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一种态度认为,应该对程序员在软件开发中的行为进行约束(DirectingAttitude)。持这种态度的人认为大部分的程序员水平都不高(谣传说有50%的人低于平均水平),所以应该对他们所做的事情进行管教约束。要防止他们做一些可能会给他们正在开发的系统带来危害的事情。通常,这种态度体现在一些系统设计和工具中时,你会发现它们会试图阻止程序员去做某些事情,限制程序员的一些做法,以此避免他们陷入过于复杂的境况。

另一种态度认为程序员都是可以信赖的专业人员,应该给他们做自己任何想做的事情的自由。秉持这种态度的软件设计以好用易用为目标,但前提假设是程序员必须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所以,遵循这种态度的软件设计里并不会特意阻止程序员错误的使用它们。而你可以不正确的使用它们,但因为这种态度认为你是知道如何正确的使用它,所以,如果你没有按正确的方式使用,后果自负。

软件开发中的很多争论的挑起都是因为观点方要么持约束态度,要么持纵容态度。这种态度上的差异影响到了对编程语言、设计方案、开发工具、开发过程等很多方面的选择。

下面是这两种对立态度的一些例子:

  • 前不久有一场讨论,是由Joel Spolsky的一篇关于异常(Exceptions)的博客引起的。Joel Spolsky不喜欢异常,因为它很容易引起误用,导致代码混乱不堪(约束态度)。而Bill Caputo指出,异常,如果用的好,可以让你的编程更简单方便(纵容态度)。
  • 一些关于静态/动态类型的争论也体现了这两种态度的差异。喜欢静态类型的人会说静态类型能防止你犯某些错误(约束态度)。而动态类型支持者提出静态类型限制了很多有用的语言功能(纵容态度)。

  • 敏捷开发实践指导是面向人的(纵容态度),而计划驱动的开发方法是在确保即使一个很烂的开发团队也能完成工作(约束态度)。

这些态度未必是持久不变的。在某些情况下人们通常会持约束态度,而另外一些情况会持纵容态度。但我想是有一个底层的因素在起作用,通常是个人性格决定的,是个人性格在这些关于应该如何开发软件的讨论表象下发挥着作用。(我是完全属于纵容类的,也许你没看出来。)

也许你会认为对一个程序员的行为的任何限制都反映了一种约束态度,可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比如说对内存的管理。也许你会认为这是一种约束的表现:不能相信程序员有能力正确的对内存进行管理,所以,剥夺他们分配内存的权利。但我却把内存上的这种管理视为一种纵容策略——它拿走了我一些不想为之操心的权利,反而我可以专注于那些我很关心的事情。Steve通过将“问题”和“困难”进行比较,很好的支持了我的这种观点。

本文选自:外刊评论网

Martin Fowler大师于2000年加入ThoughtWorks。图灵最新出品的《软件开发与创新:ThoughtWorks文集(续集)》图书中,Martin Fowler是作者之一,图书可以说是他和他同事们在追求软件卓越的道路上继续前行中的又一次总结,阅读后将会获益匪浅。同时,相对《软件开发沉思录:ThoughtWorks文集》散文式的组织方式,《软件开发与创新:ThoughtWorks文集(续集)》则通过更加清晰的结构,更加全面地覆盖了软件开发技术和创新几个关键的方面。与此同时,仍然保持了每个章节单独成篇的特点,便于读者选择有兴趣、有需要的章节阅读。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试读地址:http://www.ituring.com.cn/book/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