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2年5月16日 作者: Skud

几年来,我曾见过一些人把织衣服比作编程。人们经常这么说:

哇,你看过一个针织图样吗?它看起来就像是源代码!那些编织的人肯定是十足的电脑发烧友!

此外,通常没织过衣服的人看到那一小段编织图谱时就彷佛看到天书一般。但是你的奶奶就可能读得懂它,并且能照着图织成一件套头外衣,一条围巾,或者一件精致的厕纸套(我的奶奶就可以织这些!)

如果你没看过这种针织图示,下面就有一个例子: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曾经有一篇刊载文章,标题是: 编织者和编程者:生来就有区别吗?这篇文章把针织图示比作编码,并且用一些贴近生活的语言举了一些例子。这是一篇很好的文章,但我并不认为它足够深入。因此我想再稍微即兴重复一下。

内容如下:打个比方,你有一个图示,上面写着:

行10: k2 p3 *(c6f p6) rpt 从 * 8 倍 c6f p3 k2
(或者就如上述文章所提到的 (c6f p6){9})

你阅读了这些指示,并且按照指示编织成一列以流苏为背景缀有大量缆捻的针织物。

这就是你在编程时所做的事吗?当然不是!编程恰恰相反: 你只是读一些低级的指示并按部就班地操作。更确切地说,你只是一名翻译者, 或者可能是一名编撰者。在开始工作之前你就可能缩短阅读图示的时间以此省去了许多麻烦。( 你也许会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呃。)如此一来你会被称为一台人类电脑。

但我们必须明白一点:即使阅读图示是一项复杂的技术活,并且也包含了编码,但是那也称不上编程。

尽管如此,我还是坚信编织就像编程。由于这种智能编织是由新一代热衷电脑的匠人所做,我认为通常印刷的针织物图示和源代码的类比并不贴切。

为了解释这个问题, 我必须绕个弯子,所以敬请包涵。以下的内容时基于几年前我和我的朋友Rose White的对话,aka @yarnivore,她研究黑客文化 并且曾在CCC(德国的一个黑客会议)上就游击式针织发表过演讲。在优酷上看Rose游击式针织的演讲 现在我将在下面几段复述Rose所说的话,因此所有的功劳都归她,如有任何错误都由本人自负。

在她的报告中,Rose 谈论了从古至今作为知识产权的针织图示。当中世纪针织发明之初,它只是为独家针织协会成员所知的秘密技能。他们从不向外人分享这项技能。然而,正如Rose所言,针织这项活可替代性很强,因此很快一些不是协会成员的人也学会了并且开始编织。一位出色的编织者曾说过:

“诚然,只要有毛线,针还有双手,以及略微低于平均水平的智商,你就可以成为一位优秀的编织者。 当然,对于像你我这样拥有高智商的人而言,毫无疑问我们更有优势。”— Elizabeth Zimmerman

正因如此,从16,17世纪起,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为他们自己以及家人或者纺织业编织。在此期间,人们发明出大量的传统针织款式以及图示,但是最关键的是,很多款式你无需写下就可以教授给他人。

以短袜为例。最简单的短袜就是织一个足够长的管状针织物,然后在末端收个尾。当然,如果你想个法子让它在脚踝处有个弯度,那么它穿起来会更舒适。有大量的技巧可以使你达到这一目的。在开口处用助状物支持可以使袜子形态更美。如果你想要一只较长的,好看的短袜,你可以在小腿肚周围多缝几针,然后在膝盖以下收尾。如果你找到一种方法结合上指尖而不是缝上一条粗笨的线,你就可以避免很多不适以及水泡。当然你可能想随着当下的流行趋势装饰你的袜子:可以在顶部绕上一圈亮眼的彩带,或者在侧面加上缆捻,或者整体使用重复的纹理。

这些都只是锦上添花。短袜归根到底只是管状物。重要的是,织一双短袜并不需要一个图示。几百年来,任何人只需要略低于基本水平的智商,一个能时不时参考的编织样品,或许还有来自于其它编织者的一些指示。手套,套头外衣以及其它编织的衣物大体相似。就如网络一样,概括而言,它们都是一系列管子。

快速前进到纺织业大生产的工业革命时代,大部分工人阶级把大部分时间投入到工厂和矿场中。相对而言,买一双袜子比自己织更便宜。在这个阶段,针织成了一项有点奢侈的活动,你逐渐发现有越来越多为女性编写的维多利亚时期编织的书籍。这些书主要涉及一些精巧的物品,如蕾丝的装饰桌巾和丝绸钱包。从此人们不再编织基于传统图案,只要低于平均智商就能织出的实用物品。相反,编织越来越复杂。精巧的物品变成了一种时尚。你可以在有品味的淑女阅读的高雅杂志上看到这些物品的款式。

但是,在20世纪,一些糟糕的事发生了。如你所见,一些生产纱线的公司发现如果他们开始出版款式图示,那么他们就能卖出更多的纱线。但是他们不想让人们只用纱线。他们的想法是,如果你买了佩顿斯的款式,那么你就要买佩顿斯的纱线来编织。为了使消费者只认准佩顿斯品牌,他们会把款式设计的非常复杂,以至于你不知道如何用另一家公司的纱线来替代它。

这简直就是荒谬至极,但令人瞠目结舌的是他们居然侥幸成功了。至今为止,人们已经失去了很多传统的手艺,因此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因此不编织的人也明白了这有多么罪恶。让我们先暂停这个话题来谈谈如何编织。如果你已经会编织,懂得规格尺寸并且知道纱线的替代品,那么你可以直接阅读下个图之后的内容。 从根本上说针织就是重复单一的针脚(针织针脚),纱线来回打环从而形成有弹性的编织物。为了形成一片织物,你必须缝上一定数目的针脚,然后前后或者绕着圈编织。每个针脚在一边看起来都像一个“v”型,在另一边看起来像块状或者波浪形。如果你想看得更清楚,那么看看你的袜子。你的袜子可能在外面有些“v”型,在里面是块状的,在顶部肋骨处则是交错的v型和块状。流苏状的针脚就是向后缝合,v型和块状交错的针脚。

你所织成的针脚是紧是松取决于你的纱线的厚度和使用的针。大号的针缝出的针脚松,小号的针缝配上同样的线缝出来的针脚紧些。松紧度的标准——在每个距离单元有多少小v型称为标准尺寸或者有时称为松紧度。例如,用4.5mm的针所织的精仿粒重纱线通常的规格是每2.5厘米5针。相比之下,用更细的针和更精细的纱线织的话同等距离会有更多针脚。

只要你知道你所做的任务的规格以及所需的尺度,那么要用另外的纱线来替代现有的纱线就十分简单。然而,20世纪的纱线公司并不希望你知道这些内幕,因此他们不辞辛苦以确信你还在他们专有系统的控制下。 因此诸如我在文章开始所列举的针织图样就是这个系统所创造的。这些纱线公司写下这些图示,而纺织者就读取这些符号并执行这些指示。在这个过程中,纺织者并没有输入,他们对使用哪种纱线也没有选择权。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如果成为一个执行指令的机器对于你而言并没有什么吸引力,那么你应该会为有另一种选择而感到振奋。有越来越多的现代编织者,特别网上的编织者回归传统的技术,设计他们自己的图样,并把现有改进现有的图样。这一潮流伟大的领导者之一就是上述的Elizabeth Zimmermann。EZ正如她为人们所知的那样,她帮助传统的针织品在美国流行起来,或者说重新流行起来。在此过程中,她教导编织者破除20世纪商业针织图样的禁锢,开始独立思考。

EZ最流行的图样之一是一件她称之为伊丽莎白百分比系统或者EPS的针织毛衣。这个毛衣样式简单到任何人都能看得懂。我经常把它作为向不会针织的人解释针织技术的一个例子。方法如下:

 织一个标准尺寸的样本,然后测量每一英寸你用了多少针。现在量一量你身体最宽部位或者你现有最喜欢的毛衣。把针脚个数和英尺数相乘。这就是你的检索号。 一直织到腋窝处。(量量您的身体或者最喜欢的毛衣看看从底部到边缘有多少距离。)

 对于每条袖子,以20%的针脚起针,然后慢慢扩大针脚(每组增加2个针脚,增加6组就差不多了)知道针脚扩大到K针脚的33%。然后一直织下去,知道您的袖口足够长。

 接下来,把袖子和身体部分的编织接上,然后开始织上衣抵肩(例如胸部上截和后背)。接着以任意一种方法缩小针脚,这些针脚长度都可以计算得出——直到你缩减到40%K。这就是套头的开口处。到此为止,你就可以收针了。

当然,你也可以锦上添花:在边缘、袖口、衣领织上罗纹图案;在衣服的局部或整体织上图案;在上衣抵肩处添加颜色设计;在前面留下一个空隙,然后前后来回织,织成一件开襟羊毛衫。你有无数种选择,但最基础的设计是同出一辙的。

现在,人们可能会说EZ的EPS图案是受版权保护的。但是在纺织业界中有许多关于版权的无稽之谈。因此我们现在应该明白:想法是不能受版权保护的, 但是想法的书面表达(就如EZ在她的书中和时事通讯中的文字)是受版权保护的。EZ的EPS毛衣的理念很简单, 它是基于传统的方法,很容易就能使熟练的工匠甘拜下风。事实上,如她自己所言,任何智商偏下的人都能完成。它并没有任何技巧,只是简单的工艺。

但是,把这种简单的设计精细化就是针织真正和编程 相似之所在。当我在加工细化毛衫编织时,我并不是在执行别人所写的指示。我是在写我自己的代码,亲自从头开始设计并实践我自己的项目。

我开始考虑我自己的要求:我想要什么样的衣服:套头衫,羊毛衫还是长款外套?我想要融入什么样的元素:口袋、兜帽、收腰设计、披肩领、袖子中带有小孔,使你在穿的时候能把它当做露指手套?我想要用什么样的材料和工具?我可以抓住机会尝试新的技术、提高我的技能吗?

我可以织一个样品或者很小的东西如帽子,以此为原型进行设计。在编织过程中我可以使用我想要用的针脚和纱线。从中,我可以计算出我需要的尺寸,然后使用工具来计算出我需要的码数。我无需依靠纱线公司来告诉我应该买多少产品。现代很多纱线销售商通常会将他们纱线的码数列在商标上,但有的销售商并没有列出。Ravelry 拥有我需要的所有信息。

为了实现我的设计,我 吸收了许多设计图案 —是的,编织指示比OO编程要长得多——我在传统的书中,如EZ或Barbara Walker的书中,以及在TechKnitting的博客中所学的:短行的针脚能更加塑型,弯曲的罗纹图案能使袖口和领子更加舒展,手臂底下的嫁接能使连接更无缝,纽扣洞的造型设计无穷无尽,有适用于任何情况的收针技术。 一些针织技巧甚至遵循灵敏的 原则,如EZ连指手套的“拇指窍门”或者她的“事后添加的口袋”,这些都是随着需要随时添加的,并没有参照Big Design Up Front。

当提到这一类的编织,熟练的编织者能够采取组合式的方法,混合搭配一些现有的图案和融入私人技巧来完成一个产品。此外,熟练的编织者可以一看到图例,就能想出如何用一种不同的纱布、码数、规格编织,而不是一看到图例就直冒冷汗。熟练的编织者懂得节点拓扑学、3D空间推理以及材料学……不仅如此,他们还懂得如何把知识投入实际使用中。这就是“程序猿”和工匠的区别。

因此当我们说到“编织如编程”时,让我们跳过阅读、执行代码想一想,我们应该想到编织者的技术能扩展多少!


结语:由于我想到不少网络编织者会读到这篇文章,因此我想把我现有的技术公开,看看别人有没有更好的想法。

我用上述的方法之一织一条三角形的围巾,刚开始我的针脚是3st,每两行增加针脚。围巾有内在的包边编织,我在每行末尾都是按yf,sl3来编织,然后下一行按l k3编织。接着就和正常织法一样。

在围巾直线的一边织成一个漂亮的边缘,结实却有弹性。但是在对角线的一边,(例如有延长的一边)包边编织只有和编织主体为数相当的行数,但是却织得非常紧实。我担心这样我会限制我针织的能力,一如我喜欢针织一样。

我现有最好的主意是:每次我在织没有弹性的对角线包边编织时,我会额外加入一行。我会再前一行末尾以yf sl3编织,然后改成k3,以原先的针往回织,然后再织上三针。以此继续下去。我发现这能使原先包内编织的2行增加到3行,这和 sqrt(2)非常相似:都是边长1的比率。你们这样做过吗?

原文链接:http://infotrope.net/2012/05/16/knitting-as-program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