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壳中的单核工作法

果壳中的单核工作法

不,你把事想错了。只要是没有圈出来的事,全都应该划入不惜代价避免之列。”成就过人的投资家沃伦 · 巴菲特这样指导他的飞机师迈克 · 弗林特,告诉他,只要一项任务的重要程度排不进前 5 名,都应该不惜代价避免去做。

面对很多任务,我们的选择可以更有效率。我们可以不要开启那么多新任务,而是要先完成已经决定要做的任务;我们可以优先处理最重要的任务,而不是最紧急的任务;我们还可以一次只专注于一项工作。

我将首先带你认识单核工作法,描述我们面对的问题和挑战,并且展示一些能提高效率的单核工作法工具,例如快捷清单、颠倒优先级、全景闹钟等。

一分钟:什么是单核工作法?

五项基本概念

快捷清单是单核工作法的核心。它最多存放 5 项当前最重要的任务。如果还要添加更多的任务,就必须删掉原有任务。

单核时段只用于专心处理快捷清单上的一项任务。以全景闹钟作为单核时段的结束。

全景闹钟应该设置在分针的下一个竖直位置,例如 9:00、9:30、10:00,但距离现在不少于 25 分钟。在闹钟响铃时,把注意力从单核时段切换到全景时段。

全景时段期间查看所有的待办任务,并且思考“拉金问题”(Lakein's question):此时此刻,我的时间最好用来做什么

颠倒优先级是指把紧急任务排到重要任务之前,应该避免。完成最重要的任务,我们的长期目标才能实现。

问卷

在开始脑力激荡之前,先找出你在现阶段工作当中经常遇到的“时间杀手”,给它们打钩。

  • 任务间切换

  • 利益关系人太多

  • 急迫的任务

  • 三小时的会议中间没有休息

  • 早晨总是缺少灵感

  • 同事喧闹

  • 工作材料不全

  • 每天的事务性工作

  • 规划做得太长远

  • 信息不容易找到

  • 责任太大,权力太小

  • 毫无准备的任务

  • 决策迟缓

  • 不敢反对管理层

  • 缺少个人空间

  • 缺少运动设施

  • 互相推卸责任

  • 追求完美

  • 按下葫芦浮起瓢

  • 面临截止期限

单核和全景的节奏

按照重要程度,把你想到的任务列在快捷清单上。现在就写,我等你。你也许会看一眼昨天的清单,也许会增加一些任务,但千万别粗枝大叶地直接拿昨天的清单来用。从昨天复制到今天的任务应该仍然是重要的。任务总数最多不要超过 5 项。

全天都在全景和单核之间切换。在你需要的情况下,可以在两者之间稍事休息。单核工作意味着聚焦放大一项且仅此一项任务。全景总览意味着放眼全局,选择当前最重要的一件事。

开始单核工作时段之前,记得设置一个全景闹钟。把闹钟设置到分针的下一个竖直位置,但距离现在不少于 25 分钟。例如现在是 9:15,就设置闹钟到 10:00;如果现在是 11:03,就设置闹钟到 11:30;以此类推。

如果有新任务在头脑中浮现,立即写到快捷清单里,而不是马上去做。如果有人打断了你,问他能不能晚一点再来。当然,如果他们的任务比你的更重要,就得先去帮助他们。

从全景模式切换到单核模式之前,在快捷清单上所选择的任务旁边画一个小“×”。做好标记,让你确定无疑地在单核时段专注于这件事。如果一项任务完成了,就在清单中删掉它。

单核工作法的五大原理

年轻而好奇的心理学研究员布鲁玛 · 蔡加尼克当初怎么也想不到,她在餐厅里微不足道的小发现会改变个人生产力的游戏规则。尽管这件事发生在 20 世纪 20 年代,但是在今天的职场工作中,我们还在想方设法利用她发现的原理。

当客人结账时,餐厅里的服务生能清楚地记得他们都点了什么。这种能力深深吸引了布鲁玛。无论她和朋友在餐厅里坐了几个小时、加了多少次菜,服务生都能成功回忆起所有细节。

结账半小时后,她们请服务生再次把账单内容写下来,他就做不到了。服务生的回答令人惊讶:“我想不起你点的是什么了,因为你已经结账了啊。”在客人付款之前,账单明细都会记录在服务生的脑子里。这个过程结束以后,它就被忘记了。[1]

为了通过科学实验来证实她的理论,布鲁玛请到 164 名志愿者,让他们做 20 项任务。她没有告诉他们其中一半的任务在没完成时就会被打断,也不让他们猜到这些打断是实验故意安排的。一些任务是手工活儿,例如做纸盒、捏泥人;另外一些是脑力工作,例如拼图、算术。全部结束之后,志愿者要回忆自己做过的所有任务。布鲁玛最初在餐厅里的发现获得了证实:未完成的任务更容易被记住。人们记住的未完成任务数量几乎是已完成任务数量的两倍。[2]

人们更容易记住未完成或不完整的任务,这个事实被称为蔡加尼克效应(Zeigarnik effect)。我们也可以换个好记的名字,叫它服务生效应。在本书后面我们会看到,虽然它会造成问题,但也能加以利用。例如,把任务做到一半再离开办公室,有助于明天早晨开始工作。所以别再借口“快吃午饭了”就不做事哟。这就引出了第一条原理。

原理 1:已经开始的任务会无条件地占据我们每天的所思所想,直到被完成或删除。

每次从一项任务切换到另一项任务时,我们大脑的执行机构要做两件事。首先是进行目标转换:之前我在做这个,现在我要做那个。其次需要为新任务创建场景,这个阶段称为规则激活

切换任务是花时间的。一次切换可能仅需 0.1 秒这么短,但在一天当中不停地切换任务,就可能会消耗掉一大部分富有生产力的时间。本来是想追求高效,实际上却在任务切换中浪费了很多时间。[3]

任务切换还会导致错误。如果反复清除工作记忆、重新载入当前任务的规则,就无法建立解决问题的良好基础。你做的任务越复杂,在任务切换中产生的错误就越多。

反复的任务切换还会降低人们通常所说的情商(emotional quotient,EQ)。切换令人焦虑,从而增加大脑中“压力荷尔蒙”皮质醇的水平,而这可能导致攻击和冲动行为。

最后,任务切换需要很多能量,会用光大脑中的含氧葡萄糖。不幸的是,那恰恰是我们对任务坚持不懈所需的燃料。因此任务切换越频繁,我们就越难以专心在一件事上。耗尽资源的我们,不久就会感觉身心疲惫,甚至找不到方向。[4] 这样就有了第二条原理。

原理 2:多任务切换不仅会拖慢速度,而且注定会耗尽大脑能量。

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最重要的任务也可能遇到变数——可能是实际花费的时间超出预期太多,也可能是新出现了其他更重要的任务。我们需要至少每小时用拉金问题 [5] 提醒自己一次:此时此刻,我的时间最好用来做什么

为任务排列优先级尽管耗费精力,但必须经常做。我们可以对选项加以限制,只有少数几项有理由成为最重要的事情,这样大脑可以轻松一些。单核工作法提供了一些简单有效的机制,例如全景时段和快捷清单,可以节约脑力。

每个人都是心里装的事太多,实际有空做的事太少。排列优先级,就是最重要的事情最先做。优先级的高低与事情的紧急程度、等待时间的长短都没有关系,更不能按照已经过时的计划来安排。

如果事情的安排是动态变化的,我们最好保持其透明度。利益关系人在期待我们的工作结果,有必要定期告知他们这项任务我们是打算做还是不打算做。第三条原理是我们要肩负的责任。

原理 3:我们应该负起区分优先级的责任,选出现在头号重要的事来做。因为会不断有各种事情出现在我们脑海中,值得做的事数不清。

每小时安排几次短暂的休息,有利于保持专注。我们的注意力是有期限的。如果工作的内容一成不变,好几小时都不停歇,我们的思维就会开始游荡。休息一下,也让肌肉活动活动,每天 8 小时坐班工作不是什么好事。[6] 利用休息时间,断开与工作的连接,我们可以获得新的见解,开启创造性思维。最后,休息也顺便提供了一个时间点,让我们可以重新排列优先级,看看哪一个任务最重要。

据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ational Highway Traffic Safety Administration,NHTSA)估算,在美国,每年因睡着或困倦导致的交通事故会造成超过 10 万人伤亡。[7] 与此一致的是,科学研究显示,缺乏睡眠或者睡眠质量低下会导致日常职场工作的错误增加、生产力降低。不仅如此,如果我们放弃了快速眼动(rapid eye movement,REM)睡眠时间,也就意味着错过了从经验中学习的机会。要改善睡眠,有一些小技巧和小方法。

锻炼身体是改善睡眠的方法之一。[8] 锻炼还可以让我们更健康,减少患老年痴呆症的风险。[9] 创造性思维可以在锻炼时得到增强。[10] 举个例子,仅仅是把讨论交流的场所从会议室换到散步途中等做法都会产生惊人的效果,令人获得奇思妙想。[11] 在供氧充足的状态下,我们的大脑自然能够更好地思考。

我们吃的每样东西几乎都会转化为葡萄糖,为大脑提供燃料。饿肚子工作时效率会降低。面条、面包、软饮料可以迅速释放葡萄糖,从而导致能量大起大落。高脂肪食物能提供更持久的能量,但会降低大脑供氧水平,因为它们更不容易消化。富含水果和蔬菜的食谱可以让我们更快乐、更积极。[12] 有营养、多样化的饮食既可以让我们提高短线效率,又可以让我们保持长期的生产力。把所有这些综合在一起,就是第四条原理。

原理 4:经常休息、好好睡觉、锻炼身体、吃得健康——我们必须在这些事情上进行投资,才能在日常工作中稳步前进。

在现代职场工作中,我们会发觉自己身处的环境错综复杂,改变随时可能发生。公司服务的市场在改变;公司的使命在改变;个人的工作职责在改变;我们不断学习新知识,提高技能和效率;有同事离开,有同事入职。这些都会引发新的群体动力学现象在团队中出现。

没有一种方法是百试百灵的。我们是不同的人,思想有别、动机多样。然而我们仍然可以从彼此身上学习,尝试他人赖以成功的方法。

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 · 德鲁克在 1954 年说:“商业目标的真实定义只有一个:创造顾客。”[13] 对于我们个人来说,要问自己的问题是:我为什么在这里?我如何才能帮助公司解决顾客的问题?速度快和效率高(efficient)还不够,我们还希望更有成效(effective)。

最后,每日实践、不断改进的过程会让我们乐在其中。专精(mastery)是人类最强大的驱动力之一。[14] 当我们感觉到自己的进步、发现做事更得心应手时,就会更加投入、更加满足。

打破现状、挑战自己,这必须成为我们每天的日常。下面就是最后一条原理。

原理 5:我们的方法必须适应环境;要根据自己最新的个人经验,一点一点调整。没有放之四海皆准的方法。

这些就是五大原理:(1)“开始做”会让我们想要做完;(2) 多任务会降低速度,消耗能量;(3) 我们有责任按照重要性而非紧急度排列任务优先级;(4) 休息、睡眠和健康的生活习惯是保持可持续步伐所必需的;(5) 拥抱变化、持续改进才能适应日新月异的世界。在这些原理的基础上,我们就有了提高生产力的单核工作法。

单核工作法的适用性

成功地完成并交付工作是一件乐事。提高个人生产力的方法有很多,它们都号称可以帮我们搞定更多工作。有一些方法很好,但也有很多方法错综复杂、耗费时间、要求超人的自律。我们缺少的是一套实用、简单并且强大的方法。怎样才能在每一天做最好的自己,又不必处理成堆的规则、清单和工具呢?我的答案是使用单核工作法,它是我长期经验的成果。我在周游世界、向数万听众讲授个人生产力方法、指导几百位客户的过程中,收集了许许多多真实的故事。我由此深受鼓舞,开始实验一些不同的方法。单核工作法就是我 25 年的实验成果和经验积累。

要正式讲述单核工作法,我们先从这 5 条明确、可信的原理开始。

原理 1:已经开始的任务会无条件地占据我们每天的所思所想,直到完成或被删除。

原理 2:多任务切换不仅会拖慢速度,而且注定会耗尽大脑能量。

原理 3:我们应该负起区分优先级的责任,选出现在头号重要的事来做。因为会不断有各种事情出现在我们脑海中,值得做的事数不清。

原理 4:经常休息、好好睡觉、锻炼身体、吃得健康——必须在这些事情上进行投资,才能在日常工作中稳步前进。

原理 5:选用的方法必须适应环境;要根据自己最新的个人经验,一点一点调整。没有放之四海皆准的方法。

生产力是人们共同的追求。每个人都想搞定很多事情,这是利己利人的最佳途径。史蒂芬 · 柯维列出了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15] 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习惯是,以积极负责的态度面对生活。面对成堆的任务,全盘接受是不够的,我们还必须能预估它们所需的确切时间;只是坐等灵感出现,而没有着手进行最重要的任务,事情就不会有任何进展;对于怎样完成工作缺乏自己的想法,只知道按老套路出牌是不负责任;选好了一款个人生产力系统,但因为太难用,始终没有按它的方法做,等于自我欺骗;为了让利益关系人看见我们在流汗付出,同时做好几样事,只会折损速度;把事情规划得过于周密细致以至于同现实脱节,但还要去遵守它,无异于鼠目寸光。单核工作法可以让你效率更高、产出更多、更有所作为,而不

是工作更辛苦。我们交替使用两种工作模式:全景总览和单核专注。在全景模式中,放眼整个地平线上的任务:从现在开始的一小时最好用来做什么?选定一项任务后,先设定一个全景闹钟,在分针走到下一个竖直位置时响铃(例如 8:00、8:30、9:00,等等),但要确保不少于 25 分钟。然后进入单核模式,专注处理单独一项任务,就是刚刚在全景模式中挑出来的最重要的一项任务。我们的专注点是现在——不念过往,不畏将来。我们这样做,是因为认识到自己可支配时间的宝贵。白天进行多次休息,以保持步伐;晚上保证足够的睡眠时间。我们还可以分配时间进行社交活动,与家人和朋友在一起。在这些自由时间里,不会感觉良心不安。

如果存在平行宇宙,我们就能证明某个个人生产力系统更胜一筹。但现实并非如此,我们只能先选一种试试,看它是否管用,能否提高效率。你需要自己尝试,亲自体验。只需两星期的实践,单核工作法就能让多数人信服。说到底,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方法,权力在你。

现在是时候保护我们的可支配时间,不再受噪声和多任务的困扰了;现在是时候主动、灵活、经常地进行优先级排序了;现在是时候精打细算地投入精力,在日常工作中保持最佳节奏了——这样有利于我们的客户、公司和家庭,而最重要的是有利于我们自己。

颠倒优先级

我把问题分成两类:重要的和紧急的。紧急的问题不重要,重要的问题从来不紧急。”第 34 任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在 1954 年说出了这句脍炙人口的名言,艾森豪威尔矩阵(Eisenhower Box)由此产生。[16]

举个例子:同事催我赶快准备一份蛋糕,今天下午茶歇的时候要吃——这是紧急任务。紧急的问题不重要。销售报告的截止期限是下周,然而它才是重中之重。重要的问题从来不紧急。写销售报告吧,忘掉蛋糕的事。

1967 年,洪梅尔 [17] 用犀利的笔调写道:“紧急的任务,虽然不重要,但要求立即得到回应——它们造成压力,占据醒着的每时每刻,没完没了。”他将这种情况命名为颠倒优先级。[18] 把紧急任务放在重要任务之前做,就是颠倒优先级。

重要任务是贡献于长期目标的,紧急任务则要求人们立刻注意。我们在处理重要任务的时候是主动响应,而在紧急任务上是被动应付。把紧急任务排在重要任务之前,也被称为救火行为。

按照排好的优先级进行工作,这是史蒂芬 · 柯维所说的第三个习惯:要事第一。你花在紧急事情上的时间越多,紧急工作就会堆积得越高。那些本来重要但不紧急的任务也会变成紧急任务。[19]

“我没时间”是谎言

每个人都是心里装的事太多,实际有空做的事太少。但多数事情都是有可能做到的,只要我们给它最高的优先级。我们每天都有新的 24 小时,说“不”的原因并非缺少时间,真实原因是:我们给其他任务排了更高的优先级。因此,别再说“我没时间”了。

好吧,有一个例外。比如有人问我,今天晚上能不能玩通 700 局高难度的数独游戏?经过简单的计算,我必须承认时间不够。一局数独游戏需要半小时,就算我不吃饭、不看电视、不陪家人甚至不读书,整个晚上的时间也是不够玩通 700 局的。

不过如果他进一步问我,能不能用一年时间玩通 700 局高难度的数独游戏?要想做到,就得每天分配一小时在数独游戏上。尽管我对此情有独钟,但这样就会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完不成。我确实有时间,但会给其他任务更高的优先级。

如果当初能放下其他事,优先把沼泽里的水抽干,我们今天就不会为被鳄鱼吞掉而后悔了。最重要的任务一天没有得到最优先处理,就是在白白浪费一天的时间。嘴上说“我没时间”的人,可能已经做了急事的奴隶。[20]

制定你的优先级顺序,就是要选择把时间用在哪里。一旦定下来就别不好意思。保持透明度,允许其他人直面和质疑你的优先级排序,他们也会尊重和接受你的“”。千万别说“我没时间”了。

全景闹钟

阿兰 · 拉金在 20 世纪 70 年代就建议我们,应该在专注的时候使用计时器。[21] 使用单核工作法时,为了在全景模式和单核模式中切换,我们要在单核时段开始之前设置定时响铃的全景闹钟。闹钟响铃提醒我们重新评估优先级。

全景闹钟有助于进入心流状态。设置了闹钟以后,“当前任务是不是该做的那一个”就不再是问题了。既然选定了它,我们就投入 100% 的注意力在它上面——单核专注,直到闹钟响铃。然后我们再查看所有的待办任务,选出最重要的一项——全景总览。

给专注时段设置一个固定的长度有助于保持良好的节奏,可惜这种限制过于死板。我们通常会为专注时间设置一个截止期限。例如现在是 9:08,在 9:30 有个会议,那么在 9:30 或提前一分钟设置全景闹钟显然是比较合适的。

按照惯例,会议和其他“硬景观”活动的开始时间一般是在一天中的 48 个时间点:00:00、00:30、01:00、01:30……23:30。所以聪明的办法是,每次都在这些时间点上设定全景闹钟,这样不会耽误开会。

在不耽误开会的前提下,我们需要至少 25 分钟专注在单核任务上。例如当前时间是 9:03,则设置全景闹钟到 9:30;如果当前时间是 9:12,则设置全景闹钟到 10:00;如果当前时间是 10:28,则设置全景闹钟到 11:00。

单核工作法:简单、灵活、强大

个人生产力系统可以帮我们管理自己的时间,提高效率、产能、成效。然而,如果这个系统过于复杂、死板或者费时,它早晚会被抛弃——不管其潜在作用有多大。

死板的个人生产力系统似乎是由一群本职是为计算机编写程序的工程师设计的。虽然他们试图给出非常详尽的定义,说明在每一种可能的情况下该如何行动,但还是无法照顾到大部分情况。世界太复杂,一套规则根本不够用。更好的方法是用良好的实践来代替规则,从而重新唤起直觉本能。

复杂的个人生产力系统是宗师级别的个人生产力专家创建的。他们热衷于使用多重清单、方案和工具。但如果在个人生产力系统上搞发明创新并非你的专长,你会更希望有一个轻松的方法可以立刻实施,并且能很快转变成生产力习惯。

费时的个人生产力系统通常由你所在机构的管理顾问实施。顶层的老板听了这些顾问的话,认为雇员都是懒惰的,要求必须不断向上汇报。这些系统花费的时间比节省的还多。

单核工作法功能强大,它的基本要求就是在优先级评估和专注状态之间切换。这种工作法灵活易学,时间花费少却能办大事,而且很好玩。单核工作法是创新求变的方法,开始时可以完全按书本所说的做,然后再根据自己所在的环境进行调整,觉得怎样有利就怎样改。

本书分为 6 章,分别涉及 6 个领域。如果想要提高生产力,这 6 个领域中的成功是最重要的。

  • 削减待办任务

  • 现在专注一件事

  • 永不拖延

  • 循序渐进

  • 简化协作

  • 给创意充电

这几章互相独立,阅读顺序可以随意调整。不过如果想成功地应用单核工作法,你需要理解所有这些章节的内容。我建议在开始阅读时,先设好全景闹钟。这样可以帮你找到感觉,思考如何定制单核工作法,从而更好地适应你所在的特定环境。

试用后你有何体会,也请及时告诉我。自从开始用单核方式工作,我获得了惊人的生产力提升,我想知道它对你是否有用。请给我发电子邮件或者在社交网络上加我为好友,具体方式请参见后记。

希望你享受阅读这本书的过程,并且从单核工作法中获益。

单核工作法:小结

问:请简要说明单核工作法应该怎么用

:问自己“此时此刻我的时间最好用来做什么?”写下最多 5 项候选任务。把全景闹钟设到下一个整点或半点(9:00、9:30、10:00……)。开始工作,单单专注于这 5 项里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当闹钟响铃时可以稍事休息,或者进入下一个循环。

 

问:能否用一两句话说明它的好处

:对于“一想起做事就千头万绪”的人来说,单核工作法可以帮你完成最重要的任务,提高个人生产力。不同于其他多数方法,单核工作法更容易使用,符合直觉,有科学研究根据。

 

问:任何人都能从单核工作法中获益吗

:有些职务是无权安排自己工作的优先顺序的,他们要完全按照上级的详细指示做事。很不幸,单核工作法对这类工作没有帮助。

{%}

注释

[1] Marrow, J. The Practical Theorist: The Life and Work of Kurt Lewin, Basic Books, 1969.

[2] Zeigarnik, B.“Das Behalten erledigter und unerledigter Handlungen”, Psychologische Forschung; 9, 1927.

[3] Rogers, R. D., Monsell, S.“Costs of a predictable switch between simple cognitive task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General; 124(2), 1995.

[4] Levitin, D. J. The Organised Mind: Thinking Straight in the Age of Information Overload, Penguin Books, 2014.

[5] 阿兰 · 拉金,《如何掌控自己的时间和生活》,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5。

[6] Biswas, A., Oh, P. I., Faulkner, G.E. et al.“Sedentary Time and Its Association With Risk for Disease Incidence, Mortality, and Hospitalization in Adult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2015.

[7] The Road To Preventing Drowsy Driving Among Shift Workers Employer Administrator's Guide, National Highway Traffic Safety Administration and National Center on Sleep Disorders Research at 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1998.

[8] Loprinzi, P. D., Cardinal, B. J.“Association Between Objectively-measured Physical Activity and Sleep”, Mental Health and Physical Activity; 4(2), 2011.

[9] Hamer M., Chida Y.“Physical Activity and Risk of Neurodegenerative Disease: A Systematic Review of Prospective Evidence”, Psychological Medicine; 39, 2009.

[10] Atchley, R. A., Strayer, D. L., Atchley, P.“Creativity in the Wild: Improving Creative Reasoning Through Immersion in Natural Settings”, Journal PLoS One, December 12, 2012.

[11] Oppezzo, M., Schwartz, D. L.“Give Your Ideas Some Legs: The Positive Effect of Walking on Creative Thinking”,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Learning, Memory, and Cognition; 40(4), 2014.

[12] Conner, T. S., Brookie, K. L., Richardson, A. C., Polak, M. A.“On carrots and curiosity: Eating fruit and vegetables is associated with greater flourishing in daily life”, British Journal of Health Psychology; 20(2), 2014.

[13] 彼得 · 德鲁克,《管理的实践》,机械工业出版社,2009。

[14] 丹尼尔 · 平克,《驱动力:在奖励与惩罚已全然失效的当下,如何焕发人的热情》,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2。

[15] 史蒂芬 · 柯维,《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中国青年出版社,2015。

[16] Eisenhower, D. D. The American Presidency Project, Speech number: 204, Title: Address at the Second Assembly of the 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 Location: Evanston, Illinois, Date: August 19, 1954.

[17] Charles E. Hummel,也译为查尔斯 · 赫梅尔。——编者注

[18] 洪梅尔,《缓急之辨》,校园书房出版社,1993。

[19] 史蒂芬 · 柯维,《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中国青年出版社,2015。

[20] 洪梅尔,《缓急之辨》,校园书房出版社,1993。

[21] 阿兰 · 拉金,《如何掌控自己的时间和生活》,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5。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