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从“分析思维”到“构建思维”

前言——从“分析思维”到“构建思维”

东京大学是前沿知识与承载前沿知识的思考能力的集合体。前沿知识的研究者,是如何探讨知识以及知识的思考方式的呢?这本书就是答案,可以说这本书是《如何思考:东京大学思维素养访谈录》的续篇。

与上一部作品相同,参与访谈的人员仍然都是东京大学EMP 课程(The University of Tokyo Executive Management Program)的讲师,他们针对该课程的策划以及推广负责人即本书作者的提问,都给予了精彩的讲述。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东京大学EMP 以40 岁左右、未来可能成为各机构组织骨干力量的优秀人才为主要授课对象,提供“独一无二”的高水准、塑造健全人格综合素养能力的课程。东京大学EMP既不同于商学院的课程,也不同于高级文化中心的培训,而是寻找一种平衡,提供超越以上两者的素养能力教育课程。东京大学EMP于2008 年开讲,现在(2014 年)已经迎来了第六个年头。

作为“次时代”的领导者,目前需要追求什么呢?——不惧怕面对任何场面,能够以扎实的知识为基础主导局面;能够在充分了解对方文化背景的基础上,展开极具说服力的辩论,构建并推进具体问题的解决方案。为此需要塑造坚韧的个性以及超越文化差异的人格魅力。东京大学EMP 的目标就是培养具备上述能力的人才。

因此,如上一部作品所述,超越传统教育的“知识”与“思考能力”是不可或缺的。不仅仅是掌握已知的知识,还要知晓未知的知识究竟是什么,以及应该如何掌握。这正是当今时代所需要的“知识”以及承载知识的“思考能力”。基于这样的想法,我们开设了EMP 课程。本书也是为了向大家传播EMP 课程的精髓部分而创作的。

本次的访谈对象也是获得过国际水平研究成果的五位老师,他们的研究领域分别为基本粒子物理学、植物病理学、信息与通信工程、西方经济史、有机合成化学,每一位老师的研究都具有缤纷多彩的独特个性。

作为访谈倾听者的本书作者横山祯德先生,出身于建筑设计师,他曾在麦肯锡公司长期从事管理咨询工作(麦肯锡日本前任总经理)。最近,横山祯德先生又被誉为“社会体制设计师”,从事看不见摸不着的“社会体制”设计。作为其中一个环节,就是通过住房供应体制以及医疗体制等制度的具体设计,重点开发“社会体制设计”的方法论。现在,横山先生正以日本国会事故调委会的经验为基础,推进超越技术体系的“社会体制”这一“原点体制”的设计。

如上所述,在商务、设计领域中积累了丰富经验的横山先生,针对先进知识与思考能力,对五位不同领域的老师进行了访谈,因而必然形成与研究人员的着重点不同的观点和见解。横山先生的关注点在于:他们为何能够取得如此卓越的成果,他们形成了怎样的思维方式与方法论,卓越成果的背后究竟存在什么等。也请诸位读者期待这次不同寻常的精彩访谈。

(以下内容为横山祯德先生创作)

很抱歉在开始部分先谈及一些我的私事。在我的床边总是散乱放置着各种不同的书籍,这些都是刚读了一部分的书。床边还有个第一代电子书阅读器Kindle,那是很久前我在美国亚马逊官网上订购的。Kindle 很快邮寄到我手里,接通电源后,通过3G 网络与网上书店链接,直接下载需要的书籍,其方便程度令人吃惊。当时网上书店没有日文书,因此,我在床上阅读了美女理论物理学家丽莎•兰道尔(Lisa Randall)的《弯曲的旅行:揭开隐藏的宇宙维度之谜》(Warped Passages: Unraveling the Mysteries of the Universe’sHidden Dimensions)、神奇的发明家雷•库兹韦尔(Ray Kurzweil)的《奇点临近》(The Singularity is Near)1,以及结局出人意料、让人爱不释手的杰夫里•迪弗(Jeffery Deaver)的推理小说等大量的书籍,经常会在早上醒来发现自己抱着Kindle 睡着了。

1 《弯曲的旅行:揭开隐藏的宇宙维度之谜》(湛庐文化,2011);《奇点临近》(机械工业出版社,2011)。

现在,回过头来看看,就能知道我们如今生活在一个多么便捷的社会中了。我们掌握了数十年前,不,应该只是短短十几年前根本不可想象的全新通信技术,所有这些都得益于近年来快速发展的IDT 技术(互联网与数字技术)。实际上,在称为“社会”的这一公共空间中,ICT(信息与通信技术)在制造业与金融业已广泛应用多年,并非一种新技术,但ICT 的表现没有抓住当今时代的本质。而另一方面,IDT 虽然基于全新的构思与技术,但在2000 年后才开始普及应用,这种技术的应用确实是最近的事情。苹果笔记本iMac 出现在1998 年,其标识i 代表着互联网(Internet)的i。

现在,我们随身携带使用的智能手机与平板电脑,包括驱动这些设备的各种软件,例如所有人都可以方便使用的Skype、YouTube、Facebook、Twitter 等都是最近才被人们所接受的。智能手机与平板电脑中嵌入音乐播放器、相机、游戏以及导航软件后逐渐开始取代电脑。之后,移动智能设备开始侵蚀书籍、杂志、报纸等纸质媒介领域,这种影响的扩展非常迅猛,基本上每隔三年就会让传统领域发生很大的变化,例如最新的Kindle 加入了云服务功能,相比之前的型号更为便捷。但是,对于这样的变化与发展,我们没有惊奇,而是欣然全盘接受。在工作场所、咖啡厅、上班的公交地铁中,甚至在道路上行走时,我们都在使用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仿佛我们之前的生活就是如此一样。

不管怎么说,我们确实获得了许多新能力,可以在短时间内处理大量信息,我们的一部分生活也明显变得便捷与丰富,但同时我们也失去了花费一定时间来反复、深入思考的习惯。

我们开始认为反复思考一件事非常麻烦,思考问题的过程死板,也并不能像智能手机的界面那样可以移来移去。灵活地逐一“处理信息”,早已成为现代生活的标志。如果人逐渐习惯上述这种环境,将会开始失去体验打击、困惑、改正、沉思的忍耐力。

本书书名中“设计”一词,其本质就是指进行麻烦、琐碎的思考,并增强承受痛苦思考的忍耐力。颇具讽刺意义的是,看似悖逆时代潮流的“设计”现在已经成为一种重要的能力。其原因在于,对于现在困难、复杂的问题,“单向度针对问题”这类简单的思维方法已经难以觅得好的解决方案。

遗憾的是,日本的国家政策中存在着很多“单向度针对问题”的思维模式,例如“OECD 等国育儿预算低,所以需要发放儿童津贴”“经济不景气,所以需要新的经济增长战略”“新的经济增长战略不成功,因而需要日本重生战略”等诸如此类的构想。

“单向度针对问题”的思维模式只关注问题的表面,而没有深入剖析问题本质,这样是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对于这种思维模式,现在我们必须有所警惕。例如大家经常说起的“少子老龄化”,虽然确实是正在发生的一种现象,但这个问题的界定却不恰当。因为“少子化”是一种社会现象,“老龄化”却是一种生物学上的现象,前者可参见法国与瑞典的例子,在适当的鼓励政策下是可以转变的,而后者却不可改变,人不会返老还童。如果把“少子化”和“老龄化”作为一个整体问题“少子老龄化”来考虑,那么不会得出好的解决方案。因此,探讨如何从这类肤浅思维与构想模式中脱离出来就非常有必要了。

人类的活动可分为三种类型,分别是“递进”“反转”“均衡”。“递进”是指类似“蝴蝶效应”的现象,事情的背后存在不明显的复杂关联链锁,虽然这个比喻有些牵强,却清楚地指出了当前单向度推断的思维模式中的问题。

“反转”是指在某种程度上发生转变,而非在某一方向上持续推进。就像股票一样,既不会持续上涨,也不会持续下跌。尽管日本人口在减少,但日本人口最终也不可能是零,局面会在某一节点发生扭转,但是,当然需要采取措施来创造出适当的条件。顺便说一下,日本在江户时期(1603—1867),曾在50 年的周期内经历了大概两次人口增减变化,结果,日本的人口在之后的270 年间以低于0.5% 年均增长率实现了缓慢增长。在美国佩里准将访日时,日本的人口已多于美国。仔细研究历史上的事件,可以发现根据一定历史时期的现象而进行直接推测的想法是错误的。

“均衡”是指如“全球化”伴生出“区域化”,“技术化”伴生出“人性化”,“老龄化”伴生出“年龄不详化”等,两种现象相辅相成,保持均衡。在均衡意识良好的人类社会中,任何现象都不可能单方面存在。例如,我们既需要具有如智能手机般反应灵敏的思维方式,也需要有耐心、深思熟虑的决策思维方式,这就是“均衡”效应,两种方式都非常重要,但它们用脑的方式应该全然不同。

有句话是“胃越用越累,脑越用越聪明”,这样看来,只要不是天邪鬼1 那样的性格,任何人都希望自己的头脑变得比他人聪明,头脑聪明与否并不都是天生的,可以通过学习思考的规律,通过后天的努力来实现也并非完全不可行。但是,只是单纯地简单用脑并没有效果,还需要在用脑方法上下功夫,用脑方法包括多种,下面介绍三种方法。

1 日本传说中的妖怪,又称“河伯”“海若”,喜欢故意唱反调,在日本“天邪鬼性格”多用来指不坦诚面对自己内心的性格。

第一种方法是充分利用自身头脑清晰的黄金时间段。一天之中,人的头脑有清晰高效的时段,也有混乱低速的时段,据说大多数人在早上头脑转得最快。不过,从实际经验来看,用脑思考并非是大脑简单地转得快,而是能够将看起来杂乱无章的现象汇总,进行整合性思考。思考不是根据一个明确的既定程序来运行的,而是在瞬间将琐碎的各部分汇总在一个整体框架中。

第二种用脑方法是多思考。意思是指人能够思考一次,也能够思考10 次,能够思考10 次,就能够思考100 次。通常,思考100次的人很罕见,也可能不需要思考100 次。如果反复思考,则大脑的神经元同时被激发的概率会增高,也许在那一瞬间,意想不到的构想就会接二连三地产生。为了培养出直觉性的持续思考力,体验这样的瞬间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种用脑方法是尽量调动五感进行全方位思考。五感中,尤其要利用眼睛(视觉,观察)与手(触觉,行动)进行思考,用眼睛批判性地注视行动的对象,寻找改良点,然后再用手的角度来思考,反复这样的过程,直至自己满意。

三种方法共同点即“构建思维”的模式,而非“分析思维”的模式,这也正是“设计思维”的模式。也就是说,设计的过程是反复进行假设与对假设进行验证的过程,但是,假设不能根据分析来进行归纳与演绎,而是需要在某一点上进行尝试性构建,诞生“灵感”。1

1 “设计思维”与平时所说的“直觉”都类似于“灵感”,但在脑研究中二者完全不同,“设计思维”能够整体性地提供针对问题的具体思路和解答,并且思考者对于体系中每一部分、每一步骤都有明确的理由。“直觉”则指思考者在没有明确理由的情况下的某种确信思维。——编者注

有的灵感非常了不起,有的则不然。一般情况下,最初头脑中是不会闪现出了不起的灵感的,灵感都是在多次、反复思考的过程中突然出现的。因此,“假设”的思维就格外值得珍视。作为思考的过程,首先要产生假设,然后验证其合理性与有效性,最终舍弃平庸的、不满意的假设,重新提出新的假设,并继续进行验证。耐心反复进行上述过程提炼假设,通常会让思考者明白最初的假设是多么幼稚,从而能够提出其他人难以轻易想到的假设。

设计思维,不是归纳,也不是演绎,更不是学问,不属于大学中可获取博士学位的领域。但是,这种思维是需要长期训练的高度专业性技能,是需要利用理论学习之外的“亲身体验”所掌握的技能,需要对假设- 验证式推理进行反复验证。“整合性思考”没有具体的方法论,唯一的方法就是反复使用。

有人可能会马上产生疑问,认为反复假设与验证应该是“理科”的方法。其实,反复假设与验证并非只是理科领域的方法,在“文科”领域中也同样能够见到这样的思维模式,根据前一部作品中研究中国哲学的中岛隆博老师所述,所谓哲学的训练就是掌握假设与验证的方法。如果在文科领域,特别是被认为最难理解的哲学领域中都是如此,那么可以说几乎所有的学问研究都不仅仅是归纳或演绎推理,而是灵活运用了假设与验证。

另一方面,我们尝试研究“理科”这一表达方式。在大学,“理科”分为“理学”与“工学”两大领域。其中,“理学”包括物理、天文、数学、生物等“科学”或“自然科学”学科。日本明治时期(1868—1912),philosophy 曾经被解释为爱智学、理学、哲学等,西周1 采用了“哲学”这一表达方式,但这个词也可以表达为“理学”。理科中的“理学”与文科中的“哲学”以前并不是相关性那么少的学科。实际上,在古希腊,科学与哲学曾为一体,12 世纪以后才逐渐划分为神学、哲学、科学,近代以后,科学才有了长足的发展。

1 日本启蒙思想家、哲学家。——译者注

基本粒子物理学、天体物理学等科学,与实验科学相比,也可以认为它们有些接近哲学。超弦理论、“人择原理”的宇宙观以及多元宇宙等就是例子。人类最终也许进入了全新世界观的阶段,在这一意义上,我们的假设与验证能力,即“设计思维”将会有更大的尝试空间。

本次拜访的各位老师都坚持不懈地追求着“假设与验证”或“设计”的过程,让我们期待他们讲述不同学术领域中的思考方式吧。根据诸位老师所述的内容,读者或许能够获得自身思考的启发。若不同行业背景的读者都能够从本书中获得自我提高的相关启示,我将不胜荣幸。

本书的出版,与前一部作品相同,在创作中得到了田中顺子女士的极大帮助。另外,东京大学出版会的小暮明先生也参与了自由氛围下的访谈,并费心加以总结。我再次非常感谢两位的悉心帮助。

最后,对于本书的出版,衷心感谢接受长时间访谈的五位老师。

2013 年12 月

东京大学EMP 特聘教授

横山祯德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