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9月3日,星期三

第 4 章 9月3日,星期三

早晨7点30分,我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打开笔记本电脑,希望在8点开会前处理完电子邮件和语音邮件。我目不转睛地看着显示屏。在升职后的22个小时里,我已经收到了526封新邮件。

天哪!

我跳过所有关于昨天故障的信息,同时跳过了供应商们发来的恭贺电邮,他们还希望同我见面并共进午餐。他们是怎么知道我升职的?我敢肯定,公司里的大部分人都还不知道这件事。

我读了一封艾伦发来的邮件,她是我前任上司的助理,现在被派来辅助我。她在邮件里对我表示了祝贺,并询问何时可以会面。我回复道,今早可以和她碰个头一起喝杯咖啡。我给IT服务台发了一条信息,要求授予艾伦访问我日程表的权限。

座机上闪烁的红灯引起了我的注意。上面显示:“上午7点50分,62封新语音邮件。”

我惊讶地张大了嘴。仅仅把这些语音邮件都听一遍就需要一小时,我可没有这个时间。我再次给艾伦发邮件,请她把语音邮件全部检查一遍,将那些需要处理的留言记录下来。

在点击发送之前,我又迅速加了一句:“如果有史蒂夫或迪克发来的信息,请立刻拨打我的手机。”

我拿起写字板,匆忙赶去参加第一个会议。这时候我的手机振动起来,是一封紧急电子邮件:

发件人:莎拉·莫尔顿

收件人:比尔·帕尔默

抄送:史蒂夫·马斯特斯

日期:9月3日,上午7:58

优先级:最高

主题:凤凰项目的新纰漏

比尔,如你所知,凤凰项目是公司当前最为重要的项目。我听到一些令人不安的传言,说你在阻碍凤凰项目的发布。

我想不用我来提醒你,我们的竞争对手可没有止步不前,我们的市场份额也在与日俱减。我需要每个人都有紧迫感,特别是你,比尔。

今天上午10点我们要召开一个紧急项目管理会议。请准时参加,并准备好对这些不可接受的延误做出解释。

史蒂夫,鉴于你已向董事会做出了承诺,我知道这个项目对你来说有多么重要。期待你能来参会并给出意见。

此致

莎拉

哦,不。

我把这封电子邮件标记为高优先级,转发给韦斯和帕蒂。这个世界一定是哪里不对劲了,一半邮件都是紧急邮件。所有事情都那么重要,这可能吗?

我拨通韦斯的手机。“我刚收到你转发的莎拉的电子邮件,”他说,“全是废话。”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问。

他说:“我敢肯定是因为布伦特没有为凤凰项目的开发人员完成那些配置工作。因为开发人员实际上无法告诉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测试环境,所以每个人都在白忙活。我们已经竭尽全力了,但是每当我们完成并交付一件工作,他们就说我们做错了。”

“他们是什么时候告诉我们这件事的?”我问。

“两周前。这是典型的开发部的屁话,这次甚至更糟。他们为了赶上最后期限已经快崩溃了,现在才开始考虑测试和部署的事。显然,他们想让咱们背黑锅。但愿你也像我一样穿上了防火内衣。莎拉显然打算在会议上高举火把,企图把我们扔进火堆里。”

开发部和IT运维部之间的工作交接总是搞砸,这让我大为惊异。不过鉴于这两个部门之间持续不断的冲突,恐怕我不应该大惊小怪才对。

我回答:“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听着,你务必亲自跟进这个开发技术参数的事。我们必须完成这件事——抓住每一个相关的人,不论是开发部的还是运维部的,把他们关在一间办公室里,直到拿出一份书面技术参数为止。凤凰项目太重要了,我们怠慢不起。”

韦斯说他正在做这件事。我问:“除此之外,莎拉还会对我们出什么花招吗?”

他停下来想了一会,最后说:“应该不会了。既然发生了工资核算故障,我们有了一个非常合理的理由来解释布伦特无法完成工作的原因。”

我同意他的观点,觉得我们应该安全了。我说:“10点见。”

不到一小时后,我在烈日下走向9号楼,很多市场部的人把9号楼叫作“家”。令我惊讶的是,周围还有一小群IT部门的人也在往那儿走。为什么?

我有些震惊。如果没有IT部门的参与,大部分市场营销项目将无法完成。个性化的市场营销需要高科技的支撑。但是,既然这些市场营销项目中有那么多IT部门的人,难道不应该让他们到我们这儿来开会吗?

我猜想莎拉一定很喜欢这样:像蜘蛛一样结网而待,喜滋滋地看着公司的各色蝼蚁送上门来。

一进会议室,就看到项目管理办公室的负责人柯尔斯顿·芬格尔坐在桌子一头。我很欣赏她。她有条不紊、客观冷静、富有责任感。5年前她刚进入我们公司,就把全公司的专业化水准提升到了一个新境界。

莎拉坐在她右边,身子向后靠在椅背上,在苹果手机上点来点去,对其他人全都视而不见。

莎拉和我同龄:39岁。她对自己的年龄有着很强的戒备心,总是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让别人以为她比实际年龄偏大不少,但又并不是直接谎报年龄。

这是莎拉又一个令人恼火的地方。

会议室里大约有25个人。很多业务领域负责人都到场了,其中有些是莎拉的下属。克里斯·阿勒斯也在。克里斯比我略为年长,看上去精瘦而健康。他经常会和别人开开玩笑,但也同样会在别人没有按时完成工作时劈头痛骂。众所周知,他是个干练严肃的管理者。他必须如此,才能管理手下的近两百名开发人员。

为了支援凤凰项目,最近两年他的团队人数增加了50人,其中很多来自外包公司。克里斯经常被要求用更短的时间、更少的经费去完成并交付更多的产品。

他手下的好几个经理也都在会场。韦斯也在,坐在克里斯右边。找空位的时候,我发现每个与会者都显得异常紧张。随后我知道了原因。

就在那儿,史蒂夫坐在会议桌边唯一一张空椅子的右侧。

似乎每个人都尽量不去看他。我漫不经心地在史蒂夫身边入座。这时,手机振动了一下,韦斯发来一条消息:

该死。史蒂夫以前从没参加过项目管理会议。我们大难临头了。

柯尔斯顿清了清嗓子:“第一项议程是凤凰项目。这可不是个好消息。大约四周前,该项目从黄色转为红色,我个人的看法是,想要如期完成恐怕很困难。”

她用职业化的嗓音继续说道:“提醒大家一下,上周凤凰项目第1阶段的关键路径上有12项任务,目前只完成了其中的3项。”

会议室里一片叹息声,好几个人开始窃窃私语。史蒂夫转身看着我:“哦?”

我辩解道:“我们讨论的关键人手是布伦特。大家都知道工资核算故障的事,为了帮助修复工资核算故障,他已经满负荷工作了。这完全是个始料未及的突发事件,但我们显然必须去处理。每个人都知道凤凰项目的重要性,我们正在尽量保证布伦特能够继续专注于此。”

“谢谢你给出那么富有创意的解释,比尔。”莎拉立刻回答,“这里真正的问题是,你们这些人似乎还不理解凤凰项目对公司究竟有多么重要。在市场上,竞争对手正把我们逼上绝路。他们那些新服务的广告,估计大家都已经耳闻目睹了。他们在零售门店和网上商店方面的创新对我们来说都是威胁。他们还挖走了一些我们最大的合作伙伴,我们的销售团队已经惊慌失措了。我不是‘事后诸葛亮’,但他们最新的产品发布告诉我们,不能再用常规做生意的思路来行事了。”

她继续说:“听着,比尔,为了提高市场份额,我们必须把凤凰项目推向市场。但出于某些原因,你和你的团队一直在拖后腿。你是不是分不清轻重缓急?或者是你还不适应去支持这样举足轻重的项目?”

尽管作了充分的思想准备,我还是感到怒火中烧。或许是因为她模仿着史蒂夫的语气,盛气凌人地对我说话;或许是因为她明明在同我说话却不看着我,而是观望史蒂夫的反应;又或许,是因为她几乎就是在指责我工作渎职而且能力不足。

我强迫自己深吸一口气,众人都缄默着。

我的怒气消散了。这只不过是一出办公室政治剧。虽然我不喜欢,但也只能接受现实。当初晋升为上士时,我差点儿就想终身投身于海军陆战队了。如果你玩不来政治,就别想在海军陆战队里成为高级军官。

“有意思。”我对莎拉说,“你来告诉我哪个更重要吧:是给工厂员工发薪水,还是完成凤凰项目的任务?史蒂夫叫我解决工资核算故障。对这个故障处置优先级的看法,你怎么可以跟史蒂夫不同呢?”

一听我提到了史蒂夫,莎拉的表情就变了:“好吧,要是IT部门一开始没有造成这个故障,你也就不用在这儿吹嘘你们的工作量了。我可不认为你和你的团队靠得住。”

我缓缓点头,不上她的当。“我期待你提出的任何建议,莎拉。”

她看看我,又看看史蒂夫,显然觉得在这个话题上没法再得分了,她转了转眼珠。我看到韦斯摇着头,对这场讨论感到不可置信,一反常态地保持着安静。

莎拉继续说:“我们已经为凤凰项目投入了超过2000万美元,而且已经延迟了将近两年。我们必须把凤凰项目推向市场。”她看着克里斯问:“考虑到比尔部门的延误,我们最快什么时候可以正式上线?”

克里斯从他的文件上抬起视线:“我们上周谈过之后我就研究了。如果加快一些进度,并且如果比尔的团队提供的虚拟环境能够按照预想的那样工作,我们可以在周五算起的一周内投产。”

我瞠目结舌地看着克里斯。他刚刚信口开河地确定了一个投产日期,全然不理会在部署之前我们需要做多少工作。

往事突然浮现。在海军陆战队里,所有高级军官都有一个仪式。我们拿着啤酒出门闲逛,然后去电影院看《星球大战:绝地归来》。每当阿克巴上将要哭的时候,我们就放声大笑,喊着要回放:“那是个陷阱!”

这一次,我笑不出来了。

“都给我等一下!”韦斯突然拍案而起,插嘴道,“你们到底想干吗?两周前,我们才刚知道部署凤凰项目的技术参数。你们的人到现在还没告诉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基础架构,所以我们连必需的服务器和网络设备都没法订购。还有,供应商已经说了,交货需要三周时间!”

他面向克里斯,愤怒地指着他说:“哦,我还听说,你们写的代码性能糟透了,我们得预备最热门、最快速的设备才行。你们本该支持每秒250项业务的处理速度,可现在却连4项都处理不了!我们将会需要那么多硬件设备,还得多买一台机架来安放这些设备,而且为了及时拿到机架,可能还得支付定制费用。天晓得预算会变成什么样。”

克里斯想要辩驳,但韦斯毫不留情:“我们还没拿到关于产品和测试系统配置的具体技术参数。哦,你们不再需要测试环境了吗?你们甚至还没有对代码进行过实测,因为那也跟不上进度了!”

意识到这些话的弦外之音,我的心抽紧了。我以前见过这样的场景。剧本很简单,首先,接到一项紧急的日期驱动项目,由于对华尔街或客户做出的外部承诺,发布日期不能延迟;然后,增添一大帮开发人员,他们用完了所有的进度时间,没时间进行测试或运维部署;随后,由于没人愿意错过部署日期,开发部门之后接手的人只得不计后果地猛抄近路。

结果从来不理想。通常情况下,软件产品实在太不稳定、太不可用,连那些曾经强烈要求这些产品的人最终也会说它不值得上市。到最后,总是IT运维部在通宵达旦地为那些糟糕的代码埋单,每隔一小时重启一次服务器,就像电影里的超级英雄那样,尽可能向世人隐瞒糟糕的真相。

“伙计们,我能够理解大家想要尽快投产凤凰项目的愿望。”我尽可能平静地对史蒂夫和克里斯说,“但是根据韦斯所言,我认为现在部署实在太不成熟了。我们还不知道达到运行目标需要哪些设备,也没有做过任何压力测试来验证我们的设想。我们似乎还没有获得投产所需的充分的文件数据,更不用说全面监控和备份了。”

我用最具说服力的声音继续说道:“我和大家一样急切地期待凤凰项目进入市场,但是如果用户体验太差,我们最终会把客户推到竞争对手那边去。”

我转向克里斯:“你们不能就这样把包袱甩给我们,然后在停车场相互击掌,庆祝自己赶上了最后期限。韦斯已经说了,你们甩过来的可能是个烂摊子,而我们的人就得没日没夜地加班加点来收拾残局。”

克里斯激动地回答:“少跟我说什么‘甩包袱’之类的废话。我们以前邀请过你们来参加我们的组织架构和计划会议,但你们的人真正出席会议的次数用一只手就数得过来。为了从你们那儿拿到我们需要的东西,我们一向得等上好几天甚至好几个星期!”

然后他举起双手,摆出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看,我也希望有更多时间。但是从一开始,我们就都知道这是一个日期驱动的项目。那是我们共同做出的业务决策。”

“完全正确!”我还来不及回应,莎拉就大声说,“这恰恰表明,比尔及其团队缺乏对于紧迫性的必要认知。追求完美是成事的大敌。比尔,我们可没有闲工夫为了迎合你的黄金标准而精雕细琢。我们需要建立正向现金流,如果不夺回市场份额,我们就无法做到这一点。而要夺回市场份额,我们就必须部署凤凰项目。”

她看了看史蒂夫,说:“我们明白什么是风险,对吧,史蒂夫?你在市场分析师那儿,甚至是在CNBC的采访中,对凤凰项目做了非常棒的宣传。我想我们谁都不愿意因为一再推迟发布时间而丢尽脸面。”

史蒂夫点了点头,摩挲着下巴,在椅子上前后晃动身子,若有所思。“我同意,”他身体前倾,最终说道,“我们已经向投资方和分析师们许诺过,会在本季度发布凤凰项目。”

我张大了嘴。莎拉驳斥了我的所有观点,把史蒂夫引上了一条不计后果的毁灭之路。

我恼怒地说:“有没有人觉得这很奇怪?我们曾经在这里讨论过在所有门店前安装新饮水龙头的事,当时我在场。我们给了负责那件事的团队9个月时间进行计划部署。整整9个月!我们所有人都觉得那是合情合理的。”

“现在我们讨论的是凤凰项目,它影响着销售系统中成千上万的节点,以及所有的后台订单输入系统。这可比安装新的饮水龙头复杂上万倍,对公司业务的风险也大得多。你们却只给我们一周时间来计划和实施部署?”

我举起双手恳求史蒂夫:“难道这不是有点太轻率、太不公平了吗?”

柯尔斯顿点头同意,但莎拉不屑一顾地说:“比尔,这个故事很感人,但我们讨论的不是饮水龙头,而是凤凰项目。另外,我相信决定已经做出了。”

史蒂夫说:“是的,已经决定了。谢谢你告诉我们你对风险的看法,比尔。”他转向莎拉问:“上线日期是哪天?”

莎拉迅速回答:“市场推广定在9月13日,下周六。凤凰项目将在前一天下午5点部署。”

史蒂夫在笔记本背面写下日期,说:“很好。随时告诉我项目进度,需要我协助的话尽管开口。”

我看了看韦斯,他用手比划出一架飞机在面前的桌子上坠毁起火的样子。

在过道上,韦斯说:“会开得不错啊,老大。”

我笑不出来。“刚才到底是怎么啦?我们怎么会陷入这样的困境?究竟有没有人知道,为了发布这个项目,我们得做多少事?”

“没人知道,”他厌恶地摇着头说,“我们和开发部甚至还没有对如何移交工作达成共识。以前他们总是指着一个网络文件夹说:‘部署那个’。开发部给我们的操作说明少得可怜,连教堂门口的弃婴身边放的说明都比这详细。”

听到这种可怕的比喻,我摇了摇头,但他是对的。我们这次遇到了严重的问题。

他继续说:“我们得组建一支庞大的队伍,克里斯的手下也得加入,一起来想办法落实这项工作。我们在每个层面都会遇到问题:网络、服务器、数据库、操作系统、应用程序、第七层转换器都是一团糟。接下来的9天里,我们所有人都要熬夜加班了。”

我怏怏不乐地点点头。这种全员出动的工作状态是IT人生活的一部分,但是想到我们又得因为其他人疏于计划而不得不奋力拼搏,我还是有些恼火。

我说:“召集你的团队,叫克里斯也召集他的各个团队。别再通过电子邮件或报修系统来做这件事了,我们得让大家呆在同一间办公室里。”

“说到承担义务,”我说,“克里斯说我们部门的人从不参加凤凰项目的组织架构和计划会议,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真是那样吗?”

韦斯沮丧地转了转眼珠:“是啊,他们部门的人会在最后一刻邀请我们参加会议,确实如此。说实在的,谁能在当天才接到一个新通知后重新调整好日程安排呢?”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当然啦,说句公道话,我们确实提早收到过一些大型计划会议的通知。但是有一个应该参加会议的关键人员总是没办法到会,因为一直在忙着各种升级。也许你能猜到是谁……”

我叹了口气:“布伦特?”

韦斯点点头:“对。我们需要他在会议上告诉那帮该死的开发人员,实际情况下工作是如何开展的,哪些东西又是在生产过程中故障不断的。当然啦,讽刺的是,因为忙着修补那些已经发生故障的东西,所以他没法去开会,告诉那些开发人员什么东西会出故障。”

他说得对。除非打破这个循环,否则我们将一直陷在这种恶性循环的困境里。布伦特必须和开发人员协同工作,从源头上解决问题,这样我们才能不再疲于奔命。但布伦特一直在疲于奔命,所以他无法参与相关工作。

我说:“为了准备这次部署,我们得配备最出色的人员,因此布伦特必须出席会议。”

韦斯显出片刻窘迫。我问他:“怎么了?”

“我想这会儿他正在处理一个网络中断呢。”他回答。

“不能再这样了。”我说。“他们今后得在他不在场的情况下解决问题。谁要觉得有疑问,可以来找我。”

“好吧,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老大。”他耸了耸肩说。

项目管理会议结束后,我没有心情和任何人说话。我坐在办公桌前,笔记本电脑居然无法开机,真是心烦。硬盘指示灯不停闪烁。看到屏幕上没有任何显示,我抓起桌上摆在佩奇和两个儿子合影旁的空马克杯,走向拐角处的咖啡机。

当我回到办公桌时,屏幕上显示的一个窗口告诉我即将安装一些非常重要的更新。我坐下来,点击“是”,看着进度条在屏幕上龟速爬行。突然,我看到了可怕的“死机蓝屏”。现在我的笔记本电脑彻底锁死不能用了。

重启电脑后,情况还是这样。我沮丧地咕哝着:“开什么玩笑!”

正在那时,我的新助理艾伦从拐角处探出头来。她伸出手说:“早上好。恭喜你升职了,比尔!”她注意到我笔记本电脑上的蓝屏,同情地说:“哦,看起来不太妙啊。”

“嗯,谢谢你。”我一边说着,一边和她握手,“是啊,你能找个电脑支持专员来看一下这台笔记本电脑吗?凤凰项目那里还有一堆破事儿要我们处理,我急需这台电脑。”

“没问题。”她点点头,微笑着说,“我会告诉他们,我们的新任副总裁快急疯了,下令修好他的笔记本电脑。看在所有人的份上,你当然需要一台工作电脑,对吧?”

“你知道吗,”她补充道,“我听说今天其他很多人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我会确保你得到优先处理的。你可等不起排长队。”

还有更多笔记本电脑锁死了?这再次证明,今天全世界都在跟我作对。

“对了,我需要有人帮忙协调一些紧急的凤凰项目会议。你现在有访问我日程表的权限了吗?”我问。

她翻了个白眼,说:“没有。我正是为这件事来的。我本来想看看你能否把接下来几天的日程打印出来。这显然已经不可能了。等电脑专员过来,我会拜托他做这件事的。有时候电子邮件管理员得花上几周时间才能抽出空来做这些事。”

几周?简直不可接受。我瞥了一眼手表,意识到我得晚些时候再处理这件事。我已经迟到了。

“尽力而为。”我说,“我去参加帕蒂的公司变更管理会议。如果需要什么就给我打电话。”

我匆匆走进会议室,迟到了10分钟。我本以为会看到一群人在不耐烦地等我,或者会议已经开始了。

然而,只有帕蒂一个人坐在会议桌边,在笔记本电脑上敲着键盘。

“欢迎来到CAB,比尔。我希望你能找到一张空位。”她说。

“人都去哪儿了?”我问。

我百思不得其解。在管理中型机小组的时候,我的团队从不会错过变更管理会议。那是我们协调和安排所有工作的场合,能确保不会手忙脚乱。

“昨天我就告诉你了,这儿的变更管理是碰运气的。”帕蒂叹了口气说,“有些小组有自己的变更管理流程,就像你的中型机小组。但是大部分小组什么也不干。昨天的服务中断恰恰证明,我们需要在公司层面建立一些机制。现在就等于是左手几乎不知道右手在干什么。”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我问。

她撅起嘴唇:“我不知道。我们送很多员工去参加ITIL培训,学习最佳的工作实践。我们引进了一些顾问,他们帮我们把报修系统更换成与ITIL相符的变更管理工具。大家本该通过这个工具提交变更需求,它会按规定进行审批。但是,已经过去两年了,我们有的只是一套无人遵循的纸面上的好流程,以及一个无人使用的工具。我缠着大家去使用流程和工具,但得到的只有抱怨和借口。”

我点了点头。ITIL代表IT基础架构库,记录着许多最好的IT实践和流程。众所周知,ITIL项目已经进行了好几年,但一直在原地踏步。

韦斯不在这里,我感到心烦意乱。我知道他很忙,但即使他不来,他手下的人怎么也不抽空来参加会议呢?这种制度的贯彻执行必须自上而下、一以贯之。

“好吧,以后谁再有抱怨或者借口,那就冲我来。”我坚定地说,“我们要重新启动变更管理流程。我会全力支持此事。史蒂夫告诉我,要保证大家能够专注于凤凰项目。SAN故障之类的失误让我们延误了一次凤凰项目的产品交付,我们正在为此付出代价。要是有谁不想出席变更管理会议,那他们显然需要我来专门培训一下。”

帕蒂听到我提及凤凰项目的事,一脸茫然,我把韦斯和我一上午的遭遇告诉了她,我们如同被一辆大巴碾压而过:莎拉和克里斯操控着方向盘,而史蒂夫则坐在车后排,唆使他们加大油门。

“情况不太好。”她不以为然地说,“他们甚至撞倒了柯尔斯顿,呃?”

我默默地点头,但不愿多说。我一直很喜欢电影《拯救大兵瑞恩》里的一句台词:“这里有一系列的命令:只可对上抱怨,不许对下牢骚。”

我请她演示了当前的变更流程,以及这一流程如何在工具里自动运行。听上去都很好。但要想知道这个流程是否有效,只有一个办法。

我说:“在本周五同一时间再安排一次CAB会议。我会给所有CAB成员发电子邮件,告诉他们本次会议必须出席。”

回到小隔间,我看到艾伦在办公桌旁,弯腰对着我的笔记本电脑写便签条。

“事情都进展得顺利吧?”我问。

她被我的声音吓了一跳。“哦,天啊。你吓到我了。”她笑着说,“支持人员摆弄了整整一小时,还是没能启动你的笔记本电脑,所以给你找了另一台代用。”

她指着办公桌的另一端,我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

我的替代笔记本电脑看起来已经用了将近十年了——这台笔记本看上去是我原来那台的两倍大、三倍重。电池是用胶带粘上去的,由于长年累月的使用,键盘字母有一半已经被磨掉了。

有那么一瞬间,我怀疑这是不是一个恶作剧。

我坐下来,导出电子邮件,但速度实在太慢了,有好几次我都以为它死机了。

艾伦满脸同情:“支持人员说,今天他们能拿出来的只有这台了。有两百多人遇到了同样的问题,许多人还没有拿到替代电脑呢。显然,由于安装了一些安全补丁,和你那台同样型号的笔记本电脑都出故障了。”

我都忘了。今天是“补丁星期二”,约翰及其团队从我们的主要供应商那里拿来了所有的安全补丁,然后到处铺开。约翰再一次给我的团队和我本人造成了大麻烦。

我只好点点头,感谢她的帮助。她离开后,我坐下来给所有CAB成员写邮件,常常要等上十秒钟才能看到按下的键盘字母显示在屏幕上。

发件人:比尔·帕尔默

收件人:韦斯·戴维斯、帕蒂·麦基、IT运维部管理人员

日期:9月3日,下午2:43

优先级:最高

主题:周五下午2点必须参加CAB会议

今天,我参加了本周的CAB例会。除了帕蒂,我是唯一到会的人,这让我感到非常失望,特别是考虑到昨天刚发生过一起完全可以避免的、与变更相关的故障。

即日起,经理们(或其指定的代表)都需要参加所有列入安排的CAB会议,履行应尽的职责。我们将重启无极限零部件公司变更管理流程,并严格贯彻。

任何规避变更管理制度的人都将受到纪律处分。

周五下午2点有一场必须参加的CAB会议。到时候见。

如有任何疑问或想法,请给我来电。

感谢大家的支持。

比尔

点击发送后,我等了足足15秒,电子邮件才离开我的发件箱。几乎与此同时,我的手机响了。

是韦斯的来电。我说:“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关于笔记本电脑的事。我们得为经理和员工准备替代电脑,那样他们才能干活啊,你听到了吗?”

“是啊,我们正在做这件事呢。不过我不是为这件事给你打电话的,也不是为了凤凰项目。”他说,听上去有些气恼,“看,关于你刚才发的变更管理制度备忘:我知道你说了算,不过你最好知道,上一次我们实行这荒唐的变更流程,IT运维部直接瘫痪了。没有人,我是说绝对没有一个人,能做点儿正事。帕蒂坚持要给大家编号,等着她手下的那帮傻瓜审批和安排我们的变更项目。那绝对又荒唐又浪费时间。”

他滔滔不绝地说:“她要求我们用的那个应用软件简直就是垃圾。为了申请一个5分钟就能搞定的简单变更,得花上20分钟才能填完全部字段!我不知道是谁设计了那个流程,但我觉得那些设计流程的人以为我们都是按小时拿工资的,所以宁愿坐而论道也不肯真正去干实事。”

“最后,网络维护团队和服务器团队造反了,拒绝使用帕蒂提供的工具。”他继续激动地说,“但是约翰提出了一个相关的审计发现,并提交给了前CIO卢克。就像你所做的,卢克说在这儿上班就得执行政策,威胁我们谁不遵守流程就解雇谁。”

“我的员工把一半时间都用在做文档工作以及坐在那个该死的CAB会场上。”他继续说,“幸运的是,他们的努力终于偃旗息鼓了。约翰太愚蠢了,都弄不明白实际上大家已经不再参加那个会议了。甚至他自己都已经一年多没有参加过那类会议了!”

有意思。

“我了解了。”我说,“我们不能重蹈覆辙,但我们也不能再遭受工资核算故障那样的灾难。韦斯,我需要你参加会议,我也需要你帮忙提出解决方案。否则你就会变成问题的一部分。我能指望你吗?”

我听到他大声叹了口气。“好吧,当然。不过你也得做好思想准备,要是我看到帕蒂又想弄什么让大家绝望的繁文缛节,我照样会说那是胡扯。”

我叹了口气。

以前,我所担心的只是IT运维部遭到开发部、信息安全部、审计部以及业务部门的攻击。现在我开始意识到,我手下的主要管理人员似乎也互相斗得不可开交。

我们要付出什么样的努力才能和平共处呢?

目录

  • 版权声明
  • 译者序
  • 人物表
  • 即时公告
  • 第一部分
  • 第 1 章 9月2日,星期二
  • 第 2 章 9月2日,星期二
  • 第 3 章 9月2日,星期二
  • 第 4 章 9月3日,星期三
  • 第 5 章 9月4日,星期四
  • 第 6 章 9月5日,星期五
  • 第 7 章 9月5日,星期五
  • 第 8 章 9月8日,星期一
  • 第 9 章 9月9日,星期二
  • 第 10 章 9月11日,星期四
  • 第 11 章 9月11日,星期四
  • 第 12 章 9月12日,星期五
  • 第 13 章 9月15日,星期一
  • 第 14 章 9月16日,星期二
  • 第 15 章 9月17日,星期三
  • 第 16 章 9月18日,星期四
  • 第二部分
  • 第 17 章 9月22日,星期一
  • 第 18 章 9月23日,星期二
  • 第 19 章 9月23日,星期二
  • 第 20 章 9月26日,星期五
  • 第 21 章 9月26日,星期五
  • 第 22 章 9月29日,星期一
  • 第 23 章 10月7日,星期二
  • 第 24 章 10月11日,星期六
  • 第 25 章 10月14日,星期二
  • 第 26 章 10月17日,星期五
  • 第 27 章 10月21日,星期二
  • 第 28 章 10月27日,星期一
  • 第 29 章 11月3日,星期一
  • 第三部分
  • 第 30 章 11月3日,星期一
  • 第 31 章 11月3日,星期一
  • 第 32 章 11月10日,星期一
  • 第 33 章 11月11日,星期二
  • 第 34 章 11月28日,星期五
  • 第 35 章 1月9日,星期五
  • 后记
  • 致谢
  • 第四部分 三步工作法
  • 序言
  • 啊哈!
  • 导言:展望DevOps新世界
  • 第一部分 DevOps介绍
  • 第 1 章 敏捷、持续交付和三步法
  • 第 2 章 第一步:流动原则
  • 第 3 章 第二步:反馈原则
  • 第 4 章 第三步:持续学习与实验原则
  • 中文版附录:凤凰项目沙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