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灵社区按
TEAP是什么?TEAP是Turingbook Early Access Program的简称,即早期试读,它公布的是图灵在途新书未经编辑的内容。一本书的翻译周期约为3到6个月,如果在翻译过程中,译者就能与读者进行沟通和交流,对整本书的翻译品质是有帮助的。通过TEAP,读者可以提前阅读将来才能出版的内容,译者也能收获宝贵的反馈意见,改进翻译,提高质量。
本书为《Linux/Unix编程思想》,有问题可以在这里留言,也欢迎大家与我或者编辑联系 ,本篇内容选自书中第1章。

如果说Ken Thompson是Unix的创造者,那么Linus Torvalds就是Linux操作系统的发明人,当时他还是芬兰赫尔辛基大学的一名学生。1991年8月25日他发出了那篇现在广为人知的新闻组主题文章,这篇以“嗨,在这里的每一个人。……我正在编写一个(免费)的操作系统”开头的文章永远地定格了他在软件领域的历史地位。

我们至少可以这么说,Thompson 和Torvalds两人的相似之处是对事物的“好奇”之心。也许有人会争辩,Thompson编写“太空旅行”程序只是为了好玩而已;而Torvalds在对一种类Unix的操作系统Minix痴迷的同时,却发现编写流行的Unix命令解释器——bash并运行在他的“玩具”操作系统上实在是很有趣的一件事情。同时,这些在一开始只是“为了好玩”的举动,却最终给整个软件产业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开始,Linux也不是一款具备可移植性的操作系统。Torvalds也无意将它移植到除英特尔386之外的架构。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也只是背水一战,因为他的手头只有少量计算机硬件可供选择。因此,最初他并没有采取任何进一步的举措,而只是将自己手头拥有的资源发挥到极致。但是良好的设计原则和扎实的开发模式最终还是引领着他去把Linux变成一个可移植的系统。从那一刻开始,其他人接过了这个接力棒,很快便将Linux移植到了其他架构。

在Torvalds的Linux持续发展时,从他人编写的软件中借鉴想法已成为相当普遍的事情。事实上也就是因为这样,Richard M. Stallman才会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GNU公共授权协议(GPL)下正式确立了这种做法。GPL是一个应用于软件的法律协议,基本保证了软件的源代码可以免费提供给任何想要得到它的人。 Torvalds最终为Linux采用了 GPL计划,这使得每个人都能在无相关法律与版权纠纷的后顾之忧下去借用Linux 的源代码。由于Torvalds将Linux免费赠送,自然而然地,在它的发展过程中其他人也会免费提供他们的软件给Linux。

从成立初期开始,Linux已经表现出它确实是一个类似于Unix的操作系统。它的开发人员全盘接受了Unix的哲学原理,然后再从头开始编写了这个新的操作系统。问题是在Linux的世界里,几乎没有什么程序是重新编写的。一切应用都是建立在其他人写的代码和概念之上。因此很自然地,Linux成为了Unix系统演变中的下一步,或许更准确地说,它是Unix接下来的一个大飞跃。

类似于Unix,在Linux技术发展的早期,有许多开发者参与在其中,帮助它蓬勃发展。但鉴于Unix开发高峰期的开发者数量也只是成千上万,而今天Linux的开发者却早已达到了数以百万计。正是这种大规模的开发格局,保证了Unix的后代Linux将会成为一个在很长时间内都能够与之抗衡的系统。

Linux给Unix世界带来的一个全新绝妙思想就是,所谓的“开放源码”要比“专有”软件或是那些没有现成源代码的软件优越。多年以来,UNIX开发人员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但计算机行业的其他人却被一些专有软件公司的大量宣传所蒙蔽,使得他们误认为任何借用或是免费的软件在性能上都无法比拟那些你付过钱——有时甚至是耗费巨资的软件。在市场营销方面,Linux社区也更为老练精明,他们知道只要深刻地了解市场,就算是劣质软件也可以成功地销售出数百万份。当然,这并不是说Linux是伪劣产品。只是,有别于它的前身Unix社区,Linux社区认识到,即使是世界上最好的软件,也只有当人们对它产生了解并认识到它的真正价值,才会为人所用。

图书链接:http://www.ituring.com.cn/book/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