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2日,中国科技馆“科学讲坛”活动迎来了《信息简史》一书的译者高博,推荐序作者刘钢,两位来自信息领域的专家。他们为现场的观众带来了一场关于“信息”历史的精彩演讲。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今天活动的主题是“信息”,《信息简史》自然是本次活动的主角。在会议开始前的休息间,高博和刘钢两位老师正在抓紧在《信息简史》上签字留名。参加本次讲座与嘉宾互动问答的读者都得到了一本签名版的《信息简史》。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we are but informational gene's vehicle”我们不过是信息的载体——高博

好好读一下这本书,绝对有收获。——刘钢

本次演讲的主题是“信息”,而信息是如何表述,如何测量的呢?在《信息简史》一书中提到,时年32岁的克劳德•香农在《贝尔系统技术期刊》上发表了一篇名为《通信的数学理论》的论文,在论文中他引入了一个新词:比特(bit),用于测量信息的单位。这篇论文传达的内容也很难用三言两语说清。但它是个支点,整个地球都将因此而被撬动。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上午10点整,中国科技馆二层多功能厅,《信息简史》交流会准时开始。现场活动主持人李盼向到场的观众介绍了本次活动的演讲嘉宾及到场嘉宾。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第一个演讲人是《信息简史》推荐序的作者刘钢老师,他为大家演讲的题目是《超历史时代的观念变革》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刘钢老师在演讲中提到,信息是一股洪流,一切皆信息(It from bits.)。自从18世纪欧洲发明了活字印刷术以来,信息传播的范围和速度可以说一日千里。为工业革命奠定了基础。到了一次世界大战,电报和电话的应用,使得信息传播在传播速度和距离上又更上一层楼。到了20世纪中叶,开始了所谓的计算机革命,为信息的处理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因之而来的互联网则把全球的信息联系起来。世界变成了平的。由于这些科学技术手段的应用也成就了信息爆炸,带来了本书所谓的洪灾。如果说,远古人类遭遇洪水,作为集体,是为了保存种群,但到了21世纪的超历史时代,作为个体,如果想在信息的洪灾中生存下来,就必须考虑自己的生存之道。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从人类进化的角度看,人的生存状态要好于以往,这可以从人的寿命延长和生活质量的提高体现出来。所有这些都要归功于各种和平的与可持续的技术。平常我们并不在意那些普通的技术,如钻木取火到车轮,耕地的犁到蒸汽机和卫星。可是要根据技术把人类进化史划成史前时期和历史时期,它们便排上了用场。从史前跨入历史时期的标志,就是人类发明和开发出了信息与计算技术。它就像一面镜子,过去和现在的区别使我们一目了然。

学界一般认为,历史时期始于公元前8000年左右,那时的特征是人类社会有了信息和通信技术,其特征是可以记录和储存信息,但是生产生活主要靠有形的原材料,采集和存储的信息也不是那么多。进入21世纪,人类迎来了所谓的信息时代,又被称为超历史时代。超历史时代与历史时期的一个最大区别在于它需要处理信息。那么,信息的重要性便凸现出来,成为人类生产生活的主要原材料。这都得益于信息和通信技术的迅猛发展。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第二个演讲人是《信息简史》的译者高博老师,他为大家演讲的题目是《信息视角的人类文明史》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高博在演讲中提到,以香农的《A Mathematical Theory of Communication》(《通信的数学理论》)为分界点,人类在前面几千年是一部对信息的认识史和斗争史。现在人们一说到信息,仿佛就是计算机、通讯工具、网络。但多少人能想到,其实我们每天都在使用的语言,就是信息史上最早最重要的材料之一。

现代语言绝大多数都有书面版本,可是从口语发展到固定形式的文字在人类社会中产生的深远影响,早已习以为常的当代人,甚至会完全意识不到。然而,这个过程却是人类在不自觉的前提下,完成的第一次信息意义上的种族进化。从此以后,人类的只是、艺术和文化传播不再依靠口口相传这样范围有限、变化多端、稍纵即逝的途径,而是有了标准的模版。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高博在演讲中也想大家讲述了《信息简史》一书的提到的技术英雄们。可编程计算机先驱、超越时代的查尔斯·巴贝奇,第一位程序员、诗人拜伦之女爱达·拜伦,计算机科学之父、天妒英才的阿兰·图灵,以及全书的主人公,信息论之父、多才多艺的克劳德·香农。

英国数学家查尔斯·巴贝奇。格雷克用了一整章篇幅来叙述他在19世纪尝试设计一部计算机器的英勇却不幸最终失败的努力。当时,在两个半世纪前由纳皮尔提出的对数,已经得到广泛应用,用来方便乘法运算。但手工计算的对数表错误百出,因而巴贝奇决定设计一种自动计算机器。他甚至预见了一种可编程的机器,不是由手动摇杆而是由蒸汽驱动。巴贝奇的年轻合作者和第一位女程序员则由于性别原因没有资格进入大学就读,她就是诗人拜伦的女儿,爱达·洛夫莱斯。她深刻地认识到,自动计算机应当不只局限于计算出大量数,它应当能够执行任意序列的逻辑运算。爱达为巴贝奇的机器设计了软件,但巴贝奇设计的硬件却因当时的工艺限制而无法变成现实,最终资金耗尽,不了了之。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在演讲的最后,高博提到了现如今信息如洪流般淹没了我们,使我们深陷信息焦虑、信息过载、信息疲劳的困扰。

在《信息简史》一书的第15章“每天都有信息”中有这样一段描述“曾几何时,人们求书若渴,翻来覆去阅读少数几本真爱的图书,总是期望求得或借得更多的书,甚至会早早在图书馆门口等着开馆,但似乎在转瞬之间,他突然发现自己身处过量的境地:书太多,读不过来。”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现场观众都在非常认真的听着演讲,刘钢、高博两位老师的演讲把观众们带进了信息的洪流之中,带给来观众们对于信息的全新认识。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交流会的最后是提问互动环节,许多来观众都向两位老师提出了自己对于信息方面的问题,两位演讲嘉宾一一为大家做了解答。其中几位小朋友也向两位演讲嘉宾提出了自己对于信息的问题。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获赠《信息简史》一书的小读者,找到高博老师索要签名。

通过刘钢、高博两位老师的演讲,大家对于信息的历史都有了新的了解。而信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信息产业是现代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信息技术也渗透进了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信息概念的引入,还极大地改变了其他如心理学、生物学、数学、物理学等学科的面貌。有部分科学家甚至指出,构成世界的基础不是物质,不是能量,而是信息,是0与1的二元选择。正如物理学家约翰•惠勒所说,“万物源自比特”(It from b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