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 词

致埃尔斯·罗斯曼,就我所知,他是第一个采用时间盒和大块功能规划项目的项目经理。

感谢娜奥米、萨尔娜和马克,当我潜入地下室的“洞穴”写作时,你们一直在支持我。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