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Yurii原创,转载自:乱象,印迹(今天看了松峰老师写的《翻译的误区》一文,获益匪浅。想起以前曾读过一些余晟老师在博客上谈翻译的文章,也颇有独到之处。现转载于此,以飨各位。)

题记:“怎样翻译更地道”是我在翻译中的随想,没有固定的更新间隔,供有兴趣的读者参考。

我们学英语,都追求“地道”,也就是“洋味浓”,要做到这一点,就得突破“意思”的层面,把握英语在形式上的某些特点。譬如下面的句子:Please buy two tickets for me,I think to do this is my honor,虽然“意思正确”,但明显不够地道;Please buy me two tickets和I grant it my honor to do this,洋味就“浓”多了。

汉语也是如此,只是我们以汉语为母语,此时“意思”和“形式”常常是混为一体的。但是,在翻译中,往往由于形式奇特,就出现了“欧化中文”和“翻译体”。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在平时多用心注意汉语在表达上的特点。今天我们要讨论的补语(及其用法),就是其中之一。

一般认为,补语就是补充说明述语的结果、程度、趋向、可能、状态、数量等的成分。具体的解释非常多,这里略不赘述。作为译者,我们只要记得三点:

  1. 补语一般是放在它补充的对象之后的(类似英语中的从句),因此有时候需要把对象“切开”,把补语“塞”进去;
  2. 句子去掉补语也有可能结构完整(譬如“晚会开”),但在实际语境中,补语和它补充的对象需要组合在一起,表达才有“意义”(譬如“晚会开得很热闹”。“晚会开”这样的句子虽然结构完整,却没有人用);
  3. 在肯定时,补语多在对象后添加“”字结构,在否定时,多把对象切开,把“”字塞进去。

不妨来看下面这几个句子:

His handwriting is pretty good.

不要小看这个句子,handwriting之类的名词,往往是翻译中的难点,因为它是从动词“演变”而来,而汉语中缺乏对应的形式(“他的写字”就像日语了),译者往往会只能另找词汇,handwriting还好,可以翻译成“书法”、“字迹”,不过也不太方便:

他的书法很不错。

他的字迹很漂亮。

这样的句子,无论怎么修饰,还是去不掉“翻译腔”,原因就在于handwriting“对应”不到合适的名词。然而我们仔细想想就会发现,handwriting这样的“动词变形而来的名词”,往往不会在句子中单独出现,而必须与其它成分并用。这时候,如果用“动词+补语”的形式来翻译,就解决了“寻找对应名词”的困难:我们在handwriting对应的“写字”颠倒一下,后面加上“得”字结构:

他的字写得很漂亮

这就是补语的肯定形式,下面我们再看看否定形式。

I can no longer walk.

这个句子通常翻译为:

我实在不能走了。

类似的句子也很多,尤其是涉及到can not之类的情态动词结构,第一反应往往就是“不能”、“无法”,所以,无论下面是什么动作,什么成分,前面都要加一个“不能”、“无法”。其实,这种结构非常合适用补语来翻译,只是需要动一点脑筋,根据具体的动词来选择“不”后面的字。具体到这个句子,我们不妨在“走”和“不”之后添加一个“动”字,就可以翻译为:

我再也走不动了。

(本文内容使用创作共用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