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设计微交互

“天下没有大作品。”

——维克多·帕帕奈克(Victor Papanek)

乐队指挥中止了演奏,观众席爆发出一阵阵的怒吼。纽约爱乐乐团已经演奏到了马勒《第九交响曲》最后那舒缓、沉寂的慢板。为欣赏这场音乐会,很多观众不惜重金,几百美元买一张票。一个多小时的乐曲接近尾声,观众全神贯注地聆听着这首曲子最安静、最庄严的时刻。

就在此时,出状况了。前排某位观众那儿传来iPhone手机的“马林巴琴”铃声,就是那种叮叮咚咚的高调木琴的声响,而且一遍又一遍,反复不停。这是手机闹铃响了。过了一会儿,没有停。又过了一会儿,还没有停。乐队指挥Alan Gilbert示意停止演奏,但闹铃仍然响个不停。现场开始有观众大骂那个拿手机的人。后来乐团年长的管理者称,这个人是“赞助商X”,而且还是一个长期赞助交响乐团的人。纽约爱乐的主场地,林肯表演艺术中心艾弗里·费雪厅,本来是要迎来一片平静和安宁的,结果却变得人声鼎沸,骂声四起。

2012年1月的《纽约时报》注1报道,赞助商X一天前刚换了手机,他们公司把他原来使用的黑莓换成了iPhone。演出开始前,他把手机调成了静音,但他不知道iPhone的闹铃在静音模式下也会响。因此在闹铃响起时,甚至在令人难以忍受地响了很长时间后,他都没意识到是自己的iPhone在响。而当他意识到是自己的手机并关掉闹铃时,已经太晚了,整个演出都被搞砸了。

注1:2012年1月12日《纽约时报》,Daniel J. Wakin:“Ringing Finally Ended, but There's No Button to Stop Shame”(闹铃不响了,脸也丢尽了)。

第二天,消息传开,引发了互联网上很多人的批评,有人也在拿这件事找乐。作曲家Daniel Dorff发推文说:“为防万一,我把手机铃声改成了马勒《第九》。”很多博客也就此事发表意见,其中有些人赞成要静音,就禁止一切响声。比如在2012年1月份的一篇文章“ Daring Fireball: On the Behavior of the iPhone Mute Switch”(关于iPhone静音开关的行为)中,技术专栏作家Andy Ihnatko写道:“我认为,与其让设备错误的决定招致难堪,还不如自己干傻事儿造成难堪更好些。”

还有一些人则认为,就算静音,闹铃该响还是要响(我认为这是对的)。正如苹果专家John Gruber指出的(http://t.cn/zQHeaA6):“如果静音开关禁止一切响声,那么每天都将有上千人睡过头,因为他们进入梦乡的时候,可能意识不到手机处于静音模式。”

苹果的iOS Human Interface Guidelines(http://t.cn/apfVq1)也说明了为什么静音要这样处理:

例如,用户在剧院中要把设备切换成静音模式,以免打扰其他观众。此时,用户仍然希望能在设备上使用应用,只是不想被意外或没有明确要求的声音(比如响铃或短信提示音)惊扰。

响铃/静音(或静音)开关不会禁止用户专门或明确要求产生的声音。

换句话说,手机静音不会禁止那些用户特别要求发出的声音,而只会禁止非用户主观意愿下发出的声音(比如短信提示音、来电铃声)。这就是规则。与很多规则一样,它并不为人所知,而且除了开关上橙色的标记之外,屏幕上也没有任何指示说明铃声关闭了。假如苹果原来规定了不同的规则,即静音就禁止设备发出所有声音,那么还得为此规定其他规则和反馈机制。闹铃不响了那手机振动吗?手机处于静音模式时,需要某种提醒装置吗,比如唤醒手机时在屏幕上显示一个图标,或者点亮一个硬件的小LED指示灯?设计手机静音的方式太多了。

手机静音就是微交互的一个例子。微交互,就是产品中涉及一种使用场景的交互,只体现为一种功能,只完成一件事(图1-1展示了一个例子)。微交互可以是启动应用,也可以启动设备,但更常见的则是伴随或内置于另一个更大的功能。微交互只需瞬间,可能没人注意,甚至没人知道,也可能妙趣横生,令人愉快。修改设置、同步数据或设备、设定闹钟、更换密码、打开家用电器、登录、设置状态消息、收藏或标注“喜欢”……都是微交互。我们随身携带的设备里,家里的各种电器内,手机或电脑的应用中,乃至我们每天工作生活的环境中,到处都可以发现微交互。

图1-1:常见的微交互:登录。社交网站Disqus的登录表单能根据你的电子邮件猜测你的名字(蒙Jakob Skjerning和“Little Big Details”惠允使用)

微交互就是产品中这种通过交互来实现功能的细节,而正如Charles Eames的名言注2所说,细节不仅仅是细节,而是设计。细节可以让用户更方便、更愉快地使用产品,尽管人们事后不会记得它们。有些微交互实际上或者事实上是看不见的,也不太可能成为你购买一款产品的理由。相反,它们通常都是一些零零碎碎的功能,或者正式一点说,属于支持性或所谓的“完整性”功能。比如说,人们不可能因为一款手机的静音功能而购买它,但这个功能却是必需的。而且,诸如此类的微交互带给用户的体验却千差万别,有的很好,有的很差。有些微交互设计得很难用,有些根本没人知道或者让人想不起来,最好的微交互都是吸引人而又聪明乖巧的。本书要讨论的就是最后一类,即怎么设计出最好的微交互。

注2:见100 Quotes by Charles Eames,Charles Eames(Eames Office, 2007)。

“赞助商X”是因微交互而声名远播的一个例子,但这样的例子并不多。正如“赞助商X”一样,尽管我们每天都生活在各种微交互中,但往往只有在它们给我们带来麻烦之后,我们才会注意它们。然而,无论多么不起眼,多么难发现,微交互却是至关重要的。想想看,你喜欢某个产品或讨厌某个产品,往往就是因为这些产品中的某些细节。好的微交互能让我们的生活更加便捷、更有乐趣。这就是本书要讨论的主题:怎么设计好微交互?

这一章会告诉大家怎么区分什么是功能,什么是微交互,顺便简单介绍一下微交互的渊源。然后开始讨论微交互的结构,也就是本书的结构。作为一个模型,它为我们讨论和分析微交互的各个方面,进而设计好自己的微交互提供了参照。最后,我们会谈一谈微交互的设计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