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末连续两天都在关注中国软件技术大会,聆听了各路牛人的演讲,作为圈外人,此行可以说是收获颇丰。两天一共听了十多场演讲,到后面都记不清自己到底听到的是什么东西,总体来说印象最深的就三个关键词:云计算,大数据,用户体验。

许多演讲嘉宾,包括第一场的VMware大中华区总裁宋家瑜,都把演讲的重点放在了云计算方面。这个词这两年来跟“陈近南”“武藤兰”一样,已经达到“为人不识云计算,看尽IT也枉然”的地步了。宋总谈到了云计算产生的背景和原因,无非是下面几点:

第一,用户心态,希望获得更多灵活功能;

第二,充分使用处理器功能,因为现有个人电脑的计算能力使用率不到10%;

第三,移动计算越来越发达,很可能会成为以后的主流;

第四,数据量的海量增长。

而云计算的商业模式,就是建立许多分布式的计算中心,统一管理计算资源。用户不再需要购买PC硬件和软件,直接通过网络租用计算资源与服务资源即可。

这样的说法比较正式,在我看来,所谓的云计算就是从小商店向大卖场转换的一个过程。去过超市的人都知道,超市规模越大,其价格一般越低。这是因为它们的采购成本通过规模化的进货降低了。云计算相比之前的各种体系,其最大优势就在于高负荷下的低成本和性价比。

其他许多专家的演讲都肯定了云计算未来的潜力,宋总甚至推断:微软的拳头产品windows系统可能会退出历史舞台,因为未来的个人电脑也许会被云计算终端所取代。微软的谢恩伟,IBM的王小虎(这名字略霸气)都对云计算在未来的前途表示了乐观。其实不用他们再次强调,这两年几大公司在市场上的动作,以及各路媒体一直都在强调一个观点:移动化虚拟化是潮流,云计算更是潮流中的战斗流!

在听各路专家演讲时,一直有一个疑问:就像大型超市需要有高质量的物流配套一样,云计算既然把计算中心与客户端分离,那肯定需要不断地通过数据交换来交付服务,这样的话对网络本身的压力岂不是很大?中国的网速现状大家都懂的,它难道不会成为未来云计算发展的一个瓶颈?演讲嘉宾们貌似没有一个人涉及到这个问题,或许他们觉得对未来中国网络速度的发展很有信心?宋总在演讲中间还冒出过一句很有意思的话:“在中国,资金预算不成问题,特别是国家项目。”看来中国政府有钱,已是人人皆知的秘密了。但有钱是一回事,能不能转化为好的网络又是另一回事,要是雄心勃勃的各大厂商因为网速问题被国家给坑了,那就有意思了。

大数据是与云计算相伴而生的一个概念。这一点versant公司技术总监谈的比较多,按照他的说法,随着数据量的海量化泡沫化,未来关系数据库将逐渐走下舞台,而新的各种多结构型的数据库会成为主流。versant还提出了“面向对象的数据库”这个概念,包括分布式的并行,树状地址,模块驱动而非数据驱动。初步听了一下阐述,感觉这个概念以后可能会有前途吧。

至于用户体验,感觉更偏向于市场营销,而不属于纯技术的范畴了。用户要什么,我们给什么;用户要怎么给,我们就怎么给。正如甲骨文的何小朝所讲:“其实在云计算领域,并没有重大的技术革命出现。所谓云计算,只不过是一个工程问题,它需要规划设计,而不存在太多的技术研究。”

最后说一件有趣的事,中科软总裁左春在软件技术大会上的发言非常个性。他从软件的进化引申至自然科学中的进化论,然后大谈达尔文与赫胥黎之间的进化论之争。说完“基因突变”、“自然选择”,讲完严复翻译《天演论》的历史后,左总又开始告诉我们翻译的标准“信达雅”究竟是什么意思。刹那间,我表示还以为自己到了一个自然科学论坛而不是IT技术论坛。当然,由于当时已到吃饭时间,我没听完就赶紧去吃饭了,真是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