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前言

我发现所有事情都十分清楚,但没有一件事是我真正完全理解的。理解就是改变,就是超越自己。这次阅读没有改变我。1

1Jean-Paul Sartre, Search for a Method. Translated by Hazel E. Barnes. New York: Vintage, 1968, pp. 17, 18. Sartre is referring to Capital and German Ideology, by Karl Marx.

本书基于一门课程,这门课程在这些年来已经改变了许多人的思维。假如你认为自己不会因为读一本书而改变,请允许我引用课程评估时收到的一些典型评价。

一名电子工程师说:“它让我在大学里学过的许多孤立的学科变成了一个有意义的整体,也使这些学科与我5年的工作经验建立了联系。”

一名考古学家说:“我想我以前不理解理论在我工作中的意义,也不理解如果你不让理论主导你的工作,理论的威力还会有多大。现在当我进行探究时,总是从整体上看问题,并将它作为更大整体,即活生生的文化的一部分。”

一名作曲家说:“我也许不能准确地向你说明,但我最近的作曲已经改变了,绝对改变了,而且变得更好了,这是学习这门课程的结果。”

一名计算机系统分析师说:“我十几年前就应该学习这门课程。我在3个月内学到的有关系统的知识远超过去全部所知。我在工作中遇到一个问题,过去可能会感到很痛苦,但现在可以应用无差异法则,所以能将其轻松解决。还有一次,我们碰到了一个问题,如果是在几个月之前,它可能会从我眼皮底下溜走,然后给我们带来很多麻烦,但因为我几乎无意识地跟它玩起了观察者的游戏,所以发现了它。通过一种新视角,问题就变得明显了。解决方案也是如此。”

但一名计算机程序员说:“我没有从这门课程中学到任何东西。它不过是一堆陈词滥调,一些常识而已。它很有趣,但除此之外纯属浪费时间。”

你不是总能教育所有人。我们首先说明有成功的希望,同时也警告说不能保证成功。更糟的是,市场上关于思维的书已经泛滥成灾,就连那些不会思考的人也写了许多关于思维的书。在几百份感谢信中,认为对思维有无重大改变者的比例是9∶2。但除此之外,关于改变你的思维和你对其他人思维的理解,本书还能做出什么承诺呢?学者至少学会两种思维方式。一种方法始于掌握学科的细节,然后继续去以超越这些细节。我们谈到这种超越时,会使用一些赞同性的词,如“物理学思维”“了解人类学理论”“具备数学成熟度”。那么我们做了什么才获得了这种学科成熟度呢?其一是,我们知道了如何“处理”一个问题,也就是说,最开始的几个想法应该是什么。

这种学科式的教学方法很有效。首先(很显然),它基于别人留下来的智慧,而不必重复他们的工作。其次(在我们碎片化的社会中,不那么明显),学科专家将自己局限于相当小范围的“问题”,在这个范围内,他相当自信有能力求得结果。成功的学科专家知道要回避什么问题。

但是那些无法回避的问题呢?在浪费日益严重的经济中不断增加的人口对自然资源的损耗怎么办?不断发展的技术通常是“顺从的仆人”,但有时也会成为“恐怖的主人”,怎么办?可怕的战争和枯竭的和平怎么办?死亡怎么办?我快要死了,怎么办?

这些问题不属于任何学科。许多较小的问题也没有我们熟悉的标签。本书试图传授一种思维方法,来应对没有标签或标签存在误导的情况。这种方法优于学科式学习,有时候绕过它们,或者说整合它们。我们称这种思维和教育方式为一般系统方法。

一般系统方法并不是我自己的发明。许多人都对一般系统方法做出了原创性贡献,但我不是其中一员。那么,为什么是我来写这本书?仅仅是因为在尝试教授一般系统思维十几年后,我发现没有一本“导论”性的书能让这种方法真正被一般读者所理解。

因此,我的职责就是搜集大量的材料,将其组织成导论的形式。我已尝试收集一般系统理论家和学科专家的洞见,按照一致而有益的次序编排,并将它们转换成较简单的一般性语言,以便为普通读者所理解。

因此,英文书名中的“general”(一般)有双重含义:最一般的实用洞见,尽可能带给最一般的读者

通过将特定的学科洞见调整为一般的框架和语言,我们将每个学科的一些思想带给所有人。如果这些思想经过仔细挑选,能应用于一般层面,那么这种方法应该能为学科专家节省思考时间,因为他不需要重复其他学科做过的研究。因此,本书不是针对“系统专家”,而是针对系统多面手写就。

那么这些“多面手”是谁?他们当然包括(在我多年的课程中确实已经包括)几乎所有通过头脑来改善生活的人。我的“听众”包括经理和组织机构的其他领导、社会学家和生物学家、计算机系统设计者、工程师以及各学科的大学生。此外,他们还包括人类学家和演员、商人和生物系学生、制图者和出租车司机、设计者和艺术爱好者、电子工程师和埃及古物学者、法语专业学生和农夫,等等。

其中大部分人的数学水平最多不过了解高中代数,有些甚至还不到这个水平。本书中数学话题的难度正限于此,因为大多数人(大多数受过教育的人)正是处于这个水平。一名控制系统工程师看过这本书,而后担心他的学生读过之后“可能不再愿意学习微积分和微分方程”。

但一名化学专业的学生说:“我学完这门课程之后选修了微分方程。我在完成微积分课程之后总是害怕上微分方程课,而且因为它不是必修课,所以我一直往后推。但我隐约知道我需要它,而现在我很清楚自己为什么需要它。而且,我不再害怕,因为我知道它是讲什么的,就不会感到痛苦了。”一名大学二年级的生物系学生说:“高中代数课后,我就再没上过任何数学课。这对于一个生物系学生来说是很愚蠢的做法,但我上完一般系统课程后才意识到这一点。我会在下学期开始学微积分,如果学校允许的话。”

这些都是真的吗?翻阅本书,你会看到各种图表、符号,甚至方程。但千万别被它们吓住,它们不是为了故弄玄虚。只是一般人常常因为这些东西而远离科学与技术,所以这本关于一般系统思维的书必须揭开它们的神秘面纱。

合适的数学符号将首先被证明其合理性,然后根据需要进行解释。和流行的观点相反,科学家使用数学让事情变得更清晰,而不是变得模糊。我打算只以这种方式使用数学,所以,如果你发现符号不易理解,请再试一次。如果仍然不好理解,请放弃,责备我,然后继续读下去。你并不会因此错过太多内容。

并非所有科学都采用数学符号。普通的单词也非常好,尤其当你并不真正清楚自己在说什么的时候。我因计算机方面的经验意识到,人们常常并不清楚自己所说的东西。通过将思想转换成计算机程序,我学会了消除迷雾的许多技巧。如果没有计算方面的知识,是不可能学到这些技巧的,所以过去的科学家很少明白这些技巧,系统理论学者也是。本书不会教你如何为计算机编程,但它会教你用计算机程序员的方式来思考。

谈到迷雾,不要以为我的思考有多么清晰。在本书多年的写作中,随着迷雾被驱散,整节整节的内容被废弃。而且,我不担心自己使用了不太准确的说法,只要让课程更有说服力、更让人印象深刻即可。

所以不要把这本书太当真。它不是圣经,也不是证明,甚至不是有内聚性的论证。实际上,它是我最初的一些思考,一些提示、说服、推动,有时候是猛推,目的是帮助你开始思考任何“系统”问题。我的另一名学生说:“我觉得这门课程让我的(计算机)系统设计水平提高了1倍,但我知道它让我的思考水平提高了10倍。”我希望它对你也产生一样的效果,或许会产生更大的效果。

杰拉尔德·温伯格

1974年6月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