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如泥淖

泥淖,读作ní nào,我用五笔字型没有打出这个词。其实我对“淖”字究竟如 何写也没有十足的把握,用拼音输入“nizhɑo”,没有找到,再试着输入“nizhuo”, 找到了,但在词后面加了括号,注明读音为ní nào。查了《现代汉语词典》确认, 原来几十年里我都是读错的。

我恶作剧式地在我的学生中做过调查,将“淖”读作zhǎo 和zhuó 的,比读 nào 的多。读对的,几乎都归功于高考前语文老师提供的一页纸,纸上列出的是易 读错的字。高考万岁!

其实,在阅读中,我多次见过“淖”字,每次见了该读什么没有把握,也就这 样带过了。直到用“秀才认字”的方法,用错误的读音,居然在输入时得逞了,也 给自己找到真相提供了一个机会。没有现代科技的支撑,这个故事不会发生。细细 想想,这是个美丽的错误,也有一个美丽的结局。

将目光转回到我们的大学。对不少同学而言,上了大学,真如走进了沼泽。甚 至就如同“泥淖”该读什么这样表面的问题,他们对大学是什么的问题也似是而非。 及至过了陆地和沼泽的过渡带,才发现其中谜团阵阵,但下一步踏出去的究竟是一 个可靠的落脚点,还是一个陷落点,不清楚;前方好像是有路,有人刚刚走过,但泥 质很松软,脚印也已模糊,前人用作垫脚的一团草,已经融入泥中。其实,即使有 路,那是别人的路,不是你的路。在沼泽的对面,你的方向与旁人并不相同,你自 己的身高、体重也与人相异,能承载他人的不见得能承载你,他人过不去的也许并 不是你的障碍,那些所谓的路又有何用?于是,看到的众生相是,有人小心翼翼地 试探前行,尽管困难重重;有人原地不动,也不敢迈步,甚至抽泣起来;有人捶胸顿 足,却发现脚下已经开始下陷。尽管是一起进入的,有的人显然是进来前做足了准 备,或者本身内功了得,早已跑得不见踪影;有人转头望着归路,却发现已经找不到 原来的起点;还有的人企图用走硬路的方式,走过这片泥淖。

在这里,本能已经起不了作用,错误的方式是否会带来美丽的结局,只能由老 天决定。直到这时,我们可能才会想到,如果有人提前告诉自己有关泥淖的性质、 路况、天气变化的规律,结局也许会不一样。

不要责备这滩泥淖。在泥淖的对面,高楼大厦、宽阔的马路已经建好或等着你 去建造。泥淖中并不仅仅是危机,还有清澈的水、漂亮的花、旺盛的草,随着阴晴圆缺,四季风光变化多姿。更重要的是,泥淖中富含大量的食物、原料和水资源, 只有从这片泥淖中走出,方能成长,为未来的幸福生活承载起该有的担当。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