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灵访谈之三十(4):专访开源社区达人Freeman

2012年7月14日,图灵社区对来参加“我们的开源项目”的几位朋友进行了一系列访谈。他们中有十年前就涉足国内开源领域的开拓者,有作为Apache Member的技术精英,有在国内开源社区玩的不亦乐乎的极客,也有因为毕业设计而和开源结缘的毕业生。他们有着不同的梦想,不同的问题,却都有着相同的特点:对未来充满希望。从他们的身上,我们可以体会到这些朋友的苦楚和快乐。也通过这些截然不同的声音,让我们尝试着阅读中国开源社区的现状。

Freeman Fang Apache CXF committer/PMC member, Apache Servicemix committer/PMC member, Apache Karaf committer/PMC member, Apache Camel committer Apache Felix committer, OPS4J Pax Web committer, Progress/FuseSource Principal Software Engineer.

联系他: @Freeman小屋 (weibo.com)

图灵社区:你的自由软件职业生涯是如何开始的?

我的经历和姜宁比较类似,04年加入一家爱尔兰公司到现在,一直在做开源项目,直到现在成为Apache的PMC member。刚才程开源说我是Apache Member,这个不太准确。我是PMC member,也就是项目管理委员会成员。PMC Member就是如果你对一个项目做得足够多,贡献足够大,遵循Apache的方式就可以进入项目委员会,我们在选举的时候具有一票否决权,减一意味着100%的否决。而Apache Member和特定的项目或技术没有关系,它需要你有强烈的意愿来宣传Apache,可能是类似于布道者,我的解释还是不太全面。但是正如程开源所说,Apache Member全世界也只有三百人左右,他们可以和技术无关,我就见过很多非技术背景的Apache Member。

图灵社区:到目前为止对软件行业最大的成就是什么?你希望未来可以做些什么?

我最有成就感的事莫过于参加了国际的开源项目,并和世界一流的工程师一起工作。我尽了自己的努力向世界上其他地区的工程师展示了中国工程师其实也是可以胜任这样的工作的。因为曾经有另外一位member在评价我的时候说:I'm surprised that you Chinese guys can catch up with other engineers. 因为咱们的水平大家也都清楚,一般的水平是跟不上国际上一些大牛工程师的。即便是现在,凭心而论我也没有说可以赶上国际一流的工程师。

图灵社区:你觉得这种差距是技术层面的吗?

首先肯定存在技术层面上的差距,但是这种差距有其文化方面的原因。如果要细说起来就太多了,环境、教育、个人追求这些都是。比如说一个外国工程师做技术可以很有成就感,但是在中国就经常自嘲为码农。我们的价值观并不认同你成为一个技术牛人,这样的人可以对某一个项目或者某一项技术起到推动作用。我能看到的是,在国外一个业界一流项目的创始人(团队中)有没有技术牛人坐阵实在是太重要了,这些人的想象力是无与伦比的。我们受到的教育让我们习惯于系统地来学习一样东西。比如说你要来面试,把算法导论和习题做三遍,这样写出来的算法都会让面试官很满意,别人布置的工作你都能完成的很好。但是我们很难以创造性思考的方式产生伟大的思想,一是大多数人没有时间可以闲下来,二是就算闲下来需要考虑的也都是一些琐事。

外国工程师很多都很喜欢做这些(偏技术类)事情,而且他们的工作年限都很长。我认识一些在大学没毕业就开始创业的美国人,比如xFire的创始人,他并不是学计算机的,因为他觉得“计算机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好学的了”。他在上大学之前就创建了一个开源项目。还有很多类似于geek的人,他们很享受自己的工作,所以在做事情的时候也很投入,也很有荣誉感,因为社会也承认他的价值。和这样的人比起来,至少在我看来,我可能永远没有办法可以赶上他们。听起来有些让人沮丧,但是我认为这是事实。做开源项目的时间越长就越会有这样的感觉。我的心路历程就是从特别自信,到特别不自信,再到渐渐找回一点自信。看到别人能做的事情,再看看自己能做的事情,我就意识到中间的鸿沟不是轻易可以填平的。除了个人努力,还有社会的价值观。

图灵社区:你认为中国开源环境(开源社区的发展)怎么样?

没有参加国内活动之前,我还真不知道国内有这么多人在做开源项目,这已经出乎我的意料了。但是如果要客观评价的话,我觉得依然不是太乐观。因为广大开源者除了极少数受雇于开源公司的以外,他们的生活基本保障都很困难。虽然有些人是在用业余时间做这些事,但是也有人是全职在开源项目上。

很多人可以花5000块钱买一个手机,但是宁愿越狱也不愿意花6块钱买一个软件,我想这是咱们的一种传统,是有文化背景在里边的。国内闭源商业软件大家还愿意用盗版,于是,更不用说愿意为开源付费了,都能看见源代码,为什么还要付费呢?所以说开源者只是凭借自己兴趣和爱好的话,也有可能会出好的软件,但是可能性不是很大。

从全球范围来讲,比较好的有生命力的开源软件的背后都有商业公司支持,有些甚至不只一家。很多商业公司也意识到开源的巨大生命力,原来的闭源软件也都贡献出来了。现在的趋势是,不靠软件本身来收费,而是靠服务来收费,(企业)靠的是手上的专家来提供专业解决方案。我也希望国内可以朝这个方向发展。

图灵社区:对于开源软件有兴趣的人建议。

多参加社区讨论,多作贡献,你可以和国外一流的工程师直接打交道。只要你问的问题有质量,下功夫去看。我经常说:“问问题是要有智慧的。”大家通常问问题有两个常见的误区,一个是经常会从商业的角度来说,“我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一个系统”,问的很大,这种问题是不会有人来回答的。还有一种就是问入门级的问题,这说明你根本没有下功夫学习过。我经常会在微博上发一些#提问的智慧#之类的东西,里面有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包括是不是可以先google一下。技术牛人都是很认真地在回答问题,他们对软件的热爱,知识的深度和广度,以及他们心无旁骛的状态都是值得我学习的。国内环境容易让人产生浮躁情绪,因为生活压力大,很多人考虑的首要问题不是工作对自己来说是不是一种学习和积累,而是哪家公司可以给我更高的薪水。


更多精彩,加入图灵访谈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