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人是猴子变的?

2 人是猴子变的?

谣言

据说,这群吵吵嚷嚷、蹦蹦跳跳、爱在树枝里钻来钻去的多毛生物就是我们的祖先。或许是你们的祖先吧,我可绝对不会认下这门亲戚!科学家说,我们都是猴子的后代,是不是有点难以置信?在进化的过程中,我们从赖以栖息的树上爬了下来……总之,按照这个故事的说法,傻乎乎的猴子留在了高高的树上,人类却站直了身子,迈开了步伐,看得高且行得远。这个老掉牙的版本早在 150 年前就出现了——都是达尔文和进化论的错。

在一些进化论的攻击者看来,这个理论完全站不住脚。他们提出了一些合情合理的问题:如果人类确实是猴子的后代,或者说,如果我们果真由这种动物进化而来,那为什么猴子今天还没消失呢?这不是很奇怪吗?除了从现状出发,他们还从化石中寻求质疑的依据。层出不穷的人类化石不断追溯回越来越古老的时代,但有谁听说过黑猩猩或大猩猩的祖先?至于松鼠猴和狒狒的系谱,则更是闻所未闻。这就指向了一个令人费解的结论:别的灵长类动物都“纹丝不动”,单单人类迅速进化。这,可能吗?

这部“科幻小说”另一个说不通的地方在于“缺失环节”。这一名词表达得恰如其分,因为它们确实从未出现过。所谓的“亲缘关系”和“共同祖先”,似乎一目了然。然而,尽管研究众多,却没有线索能证明猴子与人类之间的“缺失环节”——它们理应散佚某处,为什么就是没有人找到呢?答案没准很简单:它们并不存在,我们与这些猴子也八竿子打不着!你可能会觉得我这么说太夸张了,你也许认为人类就是猴子的一种。但是,你可曾看到或者听到某种说法,能解释我刚才提出的这些问题?进化、“环节”,我们这不是活生生被当成了傻瓜吗?

这个观点可谓典型成见!来,让我们逐一分析,不要漏掉论证的任何一步——我希望最后得到的结论权威可信。我们先谈一谈几个公认的定义。作为一个物种类别,灵长目首先是动物,其次是脊椎动物,最后才是哺乳动物。被归入灵长目的生物形态各异,大小不一,但它们具有几个共同的特征:眼眶骨环完整,大脑高度发达,拇指能与其他指对握。和黑猩猩、大猩猩、松鼠猴或狒狒一样,我们人类也属于灵长目。而“猴子”一词本身并不是科学术语,早在我们将各种生物进行科学性分类,并创造出“灵长目”这个术语之前,它就已经存在了。它的指涉范围虽广,人类却不在其中。在动物学或古生物学领域,只有那些能区分不同群体的特征才真正算数。脊椎动物有脊椎骨,哺乳动物能哺乳,灵长类的拇指能与其他指对握——在所有特征中,这些才是能区分处于生物分类同一层级的群体的标准。由此,我们可以得到第一条结论:人类是一种灵长类动物。之所以说人类不是猴子,不是因为前面的论证错了,只是因为这个词本身就不具备科学意义。所以,无论是“猴子”一词,还是将它用作攻讦进化论的论据,在科学上都说不通。

不过,为了清楚起见,我们还是保留“猴子”这个说法,用它来指代所有人类之外的灵长类动物,也好充分显示人类不是猴子的后代。作为灵长类动物,人类不断进化,“猴子”也是如此。已知最早的人类出现在 700 万年前,灵长类动物的历史则要更为久远——5600 万年前,这之间的时间间隔可不短!所有今天属于灵长目的生物,包括人类、黑猩猩、大猩猩、松鼠猴和狒狒,都要追溯到同一个祖先,而它那时只有老鼠大小。我们对它几乎一无所知,但幸好,我们对它现存的灵长类后代熟悉得多。松鼠猴是一种阔鼻猴(也被称为“新世界猴”),它属于卷尾猴科,最早出现于 2000 多万年前。狒狒则是一种狭鼻猴(“旧世界猴”),属于猴科,有约 1900 万年的历史。狒狒分布于非洲大陆上三分之二的区域,现存阿拉伯狒狒、东非狒狒、豚尾狒狒、几内亚狒狒和草原狒狒 5 种。黑猩猩和大猩猩与我们同属人科。人科通常又称“人猿科”,涵盖了包括智人(Homo sapiens)在内的 7 个物种。它们都体型庞大,且没有尾巴。今天,地球上生存着 505 种灵长类动物,我们提到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不妨想象一下,我们的基因树该有多少枝丫,而从灵长类出现至今,又该存在过多少物种。事实上,在进化的进程中,像智人一样从基因树上“旁逸斜出”的物种还有很多。我们发现了许多灵长类化石,也见证了许多群体的消亡。现存的所有生物都是进化的结果,它们未必更高级、更文明,也未必更完美。在这段漫长而又复杂的进化过程中,是偶然造就了一切。

过渡化石的缺失常被反对者们用作攻击进化论的论点之一。其实,这个逻辑并不成立。进化不是规律、恒定的,而很有可能成跳跃式进行,速度快到无法在地质学的时间尺度上反映出来。此外,化石的形成是个罕见事件,而这种“史前证据”留存下来并被人们发现的情况则更为偶然。因此,找到连续的化石记录无异于天方夜谭。大部分生物体自然消失了,即使有一些生物碰巧形成了化石,它们也得逃过千万年间大自然的摧残,才能最终呈现在科学家们面前。所以,对于过去到底有多少物种,我们只有一幅残缺的图景。

现在,让我们回到那著名的“缺失环节”上来。“两个群体有一个共同祖先”是一个有趣的理论,但它只在理论上成立,缺乏古生物学的实证。这首先是因为,从统计学角度而言,几乎没有找到这位“共同祖先”的可能性。想想现在的人类吧。遗传学告诉我们,某个 3000 年到 7000 年前的男人或女人是我们共同的祖先,每个人身上都有来自他(或她)的一点点基因。实际上,鉴于后来发生了那么多次杂交,我们已经无法回溯到时间的源头,找到那位所有人的“亲人”。这个道理有点复杂,不如设想一下,按照当时的情况,得需要怎样的偶然性,才能让他(或她)在去世时恰好被埋葬,而后又幸运地得以保存至今,并恰好被某位人类学家发现——要找到他(或她),就得完成这个涉及数千亿往生者的大工程!这个概率无异于彩票大奖从天而降。至于寻找人类和黑猩猩的共同祖先,其成功的可能性也与前者并无二致。无论如何,确认“缺失环节”都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是什么特征将这位“共同祖先”与其后代区别开。若是问一位古人类学家,谁是人猿泰山和他的黑猩猩伙伴契塔最后的共同祖先,他充其量这样回答:某个存在于一千多万年前的人科动物——一只大“猴子”,没有尾巴,和人类同属一科。由于科学的限制,科学家想回答这一问题实在是有心无力。古生物学中没有“缺失环节”。

想澄清“人类起源于猴子”的谣言,就要下功夫梳理灵长类的历史。如此解释的另一个好处就是,识破那些看似一目了然,实则愚弄大众的论证。为奇迹找理由,可不是科学的使命。

目录

  • 版权声明
  • 献词
  • 前言
  • 1 人类学家,世界上最美妙的工作!
  • 2 人是猴子变的?
  • 3 当人类“遇上”恐龙
  • 4 征服世界,走出非洲
  • 5 请报上你的性别和年龄
  • 6 他们的模样
  • 7 史前生活的真相
  • 8 史前的女性角色
  • 9 喔!人类,美丽又智慧的直立生物……
  • 10 露西是我们的祖先吗?
  • 11 “南边的猴子”
  • 12 第一个“聪明人”
  • 13 站起来,踏上征服世界的旅程
  • 14 你方唱罢我登场
  • 15 智人,尼安德特人,谁更高级?
  • 16 克罗马侬人,法国人的祖先
  • 17 危机四伏的史前生活
  • 18 “东区故事”之人类的起源
  • 19 洞中有厅堂
  • 20 无肉不欢的尼安德特人
  • 21 冰河时期与猛犸象
  • 22 粗暴而多毛,自私而愚蠢
  • 23 击石取火
  • 24 史前史——石器的进化史
  • 25 史前语言
  • 26 入土为安:史前的丧葬
  • 27 山洞里的史前艺术
  • 28 壁画的奥义
  • 29 长久以来,地球上唯一的人类
  • 30 脑袋越大,人越聪明?
  • 31 进化链的顶端
  • 32 史前的终结,就是……
  • 33 未来人类之(不可能的)模样大揭秘
  • 人名对照表
  • 作者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