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4----

为了方便大家查看文章,新做了一个全文目录。

使用方法:

回复:h    就能查看所有文章

----1024----

到了年末,各种事情接踵而来,看完书之后,也必须趁热打铁写读后感了。记得小时候特别讨厌写读后感,特别是硬性指定读某本书或某篇文章,然后就其出题,估计大多数朋友慢慢失去了读书的乐趣也正是归咎于此。

小时候挺喜欢历史的,还记得那时候第一次渴望得到一套书,《中华上下五千年》。书的开头是以大家熟知的女娲补天开始,然后就是捏泥人之类的,现在想想和西方的上帝创世界有什么区别呢。现在书里的故事渐渐淡忘,自己对于中国历史的好奇心也慢慢淡了。现在这本书留给我的画面是,一个温暖的傍晚,母亲踩着单车,车篮中有一个白色的塑料袋,我满心欢喜的坐上车,回到家就认真的将书整整齐齐的摆在枕边。

好了,小小的回忆先告一段落,回到我刚读完的这本《仍天堂快乐创意方程式》上来,任天堂是一家很有意思的游戏公司,它在岩田(现任社长,2002~现在)任社长前,一直保持着世袭制,它是典型的家族式经营,山内家族将任天堂从一家花札公司变成举世瞩目的游戏帝国,靠的是几乎“专制”的管理模式。

有朋友学完管理的课程,张口闭口就是“分权”、“人治”等现代管理理论,一切经营不善的企业都被他们归为管理者独裁,但就是这样一家“独裁”的公司创造了游戏界的奇迹。1亿,这是很多游戏公司的梦想,迄今只有任天堂做到了,红白机的最后销量为1亿,还不包括那些仿制红白机的产品。

山内作为家族式管理的最后一位社长,在他在任期间,FC(红白机)和Game Boy热销全球,为任天堂的中兴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好的独裁管理的前提是站在山顶的人要有远见卓识,山内从祖父那边接过企业时的要求是不允许企业有其它山内家族的人参与经营,这是独裁,这也是山内的铁腕,从后面他投资玩具产业、出租车行业来看,他的决策更多是顺着潮流的,在电子游戏上的决策更说的上是超前的,所以管理学对于“独裁”的偏见真应该纠正一下了。

----这是观点风云突变的分割线----

整本书的大部分记叙是在09年前,这里面有山内时期的FC和GB热销,也有岩田NDS和Wii的颠覆,任天堂在这之前信奉的是“不追求新技术,旧技术也能诞生好游戏”(这是我个人的总结,岩田说的比我好)。09年之前的事情,作者依靠着这样的逻辑确实能自圆其说,而且按照“事后诸葛亮”的逻辑来看,任天堂就是这样子才成功的,但幸而我是个爱思考不爱“鸡汤”的先进少年,山内在文中介绍是不爱玩游戏的,他看到的是有了这么些成本低廉的制造技术,就能做出便宜的电子游戏机,这个和他祖父靠制造舶来的塑料扑克牌发家是一样的套路,那就是找对时间了。旧技术是假,“摩尔定律”给了制造商更少的成本预算才是真的,再加上所谓的“创意体验优先”的台面话,任天堂注定会在09年之前大获全胜,索尼的PS在这之前充其量就是陪衬的,微软也只是来搅局的。

那么09年后由怎么样了呢?书中很潦草的“预言”了下,我也是“潦草”的看了下,除了最后几页,前面作为任天堂企业史着实精彩,但你要习惯忽略里面所谓的任天堂经营逻辑,概括来讲,任天堂的逻辑就是:独裁+顺势。

为了脑补09年之后的游戏历史,我找来去年看过的《世界游戏革命》的视频,这是一部由日本NHK电视台录制的纪录片,里面没有讲任天堂,原因我觉得是,09年以后,任天堂已经无力引领世界游戏的潮流了,首先是书中提及的iPhone的掌上游戏体验对于NDS的冲击,更关键的原因在于西方游戏产业界的规模化、引擎化的开发模式,所谓引擎就是各种各样的SDK,再加上可视化编辑环境,不要说任天堂了,日本游戏界也已经感受到压力了,甚至推出了“Cool Japan”的产业振兴计划,试图抵抗来自“世界的恶意”。

山内说,任天堂需要由由“软件体质”的人来主导,如果有一天,“软件体质”的人不再引领任天堂的发展,那么任天堂也可以关门大吉了。

上面是山内的原话,“软件体质”是什么,就是更加注重软件的创新,而非一直与其它厂商进行硬件革新的比拼,APPLE最近的策略其实也是这样,三星等安卓阵营不断拉高硬件差距,但苹果仍然是业界标杆,“软件体质”是这本书中最有价值研究的一个概念,它延伸出来的是真正的产品经,而非那些“鸡汤文”、“成功学”能比的。

//书的封面

===只做最真实的自己===

微信公共号IT百问

关注方式:

1、打开微信搜索微信号ID:itbaiwen

2、或者扫描下方的二维码

回复m查看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