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的魅力之一,是那里有着一批眼光独到、资源甚广的大佬级人物。他们最喜欢跟有想法的年轻人交谈,然后给他们投入资金、介绍顶尖人才,甚至能找来专业的帮手为他们近乎免费地处理公司运营的琐碎事务。因此,如果你想在硅谷创业,首先应该去拜访下面这几个人,一旦取得了他们的支持,你的事业便已成功了一半。

唐•瓦伦丁

1976年,正在筹划创办公司的乔布斯几经纠缠,终于说服当时美国的一家大型广告代理商吉斯•麦肯纳同意为苹果电脑在《花花公子》上做广告。但麦肯纳知道乔布斯自己没什么钱,于是建议他去拜访唐•瓦伦丁——红杉资本的老板。

唐•瓦伦丁参观了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克的车库之后,认定乔布斯是一个“非我族类的异人”。他为这两个年轻人确立的经营原则是:专注于市场并“胸怀大志”。唐•瓦伦丁又指点乔布斯去找到30岁的营销专家迈克•马库拉,组成了苹果公司的创业团队。

1978年1月,苹果公司筹资517 500美元,其中有15万美元来自唐•瓦伦丁的红杉资本。1979年夏,因为税务和向投资人分红等原因,瓦伦丁悄悄地将他的股份出售,这被证明是个巨大的错误。如果保持到1980年,这部分投资的市场价值就将达到数千万美元;如果能保持到2012年,这部分投资的价值更是将会达到数百亿美元。

唐•瓦伦丁采取的是“一个更为依靠直觉的投资选择流程,它的基础是巨大的市场需求,以及能够产生巨大短期商业价值的解决方案”。他的投资原则简单地说就是:市场第一,技术第二。

在成功投资苹果公司之后,唐•瓦伦丁的红杉资本投资了数百家企业,而且成功率非常高,其中著名的包括1987年投资思科公司和1997年投资雅虎公司。

在硅谷,很多像瓦伦丁这样的人会把创业者介绍给“一位好律师、一位好银行家、一家好人力资源公司和一家好会计师事务所”等。这些专业人士把公司运营的工作变得简单易行,使那些对此毫无经验的创业者专心与技术创新,而不必对这些至关重要而又令人厌烦的琐碎之事操心。

迈克•马库拉

在先后担任了仙童半导体公司的销售员以及百事可乐的营销总监之后,30岁的迈克•马库拉经人介绍,结识了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克,为初创中的苹果公司投入91000美元,并同意为公司25万美元的贷款提供担保。

除了提供资金和信用担保之外,对于乔布斯,马库拉还成为了父亲般的人物,他把营销中的微妙之处全部传授给了乔布斯。他强调,一个人开办一家公司,应该去做自己相信的事,建立一个基业长青的机构,而不只是为了致富。马库拉教给乔布斯三个原则:(1)感同身受:贴近客户,去体会他们的感受; (2)专注集中:摈弃不重要的机会,深入研究少数重要的产品或细节;(3) “追究原因 ”:也就是说,人们形成对产品的看法是根据相关信息和产品的外观,所以对产品的推介与产品的质量同样重要(两者都重要,而不仅是质量重要)。对乔布斯来说,这意味着公司及其产品的形象塑造和营销是至关重要的,因此他花了很多时间在细节上,如包装盒子的厚度、使用的塑料材料的触感等。

1980年12月12日,苹果公司股票上市。当天股价就飙升了32%, 使40名员工瞬间成为百万富翁(是当时历史上股票上市造就百万富翁数量之最)。这一天马库拉投入的91000美元价值达到2.03亿美元。

如果当初没有遇到马库拉,苹果公司的营销理念很可能并非今天这个样子,当然,乔布斯也可能不会被解雇。

在硅谷,像马库拉一样的人物还包括谷歌的埃里特•施密特,Facebook的谢丽尔•桑德伯格等,他们给这些电脑迷创办的公司带来了流畅的管理和运营,使这些年轻人创始人的创意产生了最大化的商业价值。

约翰•多尔

约翰•多尔以对工作的狂热和拥有近乎超人的精力而闻名。他骨瘦如柴,经常穿着宽松长裤和一件皱巴巴的蓝色上衣,前额头发披散。SUN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斯科特•麦克尼利曾经这样形容他:“约翰•多尔就像装有永备牌电池的兔子,吃了兴奋剂,而且把电线连到了胡佛水坝发电厂。他比一般人更加激情四射,但是他也是我认识的最有人情味的人。每个人都需要有一个像约翰一样的朋友。”

约翰•多尔开的是一辆面包车,也会乘坐私人喷气式飞机旅行。有时人们会见到他匆忙赶来出席某个会议,一面暂停与周围人的谈话,一面在一部手机上通话,同时在另一部手机上发邮件。多尔说,他评估一个公司的最重要标准就是公司团队的素质。“我总是首先看团队的简历。对我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团队、团队、团队。”多尔认为起关键作用的不是一个人的力量,而是作为整个团队的力量,是他们的经验、个性和他们之间的契合决定了公司的成败。最理想的就是找到一个以前曾在一起工作过的伟大的团队,这样的团队不可多得。

多尔也秉承汤姆•珀金斯的理念,在风险投资中发挥积极作用,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公司创建者”,而不只是一个银行家。他将自己的作用归纳为组建一个创业者和科学家的新团队,或者是投资诸如Intuit、亚马逊和Shiva这样的快速发展的好公司。他把自己的角色看作是一个“招聘者”,企业家以股票为酬劳让他帮他们组建团队。各方都在为使股票增值而疯狂工作。例如,吉姆•克拉克创办网景公司时拥有足够的钱来建立自己的团队。但是他在团队建设方面需要指导,因此他与多尔一起,在第一轮融资完成20天之后,共同组建了这样一个团队:5位副总裁和一位首席执行官。在两年之内,他们的单季度营业收入就高达一亿美元,在各大软件公司中排名第18位,并成为历史上发展最快的公司。

最后,约翰•多尔在进行一项新投资时,最看重以下四点。

1.追求使命而不是追求利益的领导者,他们出类拔萃并充满激情。

2.规模大而且增长迅速、需求旺盛的市场。

3.融资量合理。

4.执行团队有紧迫感,因为时间是技术专家最重要的资源。

约翰•多尔很喜欢结交斯坦福大学的前教师和校友,他们后来把自己的很多学生介绍给了多尔。多尔对其中很多学生给予了支持和辅导,包括谷歌的拉里•佩奇(Larry Page)、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和埃里克•施密特 ,亚马逊的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 ,以及SUN公司的四位创办者——安迪∙贝托谢姆、斯科特•麦克尼利、比尔•乔伊和维诺德•科斯拉 。

截至2013年,凯鹏华盈投资的数百家企业已创造了数十万的就业机会,其产值接近千亿美元。

彼得•泰尔

彼得•泰尔(Peter Thiel)出生于德国,是保守的学生杂志《斯坦福评论》的创办人,也是一个成功的风险投资人。

在2004年2月,哈佛学生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推出了社交网络服务Facebook,并很快在大学之间传开。数周后,扎克伯格和朋友把Facebook迁往硅谷。他从彼得•泰尔那里顺利获得了资金,从而使公司得以起步。很快,Facebook便开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成长,到2008年8月已经有1亿个注册用户,即将在2010年之前成为流量仅次于谷歌的第二大网站。

马克•扎克伯格时至今日仍将泰尔视为一位非常有价值的顾问:“他一直要求我们专注于用户增长,认为扩张是公司最重要的事情,这是对Facebook起到决定性作用的一点。”

如何挑选具有前景的创业者?泰尔说他会对每一个寻求投资的创业者提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为什么会有第20名员工加入你的公司?”

泰尔认为:“很容易解释为什么有人想当CEO或作为早期员工加入创业公司,因为他们想运营一个公司或者想通过加入早期创业公司来致富。也很容易知道为什么第1000名员工愿意加入,因为很明显公司正在通往壮大的路上,加入进来可以获得稳定的收入。但第20名员工则会有很多不同的含义。因为在公司第19个员工加入的时候你公司的大部分股权已经分配完了,但公司还没有成功,所以你的公司不是一个为了稳定收入值得加入的地方。”

“只有这样回答的公司我才会投,那就是‘第20名员工会加入进来是因为这个公司在做完全新的、与众不同的事情’。”

大卫•切瑞顿

大卫•切瑞顿最为知名之处是他是当今世界上最为富有的全职教师。他生于加拿大,1981年受聘于斯坦福大学的计算机系,此后一直在此任教。

1998年的一个傍晚,两个斯坦福大学的博士研究生来到大卫•切瑞顿的家里,谈到他们要创办公司的想法。大卫•切瑞顿站在自家的门廊里,给他们开了一张10万美元的支票。这两个博士生一个叫做拉里•佩奇,一个叫做谢尔盖•布林,他们创办的公司名叫谷歌。

切瑞顿认为时间是最重要的。他投资给谷歌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希望使忙于备考的大学新生们得以不受其他搜索引擎上泛滥的垃圾信息困扰。他非常喜欢的另一家公司叫做Arista Networks,其生产的数据交换机能缩短服务器之间的延迟时间,使信息传输时间降至500纳秒之内,这一速度比思科和Juniper公司最好的产品几乎快上一倍。这使华尔街交易员下单时可以比竞争对手快上好几纳秒,使医生可以实时测定病人的基因序列。

大卫•切瑞顿一向生活简朴、行事低调,在斯坦福大学校园里,没有几个学生能叫上他的名字。他唯一奢侈的爱好就是支持年轻的学生们“创办公司”,他表示:“我不觉得钱这个东西很有趣,它只是用来让新事物成功的必要条件。”

在《福布斯》杂志2013年3月发布的富豪榜中,大卫•切瑞顿的身价为17亿美元,跻身加拿大最富有的20人之列,但他从未变现过谷歌的股票,仍然开着那辆老式的本田车,每天工作10~12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