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之为美,斯恶也。”

上面那一句是典型的中国式哲学,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今天的题目——“正正得负”。每读一本书,特别是系统严谨的书,往往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不是经过论证后的逻辑结论,而是一个在书中反复出现的事实,这样子的事实就是构架起整本书的灵魂。

《乌合之众》在第三卷,也就是最后一卷,引入了一些实际的群体组织,这里他特指非同质性群体,在这类群体中进行两两对比,基本无法找到非常明显的共性,他们的行为不受个体智力、品德的影响。

举例来说,一群教授对于一个问题的决策结果,与一群农民对于这个问题的决策结果并无二致,所以所谓的精英团队,往往不能带来更好的结果,此为“正正得负”。群体在这种决策过程中更多的表现是情绪化以及多变,并且这种多变的情绪经常会被极大的夸大。勒庞对于群体行为的研究,让我们能够从另一个角度看待人类历史上的战争、革命。

纳粹、农民起义等群体行为都能通过勒庞的行为体系进行分析。我相信我的读者中肯定会有一部分历史爱好者,传统的历史学会将农民起义中爆发的暴行归咎于农民的低文化素质,但群体行为学中,我找到了另外一种解释,那就是思维的传染性。

同样是农民,解放战争中的农民与封建时期起义的农民没有很大的不同,大多数农民的思维观念都遵循一代代传承的传统,前者最后被冠以“爱国”,后者却被扣上“残暴”的帽子,从单体来讲,难道能说前者的农民道德高尚,后者惨无人道吗?非也。往往一篇毫无论证关系的演讲就能改变这些群体的最终行为,而群体又是极其容易被“风向标”勾起想像力的,群体领袖的声望决定了言论传播的速度,一旦被群体接受,那么它就像细菌一样在群体中传染开了。

研究群体行为的意义在于,直到现今,群体行为仍然是大多数人的感知盲区,我们对于群体的理解和几百上千年前的人一样,不知为何随波逐流(伪爱国活动),不知为何一时糊涂(贪小便宜),我们依旧在跟风,依旧轻易的被改变思想观念,与其自欺欺人的说是“变通”,还不如说是愚昧。

对于现代人来说,如果能够了解这些背后的机理,我们定会更平和的看待“风潮”,也会更容易看清越来越盛行的“炒作”。

在此,与君分享这片言只语,愿能有所感悟,谢谢。

//书的封面

IT百问2014,去外面的世界找自己

微信公共号IT百问

关注方式:

1、打开微信搜索微信号ID:itbaiwen

2、或者扫描下方的二维码

回复    h    查看全部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