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素养

有天晚上,我和朋友 Ziad 在一家咖啡馆里“办公”,为我博客的 WordPress 模板做些设计改进。Ziad 总能说出些深奥的话,打断我的注意力却又让我思路大开,今晚也不例外。他说:“设计很神秘。懂设计的人却似乎无法诠释它。就像如果让他们教你如何去做设计,他们会说这要看天赋。”

Ziad 的话让我觉得很有趣,但直到一年后,我才理解这句话的深刻含义。我首先领悟到的是,只有非职业设计师才真正想学习设计,而设计的能力对我来说是件理所当然的事。这是项很棒的技能,尤其是在创作自己的应用程序或参加周末黑客马拉松(例如 Django Dash 或 RailsRumble)时。我可以凭空创造这种质量的感知,这种价值。但我不是后端程序员,我很清楚,如果没有背后开发人员创建的不可思议的机器语言,我的设计什么也不是。

其次,我意识到设计技能是一种新的读写能力。我之所以受烂书法的连累,就是因为写字是沟通的一部分。我可以写出东西的唯一原因是我受过教育。

这个理念听起来非常简单,但是从人类历史上看还是相当新颖的。今天大多数人都会读会写,但几百年前可并非如此。对于想学习文字书写的人,必须先知道如何阅读;对于想学习阅读的人,又不得不接触文字书写。为了使阅读者能接触到文字,那些有读写能力的人就需要创作些带字的东西,比如书籍。

但文明社会中的普通人,却直到近代才买得起书的。公元 1455 年,约翰内斯 · 古腾堡印制了第一本书,俗称“四十二行圣经”(参见第 3 章)。在随后的几百年中,书的价格快速下降。不过,在古腾堡圣经出现之前,所有的书都是手写的,所以,当时除了神职人员之外几乎没人知道如何读写也就毫不奇怪了。

当今世界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部分人都知道如何读写,而且也不必再担心自己的书法如何。对于生活在工业化世界的我们来说,桌面出版乃至互联网发布,都已是稀松平常了。

我们不仅可以发布文字,还可以对其进行设计。现在有数千种字体可供我们使用。点击几下鼠标就可以改变字体的颜色和尺寸。我们还可以在文字旁边配上照片和插图。 我们都是现代印刷工。我们可以制作传单、明信片,以及带动画效果的 PPT。我们可以创作博客、海报,甚至咖啡杯图案。

但只有极少人具备设计素养。诚然,设计品味问题也慢慢进入了我们的视野。人们抨击、反对丑陋的字体,如 Comic Sans(参见第 3 章)。没有设计素养,就像写字很烂一样,会辞不达意、沟通不畅。字体、颜色、版面编排以及留白,都会影响我们所要传达的信息,而且几乎所有人都有能力操控这些要素。这个世界需要设计素养。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