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师的一天

阳光洒进卧室,漫到床上,透过眼皮亮入瞳孔,热醒。设计师的一天,就这么样开始了。

此时我们一般喜欢回想一下昨夜梦境,客户露出他的尖牙和爪子从公司门口一路杀将过来,因一直催稿无果,眼瞅着就要掐上脖子,姐很害怕,猛地抓起键盘把丫直接拍死在地。呼!快哉!为克服恐惧,还要在脑中多次重播方才安心出门上班。哎,跟着总监混,活得也不容易呀!

本人有迟到的坏毛病。你可能觉得一个连自己时间都控制不好的人,很难为社会作出什么贡献哦!但这是我避免自己过度完美的唯一方法啊!咳!

消灭打卡机上多出的几分钟是我研究无聊机械的动力来源以及研制个人指模的急切任务所在,目前尚无进展,有待日后探讨。

一般情况下,运行电脑一小时后正式进入工作状态,一动不动保持至刚毕业的新同事——就是虐待我的那位妹子(详情请看下一篇),前来悄悄搭话。

“姐,咱公司几号发工资呀?”
“10号。”
“农历还国历?”
“......”
“怎么了?咱不中国人嘛!”
“好吧,为了与国际接轨,国历。”

妹子认真点点头,翻台历去了。
话说我真心想揍她,不知道设计师最烦别人在工作时跑来打扰么?不知道设计师就是这样被你们搞到抓狂的么?
温馨提示:如果你在不爽设计师同事,知道怎么处理了吧。

下午向设计总监汇报工作进度与客户反馈。
“C总,对方说画面太空了。”
“那叫留白好不好!算了,你把文字增大,图片拉大。”
“还~加~大?太不斯文了吧。”
“一班老人,土豪,做个小学课本给他呗。”

是的,其实客户的高端大气上档次与设计师理解的,偶尔会不大一样,但我们要提倡周恩来总理的方针政策——求同存异!当我们看到市面上一些令人不禁嘘吁的设计垃圾时,请相信,那不是设计师的本意。我想,我要做出该有的努力,转身再走进总监办公室。

“C总,我们的原则呢。”
“滚...”

游走在大众审美与艺术追求的两条道上,探寻它们的交叉接口,等绿灯时间长了,设计哨兵纷纷累觉不爱啊!为什么设计非得与苦逼同列?本该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嘛。

半年前,我扑街了,我认为设计就不该是个人生的职业饭碗。然而半年后,谁知道是怎么开窍的呢,一切突然变得轻松,设计就是随意妄为,甚至每一次设计机会都像是天赐恩宠。之前看到一个教授说:苦尽甘来,如果甘还没来,那就是苦得还不够。指的就是我们平时要多吃黄连吧!

现在的我会在内部品牌LOGO上画两只大眼睛做成搞笑的QQ头像,会把公司严肃管理层们的照片拼成幽默的四格漫画,会在中秋节的前一天晚上下班后待家里制作专属朋友们的贺卡...... 传递祝福亦是设计师的重任呀! 看什么看,快动手做张个人专属贺卡呗!

在生活中尽情地发挥创想,人人都可以是设计师!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