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序言

神创造了整数,除此之外的数都是由人创造的。

—— 克罗内克

这是整数的世界。

我们数数。数鸽子,数星星,掰着指头数离放假还有多少天。小时候泡在热乎乎的澡池子里,被家长命令“好好地把肩膀都泡进去”,只好默默忍受着,然后数到十。

这是图形的世界。

我们画画。用圆规画圆,用三角尺画线,被不经意中画出的正六边形吓了一跳。拖着伞跑过操场,描绘出漫长的直线。回头是圆圆的夕阳。再见了三角形,明天见。

这是数学的世界。

整数是由神创造的,克罗内克如是说。毕达哥拉斯以及丢番图把整数和直角三角形连接在一起。费马则更加别出心裁,他的一句玩笑话困扰了数学家们三个多世纪。

史上最大的谜题谁都知道,但谁也解不开。为了解开它,必须运用所有的数学知识。这不是一道一般的谜题,不容小觑。

这是我们的世界。

我们走在寻访“真实的样子”的旅途上。失落之物重见天日,已逝之物重返世间。我们承载着生命和时间的重量,经历着如此的消逝和发现,死亡和重生。

思考成长的含义,追溯发现的意义。

询问孤独的含义,获悉言语的意义。

记忆中总有一条错综复杂的小路,朦朦胧胧。其中能清晰记起的,只有那闪烁的银河,温暖的手心,微颤的嗓音,以及栗色的发丝。所以,我决定从那里讲起。

从那个,周六的午后——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