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前言

有个故事说,一个个子很高的人和他的四岁儿子去门口捡当天的报纸。父亲突然意识到儿子难以跟上自己的步伐。他说:“抱歉,汤米,是不是我走得太快了?”小男孩则说:“不,爸爸,是我走得太快了。”

这个内容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看:作为一个有趣的故事或笑话,或者作为对于科学发现本质的很好揭示。小男孩对于当时情况的判断是正确的,但不是显见的。父亲的判断是显见的,却是错误的。

所以科学洞见和幽默在这里不谋而合或许不是巧合。好的科学是一种机智,是认出了大自然在我们身上所开的玩笑。

在我九十三岁时,我还是能从过去举出不少这样的例子的。

1895年左右的博克斯家族(从左往右顺时针):伯蒂大伯、我的祖父和祖母、
我的父亲、黛西姑姑、佩勒姆二伯,以及莉娜姑姑

目录

  • 版权声明
  • 献词
  • 序一
  • 序二
  • 前言
  • 致谢
  • 出版者的话
  • 第一章 早年生活
  • 第二章 陆军生涯
  • 第三章 ICI与统计学方法小组
  • 第四章 乔治·巴纳德
  • 第五章 来自美国的邀请
  • 第六章 普林斯顿
  • 第七章 在麦迪逊的新生活
  • 第八章 时间序列
  • 第九章 刁锦寰与贝叶斯理论图书
  • 第十章 成长(海伦和哈里)
  • 第十一章 费希尔——父与子
  • 第十二章 比尔·亨特和实验设计的一些想法
  • 第十三章 质量运动
  • 第十四章 与克莱尔一起的冒险
  • 第十五章 马克与我
  • 第十六章 在英国的日子
  • 第十七章 斯堪的纳维亚之旅
  • 第十八章 在西班牙的第二家乡
  • 第十九章 英国皇家学会
  • 第二十章 结语
  • 第二十一章 琐忆
  • 乔治·博克斯生平年表
  • 人名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