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客爱情 2.3 | 和技术宅约会是这样的

◆ 01

刚认识某人的时候,他正忙着参加一个叫做“挑战杯”的比赛,整天闷在实验室里。偶尔会突然给我发来这样的短信:“花花,刚刚翻书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算法的实现过程,和我自己想的一模一样。我真是太聪明了。”

而上课时候收到这样短信的我,只剩下一脸懵逼。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我腹内悱恻。

“你又在实验室?你都不用上课的吗?”

我只好假装很关心地问。

“没什么好上的,大部分课程我都会。”依旧是谜一样的自信。

“好吧。我在上计算机课,这些office的东西我们以前都学过了…”

“那些东西我小学就会了。”某人淡淡的回复道,那狂妄让人有点莫名不爽。

而之所以我们不用QQ或者微信等更为先进的聊天方式,是因为某人的诺基亚N72对这些新式聊天工具的支持不太友好。

“有换手机的钱,还不如换个新键盘呢。”他总是如是说。

◆ 02

我们在一起的前两个月里仍然是各过各的,只偶尔约在一起吃个晚饭或散个步。往往中午我在食堂里痛苦的排队,他却在短信里得意地向我炫耀:“同学给我带饭了~”——他嫌食堂太挤,不愿花费时间在排队上;又嫌出去吃太麻烦,所以永远都让他善良的舍友给他带。

“不能将有限的生命浪费在无意义的吃喝玩乐上面。”我猜这是他的座右铭。

那么这宝贵的生命应该安放于何处呢?自然是宅在电脑前了。

和某人的相识,重新定义了我对“宅”的认知。据说,在认识我之前,某人连买一盒笔芯都用亚马逊。我好奇地问:那下楼取快递的时间,不是和到学校文具店的时间差不多吗?

快递可以让同学代取啊,某人一本正经地说。

我竟无言以对。

◆ 03

十二月的时候,我的手机触屏坏了,他答应陪我去修手机。

“不过我们得先去实验室看看,我要去确认一下那边有没有什么问题。”

那是我第一次迈入他们的实验室,里面有几排装着些着奇奇怪怪电表和红红绿绿按钮的实验台。两个男生正在埋头往一块木板上做着布线之类的事情,周围零零散散堆着一些看起来除了大小之外就没什么区别的电路板一类的东西。

某人的专业是电子信息工程,一个我迄今为止也不十分能理解的专业,对它的认知仅停留在我能联想到的各种电身上,比如电焊、电烙、电工。——相比之下,写代码就要好理解的多。

他和同学简单交流了几句,便准备去修手机。

“手机怎么了?我也会修啊。”他同学听闻,便从旁问了一句。

“屏幕坏了,自己修不了。”他答。

“啊?你们还会修手机啊?”我惊讶地问他。

“如果是系统的问题的话,可以自己解决一些吧。屏幕就没办法了,只能去换屏了。”某人解释说。

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实用性专业和虚无性专业的本质区别。

◆ 04

自从造访了某人的实验室之后,他就开始邀请我去实验室约会。

“你来实验室上网呗,实验室网速比较快。”他是这样发出邀约的,“这样,我们就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了。”

起初,我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但我在宿舍2毛钱1个小时买来的几KB每秒的网速和实验室里免费流畅的上网体验之间考虑了一阵,很快做出了抉择。

毕竟,没有人会和免费WiF过不去。

我紧张地坐在某人身边,因为实验室里几乎没有女生,几乎没有的意思是——除了我以外都是男生。而自从文理分科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如此大面积存在的男生了。

“咦,我们实验室里怎么有个女生啊?”

“哦,那个谁谁谁的家属。”

每每此时,我只好挂着讪讪的微笑,继续厚着脸皮在实验室里待下去。

毕竟,免费WiFi是个好东西。

◆ 05

大多数时候我和某人都没有任何交流,他全心全意地对着他电脑上那个黑乎乎的界面,麻利地敲击出一段五颜六色的字符。这个世界上就有这么多神奇的东西,明明每个字母都很熟悉,可是组合在一起看起来就如此可怕。比如永远记不住的英文单词,比如怎么也不可能看懂的代码。他偶尔停下来的时候,也是在摆弄一堆互相连接又互相缠绕的电线,或是令电路板上的灯亮了灭灭了亮,看起来仿佛只是初中串并联电路的升级版。——至于高中物理,我只记得万恶的牛顿出现了很多次了。

有人说,认真工作中的男人是最帅的。

于是,我也曾认真观察了一阵某人写代码的样子——已经刷了八遍朋友圈,实在不知道还有何事可做了。

他喜欢整个人团坐在椅子上,由于“身量瘦小,体格风骚”,蜷在椅子上的时候特别像一只灵活的猴子。

只见他时而浓眉上翘,双手击键如飞,面若春晓之月,暗含喜色;时而眼睑下垂,手顶额头,如临大敌,色如霜打之叶;时而蹦出一句“好帅啊”;时而暴躁一句“我了个去……”。

最重要的是,我含情脉脉地注视许久,他竟然毫无察觉,依然在他的代码世界里自在翱翔。

“我擦!”他突然大喊一声,令正盯着他神思恍惚的我吓一大跳。我向他投去疑问的目光。

“怎么了?”他反而问我。

“没啊,你怎么了?”

“哦,没事,发现了个bug。你继续。”

“……莫名其妙。”

◆ 06

邻近考试的时候,实验室里的女生会渐渐多起来。

有一回我坐在一对情侣后面看书,他们好像在埋头做些什么。

当我突然抬起头的时候,看到男生正把着女生的手,用电烙铁焊着什么东西。那姿势颇像小时候外公把着我的手叫我写毛笔字。

女生看起来有些害怕,不敢大幅挪动手中的电烙铁,男生抓紧了些,直接使下了劲。

坐在后面的我一下子噗嗤地笑了出来,引来了旁边同学的皱眉。

“你笑什么呢?”坐在我旁边敲键盘的某人问我。

“我看着前面一对的背影,突然想到一句话: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拿电烙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某人的脸上写满了几个字:我不认识旁边这个疯子。

◆ 07

某人不喜欢出去玩,嫌人多;不喜欢逛街,嫌人多......除了泡实验室,我们的另一个主要的约会内容是逛图书馆。

不过,只逛图书馆负一层——计算机科学类。

他站在一堆计算机书面前,一本一本看过去:“这边看过了,这本看过了,这本看过了,这本……”就像《生活大爆炸》里谢尔顿和他的朋友们挑漫画书一样。

而我的用处是什么呢?

“亲,你记性好,帮我记一下,这本叫做XXXXXXX的书在这个位置。”

我记性好没错,但在我眼里,这里的书名长得都差不多,他们甚至连封面都一个系列,我怎么记得住啊……

当然,也有那么些时候,太阳会从西边出来,某人也会约我出去玩。

“花花,我们今天出去玩吧。”

“额……怎么想到要出去玩了?”

“今天学校不是要停电么?”

“……”

“我们出去找个有wifi的地方玩吧~"

“……”

——————————

持续关注:

微博:@花仲马

微信公众平台白米粥 (yiwanbaimizhou)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