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言

无论如何,那些汽车票,老式的车票,它们没有标明你要到哪里去,也没有标明你是从哪里来。阿奇也不记得在上面见到过任何日期,更不用说时间了。当然,现在情况大不相同了。但所有这些信息,阿奇不由纳闷,又是为了什么呢?

——查蒂·史密斯,《白牙》

我们称为过去的东西其实是由比特构成的。

——约翰·阿奇博尔德·惠勒

目录

  • 版权声明
  • 献词
  • 名言
  • 推荐序一
  • 推荐序二
  • 推荐序三
  • 更多推荐
  • 引子
  • 第 1 章 会说话的鼓(似是而非的编码)
  • 第 2 章 持久的文字(心智中并无词典)
  • 第 3 章 两本词典(我们文字的不确定性以及我们拼写的随意性)
  • 第 4 章 将思想的力量注入齿轮机械(喔,欣喜若狂的算术家啊!)
  • 第 5 章 地球的神经系统(就那么几根破电线,我们能指望它什么呢?)
  • 第 6 章 新电线,新逻辑(没有别的什么东西比它更严密地为未知所包裹)
  • 第 7 章 信息论(我想要的不过只是一颗寻常的大脑)
  • 第 8 章 信息转向(形成心智的基本要素)
  • 第 9 章 熵及其妖(你无法通过搅拌将果酱和布丁区分开来)
  • 第 10 章 生命的编码(关于生物体的完整描述都已写在了卵里)
  • 第 11 章 跃入模因池(它其实就是寄生在了我的大脑里)
  • 第 12 章 认识随机性(僭越之罪)
  • 第 13 章 信息是物理的(万物源自比特)
  • 第 14 章 洪流过后(一本宏大的巴别相册)
  • 第 15 章 每天都有新消息(或者诸如此类)
  • 尾声 (意义的回归)
  • 参考文献
  • 致谢
  • 图片版权
  • 译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