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二

亨利克 · 尼博

[扭启闹钟。咔哒咔哒咔哒……]

每周有一两天,在我的日程表上标为“松散”,我要赶着写电子邮件,准备即将到来的约会,做其他案头工作。我首先要做的就是判断这一天是否需要高效运转。今天需要高效一点,所以我从“活动清单”表格中,选出8个番茄钟的活动,填入“今日待办”表格。

我常常想要一天完成12个番茄钟(说到底“只”相当于6小时),但现实表明,8个番茄钟更实际一点,因为番茄钟工作法只计算精力集中的时间。现实是无情的,教训是深刻的。我曾经以为备课需要2个番茄钟时间。结果呢,每次都是4个番茄钟,超过预期至少一倍。这也触动我寻求改进效率的方法,现在我可以缩短到3个番茄钟了。番茄钟工作法,帮我改进计划、减轻压力、提高产量,而且有更多时间照顾家庭、从事业余爱好。

[打开我的博客,看看之前自己关于番茄工作法的文章。哟,有人评论了!等等。先别看评论。我在番茄钟里,对吧?我应该把重点放在写这篇序上。稍后再回来处理评论。我标了一个内部中断。]

如果我妻子阿霞听到我的蛋形钟正在咔哒作响,她就知道尽量别打断我。她知道闹钟会在12~13分钟后响铃(平均而言),到时候我会休息一下,去给她一个拥抱,奖励自己完成了一个番茄钟,也感谢她的配合。

傻不傻?嗯……是啊……听凭一个蛋形钟来发号施令,感觉是有点傻。所以,我必须在每天做出决定,这一天到底要不要追求效率?番茄工作法真的管用,虽然感觉有点傻,但通常都有相当的回报。有时也正好借这一点傻傻的感觉来提醒自己,生活的重点不是要去完成工作清单。

如果确定某天不必追求高效率,我就把蛋形钟丢在抽屉里。我要轻轻松松、拖拖沓沓地过上一天,无组织,无纪律。反正我不想自欺欺人,而且……

[叮铃铃铃~番茄钟结束了……我只想写完这句话。]

……对于时间管理方法,我没有过分的期待。

[画个×,没法拥抱,阿霞今天没在家。这几分钟去弹弹贝司吧。我又回来了。现在接着写?还是去看那条博客评论?别,我正在状态上呢。继续写,博客可以等会儿。扭启闹钟。咔哒咔哒咔哒……]

番茄工作法与Scrum、XP等敏捷方法类似,但它更关注“微观”层面,相当于一个单人团队在执行25分钟的迭代。最大的区别在于,使用敏捷方法,生产率通常意味着在每个迭代完成了多少工作;而使用番茄工作法,生产率意味着每天完成了多少个番茄钟。要完成大量工作,重点不在完成工作上,而在于能否集中注意力!

谢谢你,史蒂夫,谢谢你推荐的番茄工作法!看到它成为过程控制工具家族的新秀,越来越受欢迎,我很高兴。

哦,对了,说说这本书。一个已经达到完美的自律和高效的人,可能用不上这本书;反过来说,一个完全不在乎规矩的人,则可能读不完这本书,番茄工作法的条条框框对他更是无效。不过在我看来,还是像你我这样介于以上两者之间的人最多。要是这样,祝贺你!读史蒂夫的书,不但能学习进步,而且作者在书中的自我爆料和漂亮插画,也足够让你的旅程充满乐趣!好好欣赏吧!

[返回前面稍微理顺文字……]

[叮铃铃铃~画个×,OK,不错,可以做为初稿发给史蒂夫了。]

亨利克 · 尼博(Henrik Kniberg),2009年

瑞典斯德哥尔摩Crisp公司敏捷与精益流程培训师

敏捷联盟董事会成员

《硝烟中的Scrum和XP》作者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