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手记

成长手记

木头人

作者/雨帆

{%}

“唉,你还真是一个不安分的家伙啊!”电话那头的老妈无可奈何地宠溺道。

此时还是八月初,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北京西小口软件园东边花坛里的各色花朵无精打采地垂下了平日高傲的头。池塘里的一群鸭子正在争抢着午间员工投喂的馒头,这给喘不过气的大热天增添了一抹生机。

此时的我,才和老妈通完电话。在短短的 30 分钟里,我做出了极为重要的决定——离开北京,回南京工作。

为何离职?为何离开?

很多人问过我,我也给出了不同的回答。对同事,我的说法是回家结婚生子。对朋友,我说北京空气太差,回南京会更健康。对家人,我说新房快交了,想回来准备装修……

从 2014 年 7 月大学毕业到决定离开北京,已经整整“北漂”了 3 年。这期间,北京于我,从来就不是能够长久生活下去的地方。当初毕业的时候,同学们要么出国,要么保研、考研、进公务体系,要么就回家乡发展。只有我一个人,从为数不多的 Offer 中挑了一份看起来还行的工作,来到了北京。记得还有同学笑道,“雨帆,你要住地下室了。”我还是义无反顾地放弃了父母早就准备好的“前程”,选择从来没有去过的“最北边”——北京。

在我看来,无论是吃穿住都不愁的厦门,十分稳定的济南校企,还是那各种意义上都十分繁华的“大上海”,都不是我向往的地方。我的骨子里向往冒险,向往诗意和远方。

我渴望离开父母,逃离烦闷无趣的校园,追求自我拼搏的生活。所以,这一次,我没有听任何人的劝诫。一个包,一把伞,一个箱子,一个人,坐上最便宜的绿皮火车,来到了北京。

你见过北京早上 5 点钟的太阳么?我见过。

那个时候的我,为了省钱,住在离公司 27 公里外的上地,公司却远在南三环的万通中心。每天天还没亮,我就得早早爬起来和 60 多个人争抢仅有的 2 个水龙头洗漱,然后在西二旗那一眼望不到边的地铁大军中蹒跚而行。下班到家,也已经是晚上 9 点。

{%}

在A公司工作的一年半里,我基本在公司睡觉。因为这样可以省下一天 5 元的地铁费用,同时还有公司最高 25 元的晚餐补助。这样,每天基本就没有开销。晚上加班的时间,就是看当天同事提交的代码,学习别人的设计文档。到了夜里 11 点,关掉所有的灯,在前台旁边铺好的地铺上睡到第二天的 8 点,因为保洁阿姨这时候会来打扫卫生。简单洗漱后,开始新的一天工作。

{%}

那个时候的我,技术基础比别人差得太多,什么都不会,代码也没怎么写过。对我而言,每天除了学习、看书、工作之外,就是睡觉。工位后面柜子子上摆的书越来越多,一本、两本,十本、二十本,一书架……每本书都会基本看完。

记得有一天晚上 2 点,我还在看正则表达式,公司的 CEO 从我身边走过,关心地询问,“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加班”。一瞬间,我突然很想哭,在离家 2000 多公里的土地上,我竟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别人的关怀。虽然只是简单的对话,但是对于那个时候的我来说,重过千金。

在A公司工作的那段期间,柏前辈教会了我很多东西,他是我至今都十分佩服和“嫉妒”的前辈。柏比我早 2 年入职,在各个方面都十分优秀,完美地简直不是“人”。在公司里面,加班最狠、最多的就是他,不论是周末还是节假日,你都能在工位上找到他。晚上,还会跟我争抢监控室的小床,逼我打地铺,哼!

时间很快到了 2015 年底,我所在的部门要拆分,基础架构部基本名存实亡,“老大”包也有意出去单干。当时,我是恐惧的!我那微乎其微的技术能力,真不知道还能干什么。但是,我还是选择了跳槽。

选择去面试B公司,是因为我经常在图灵社区上看到它的“广告”,另外在Software Design 和 Web DB Press 上也能看到它的招聘信息。对我而言,它是陌生又神秘的。面试的前一天,北京才下了雪,从地铁站出来,扑面而来的除了冷还是冷,在公司窝了 1 个月的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因为导航的错误,我在整个园区绕了一圈才找到B公司。我无暇顾及这银装素裹的园区美景,大地白茫茫一片,我看不到出路,一如当时迷茫的思路。

到了目的地后,发现B公司真的很小,小到面试只能在前台旁边的茶几上进行。然后,我见到了职业生涯中的另外两位导师,姜老师和光老师。当时的我并不认识姜老师,只是听人力一味地夸他。姜老师面试我的时候,只简单地考察了几个尾递归,询问我会不会写 Scala 和一些简单的技术问题。然后,是光老师的二面。至今,我都记得和他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个子不高,戴着一副粗绿框眼镜,满脸的胡子像是几天不曾洗漱。疾步走来,一屁股坐下就开始审阅我的简历。那一瞬间,我突然有了一种被人看透的恐慌。

很快,我就入职了。后来才知道B的人员走了很多,我入职的部门有一大批去了杭州。招进来几个,也很快就走了。最后,连面试我的人力也离职了,这让我一度十分恐慌,心想是不是掉坑了。工作中接触到的用户系统写得十分可怕,我甚至对公司的技术研发产生了质疑。虽然每天都是在学习姜老师安排的新东西,心还是揣着的。直到友国入职,我才算是稍微安下了心。

友国入职B公司的原因很简单,他在这里可以写 Scala。在他眼里 Scala 天下第一,秒杀一切。一入职,他就和健开始一起写 Mock Agent,将那个我原本就看不大懂的项目,写得更加晦涩。

B公司既小又穷,公司的开支大头,就是人员的工资。即便这样,B公司还是愿意花费很多的资金让珊姐姐去参加国外的技术大会,将最新的 APM 技术带回来分享给大家。因为硬件设施的不足,CEO 都必须站到凳子上和大家讲话,才能确保每个人都能听到。

有一句话叫作“一群人的浪漫”,我在这里才真正体会到了其中的种种。姜老师扩宽了我的技术视野,光老师那强悍的编码设计能力让我折服,友国天天喊着的 “Scala 大法好”的精神令我振奋,湘老师教会了我如何写测试、用好 IntelliJ IDEA。这些都是我职业生涯中难得的财富。

那么,为什么要离开呢?

{%}

这是我在延静里租的一间卧室,它是餐厅改造的。里面放了一张书桌外加一张床,仅此而已。为了好看,我没有拍床。

因为,北京从来没有给我安定的感觉。无论你是在繁华的三环内,还是充斥着互联网公司的海淀,抑或是百度总部的西二旗,等你忙完一天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北京的恶意就会迎面袭来,让你无所适从。洗到一半的热水器会坏掉,忘记钥匙的你会被锁在门外一晚,高达 2 小时的通勤路程会腐蚀掉你的耐心......种种诸如此类,让我在北京找不到任何归属感。我只能在工作中麻木自己,让自己像木头人一样,不去想,不去看。

电话里,老妈常说的话就是,你又买了 XXX,到时候你是要搬家的,还不是要扔掉!

2016 年的 10 月份,纵然房价很高,我还是做出了人生中的重大决定——买房!交完订金的那晚,我和父母绕着即将建好的小区走了很久很久。谈不上高兴或者激动,只是心突然安定了下来,就好象是茫茫大海中有了一座灯塔,你能看到方向,并且知道该往哪里走。

今年 8 月底,在即将交房的前夕,我回到了南京开始了另一段旅程。

昨天,看了最新一期的暴走漫画,王尼玛对那个因为父母不让考研的小孩说,你要学会自己思考,自己去争取想要的东西来向父母证明他们错了。我想,我就是他口中的那个不安定又矛盾的小孩吧:一方面,想趁着年轻出去闯闯; 一方面,又对各种琐碎觉得委屈要找人求安慰,容不得半粒沙子。

很多事情,也只有经历过,吃亏过,才知道对错,不是么?

谨以此文纪念我那已逝的三年岁月。

原文链接:https://yufan.me/watashitachi-ha-mokuzaide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