行过对话。他们开始成为叛逆者都是因为他们关心的问题变得非常严重,以至于他们觉得自己必须有所行动。他们大多数人从不认为自己是变革的推动者、创新者,当然更不会觉得自己是英雄。但他们认为自己非常关心自己所在的组织、同事,以及组织所服务的对象,不论是顾客还是学生,病人还是普通人。

虽然有些叛逆者能作出巨大到影响整个公司的改变,但更多的叛逆者作出的改变都是小范围的。以下是一些在不同工作场景下担任不同角色的叛逆者案例。

  • 一名行政助理,因在协调各位副总裁的会议和决议时感到挫败,邀请了其他行政人员参加一次月度简易午餐会议。他们坐下来一起探讨如何更好地管理老板的时间和尽自己所能引起组织变革。

  • 因一项创新方案需经过层层审批,一位政府官员感到精疲力竭,于是他发送了一条推文,请他们机构的135万名员工一起承诺做一件小事来提高机构的效率。这些员工在第一届年度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改变日上做出了189 000个承诺,发掘出了全英国的创造力和改进想法。

  • 一名25岁的公关经理,有幸为他钦佩的一家执法机构工作,在工作期间他发现了用社交媒体帮助该机构履行职责的新方法。当他提出这个新想法时,他的老板们和法律部门用复杂且无意义的规章制度否决了他。他开始怀疑政府到底是想要人才还是想要奴才。他给他的老板们展示了不采用新的公关方式会带来的危险,并由此慢慢获得了他们的支持。

  • 一名政策分析师分享了她关于改善政府机构履行职能的方式的想法。她的老板在静静听完她的想法后说道:“闭紧你的嘴,等到20年以后你身居要位时,再来进行这些你认为重要的改变吧。”听完后,这位分析师就辞职了,因为她确信这家机构不可能有任何进步。

  • 一位污水工程公司的销售总监连续三年向执行团队展示能改变行业的技术理念,之后再也不在公司内部倡导该理念了。在接下来的六年里,他继续与客户交谈,收集意见以改进这个理念。十年后,公司引入了他所提出的新系统,并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 一名一直在晋升的军官,提出了现代化的方式来改进领导力和专业化发展。但在意识到上级只会提拔那些让他们感到舒心的人之后,他提早退休了。那些想要改变现状的人让这些高层感到不安,因而不会被提拔到最高职位。

作为叛逆者,我们的故事都不一样,但我们有许多共同点。表1-2展示了成功的叛逆者会使用的一些策略以及会培养的一些行为。

{%}

一个没有叛逆者的世界

有些人可能会怀疑叛逆者在社会中起到的重要作用,那我们就来看看一个没有叛逆者的世界会是什么样的。

我们身边就有这样的例子。

我们教导孩子言论自由的重要性和“群体思维”的危险性,鼓励他们阅读像乔治•奥威尔的《1984》那样的小说,《1984》中真理局的真正使命是伪造历史事件。而在洛伊丝•洛利的《授者》一书描绘的世界里,痛苦、恐惧、强烈的爱和仇恨都已被完全消除。不存在偏见,因为人们的所想所见都是一样的。然而,正因为如此,罪恶也暗藏其中。

尽管如此,不论是在学校里还是在工作中,群体思维都是被推崇的。那些提出质疑和主张不同方式的人通常都会被忽视、排斥或解雇。(最受欢迎的两篇博客文章,主题都是关于被推下水的员工。 ) 然而,如果没有了叛逆者,我们的系统、公司、学校、教堂、政府部门以及医疗机构都会变得僵化,甚至岌岌可危。

孩子们会因为与众不同而被嘲笑,甚至被欺辱。政府官员会为了保护他们的预算和员工编制而忽视民众的需求。公司无视或者忽视新兴趋势,以至于每天都在亏损,只能不停地裁员。

在没有叛逆者的世界中,危险有时也会为更具体。

1986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工程师警告说,“挑战者”号航天飞机的关键部件有一个潜在的致命缺陷,会导致该部件在低温下无法正常运转。在一月份一个寒冷的早晨,NASA的官员决定忽视工程师的警告,并批准了“挑战者”号的发射。在起飞73秒后,“挑战者”号爆炸解体,七名机组人员身亡,而约17%的美国人在电视上目睹了这一幕。随后由罗纳德•里根总统指派的调查委员会发现,NASA的组织文化和决策程序是导致这一灾难的关键因素。优秀叛逆者的意见没有被重视。

对于导致数百万辆汽车被召回的点火开关危机,通用汽车公司的首席执行官Mary Barra曾公开表示,公司的企业文化使得担心安全问题的员工闭口不言。在会议上坦言问题并不安全。2014年,这家汽车厂商承认,他们在进行第一次汽车召回的十多年前就知道点火开关存在安全问题。在这期间,至少发生了54次事故,多达100人死亡。当这个问题于2014年被披露后,通用汽车又进行了47次召回,召回车辆超过2000万辆。

伊士曼柯达公司的叛逆者们曾预见了胶片业务的灭亡,并建议主动转战数码摄影业务。然而柯达公司的领导者对胶片业务带来的利润感到很满意,安于现状,并未给这些创新者提供足够的支持。最终,不仅数千名员工丢掉了工作,这个曾经充满活力的公司也崩溃瓦解。

既然组织里的人们已意识到这些风险的存在,为什么这种悲剧性的结局还会一再上演呢?这正是因为在这个世界里,叛逆者们总是被孤立,而当权者却墨守成规,这就导致了不理性的决定和悲剧性的后果。

在一次内部调查后,通用汽车的首席执行官Mary Barra表示:“广泛存在的官僚问题和数个部门中的员工无法汇报这个安全问题,导致我们没有及时采取行动……员工在揭露这个关键信息时一次次地失败,因而受到有问题的点火开关的影响,许多人的生活就此改写。”

通用汽车并非个例,否则你现在也不会在读这本书。拒绝改变、墨守成规、官僚主义仍然普遍存在于高速变化的现代世界中。

组织沉默:我们并不是真的在乎你的意见

纽约大学的研究员Elizabeth Morrison和Frances Milliken把这种现象称为“组织沉默”文化。在文章“组织沉默:一个多元化世界中改变和发展的障碍”(Organizational Silence: A Barrier to Change and Development in a Pluralistic World)中,Morrison和Milliken表明,尽管组织可能会表示他们愿意欢迎新想法,但大多数组织文化都明示或暗示员工对所担心的事情保持沉默。

“因为管理者可能强烈地需要避免尴尬和脆弱无能的感觉,所以他们可能常常回避会揭示其弱点和错误的信息,或是挑战了其当前行为的信息。而研究表明,当负面的反馈来自下级而非上级(来自自己的下属而非领导)时,他们会倾向于认为这些反馈是不准确的和不合理的,并会威胁到自己的权威与信誉。因此,对‘坏消息’或负面反馈的恐惧或抵抗,会让他们有所行动,设置一套组织框架和规定,以阻碍信息的上行沟通。”Morrison和Milliken这样解释道。

不仅管理者可能会压制好想法,所有的工作委员会、治理委员会、专责小组以及对等协同倡导者也会这么做,随着决策权变得更加分散,不再自上而下,它们的数量也在不断激增。若想融合所有人的观点,就会让所有的好想法失去意义。一个原本很好的想法会被“打折”,以至于在通过委员会审核后已不再有价值。更糟糕的是,因为委员会会议拖了几个月甚至几年,一个有价值的想法未能及时推出。一个过时的好想法就不再那么好了。

有能力者改变世界

如果我们目前的工作场所是一本小说,我们可能会停止阅读。“好悲伤!人的灵魂都被抽干了,却似乎没有人在意。我再也无法忍受了。”当试图继续阅读时,我们会迫切希望有人能扭转乾坤。“拜托了,快把写在每个人脸上的问题都一一解决吧。 有能力的人快来做点什么吧。”

幸运的是,我们的世界里从不缺少叛逆者。每个组织中都存在担任不同职位的叛逆者,并且都在学习如何扭转乾坤。

每一天,人们在工作中都会达到一个临界点,让他们说出“我受够了”。虽然让每一个人加速成为叛逆者的原因都不一样,但大家几乎都意识到:“我需要做点什么。”这样的叛逆者在工作中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不论头衔、资历还是经验,他们是发现问题并推动解决问题的人。

在组织中,不需要每个人都成为叛逆者,也不需要每个叛逆者不断地在工作中发起变革,但所有的组织都需要有勇气、想法和坚定决心的叛逆者,来使情况变得更好。

 

{%}

工作中的“叛逆者”是想要改变组织现状的积极分子,他们想引入新的想法,改进组织的工作方式,以帮助组织更好地运转和发展。然而叛逆者时常会有所顾忌,不敢表达自己的想法,担心得不到领导的认可和支持,甚至被视为麻烦制造者。《优秀的叛逆者:引领组织变革的力量》针对这个普遍存在的职场难题给出了解决之道。

本文节选自《优秀的叛逆者:引领组织变革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