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ald M. Weinberg是软件领域最负盛名的专家之一,国际著名的演讲家和顾问,美国计算机名人堂代表人物,也是Weinberg & Weinberg顾问公司的负责人。他撰写过30多本广受欢迎的著作,在西方乃至全球都拥有庞大的读者群,其中包括《你的灯亮着吗?》《咨询的奥秘》《成为技术领导者》《系统化思维导论》《程序开发心理学》等。此外,作为活动创始人,他每年都在科罗拉多州举办咨询师夏令营。

图灵社区:您在早年写了很多技术方面的书,但是您现在的书大部分都关于“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

温伯格:在计算机的早期,我们都背负了太多的技术问题,以至于我们没时间来思考其他事情。我在上世纪50年代进入这个领域的时候,美国大概只有不到一百个人可以写出一个像样的程序。我个人当时有一个难得的机会,可以接触一台电脑(IBM 704 #1),这台计算机上的计算问题能占到整个世界的百分之十。今天,一个普通人裤兜里装的电话就带有一千倍于此的计算能力。

在那样的环境下,我们急迫地希望能有更多会编程的人,他们编出的任何东西,无论设计上是多么糟糕,都会受到很高的评价。如今,美国至少有100万人每天都在写程序。(中国的情况我不知道,但是我肯定数量更多。)

在当时,我们所有的问题似乎都是编程问题,都是代码中的技术问题。所以,我写作的题材也是关于这些的。随着时间流逝,我们的程序员更多了,项目也更多更大,虽然技术问题仍然存在,但是我们可以找到大把的人解决这些问题。但是,对于更大更复杂的项目,我们发现人为失误出现地越来越频繁,问题也越来越严重。与此同时,我们中的技术专家对于解决这样的人的问题却显得既无训练,又无头绪。因为我一直以来都致力于寻找我们无法解决的问题的解决办法,所以我逐渐改变了我的主要关注点,当然,我也一直写技术的问题。

图灵社区:我们真的能够完全地接受“放弃你最棒的主意”或者“如果你需要钱,就别接受工作”这样的建议吗?有时候虽然读者很欣赏这些观点,但是仍然觉得执行起来很困难。如何能理解吸收你书中的建议?

温伯格:如果问题很好解决,我们就直接解决好了。当我们解决完可以处理的问题之后,剩下的都是更难的问题了,所以我们在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候会倍感艰难。但是,如果这些问题是重要的问题,那么就值得我们花时间学习解决方法。

我的读者可以依赖的一点是,我在书中描述的每个建议都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其他人用来解决他们问题的办法。如果你在执行任何一个建议的时候有困难,你可以通过想“有人真的成功用这个办法解决了问题”来帮助你执行下去。

有时候,你有困难的原因是因为你觉得你必须独立解决自己的所有问题,不能求助于他人。在美国,我知道我们的学校都遵循着这条规则——从别人那里得到帮助会被视为“作弊”。这样也许在学校无可厚非,但是在真实世界,最成功的人恰恰是那些知道如何与别人合作的人。所以下次如果你在执行一条你觉得很重要的建议时遇到困难,就尝试找找其他的人与你合作。

有些我的读者告诉我他们用“虚拟Jerry(温伯格的昵称)”的办法来获得帮助。当他们遇到困难,他们就会问自己“Jerry要是遇到这个问题会怎么做?”有几位甚至在他们的办公室里挂一张我的画像,所以他们就可以和这位“虚拟Jerry”讨论问题了。

我知道这听起来有点傻,但是他们都说这招管用。我相信他们,因为我也用这一招,比如我有我一些老师的虚拟形象——Virginia Satir(心理治疗师、家庭治疗的先驱)、Kenneth Boulding(经济学家)、Ross Ashby(控制论创造者)、Anatol Rapoport(博弈论专家)、Bernie Dimsdale(渐进式开发),先列举几位。(其实我这招“虚拟技术”是从Bernie Dimsdale那里学来的,他用的是他的老师,伟大的约翰·冯诺依曼。

图灵社区:什么时候应该求助于咨询公司?

温伯格:答案当然是不同情况,不同处理。

但是具体是什么情况呢?也许更简单的办法是问问什么才是需要求助于咨询公司的时候。如果你刨除掉这些错误的时刻,你成功的几率就会大大提高。所以这里我有几点建议:

  1. 当你只是想找人成为你的替罪羊的时候,不要找咨询师。你需要真的想要解决你所描述的问题,而不是只想要告诉你的老板,“如果这位昂贵的咨询师也无法解决这个问题,你也不能怪我们解决不了问题。”
  2. 如果咨询师的成功会让你看起来像个失败者,那么不要找咨询师。比如,如果你的老板认为如果任何人需要帮助的话,他就是个傻瓜,那么不要找咨询师了,你需要的是一个新老板。
  3. 不要找最便宜的咨询师,也不要找最贵的咨询师。要找一个有人个人向你推荐过的咨询师,这个推荐者自己要雇佣过这位咨询师。你需要确定,如果你得到的建议成功的话,那么所得的价值可以负担支付给这位咨询师的钱。
  4. 如果你还没有准备好会有人告诉你“你一直以来想要解决的都是错误的问题”,那么你也不要找咨询师。大概有一半时间在我做咨询师的时候,我最重要的建议就是告诉他们关于他们问题的另一个定义。

对于这个问题来说这些答案已经够了,虽然还有很多其他不要雇咨询师的理由。可能你需要雇一个咨询师来告诉你是否需要雇一个咨询师。

图灵社区:市场上有很多咨询公司,他们各有所长。一家公司如何找到一位适合他们的咨询公司呢?

温伯格:这是一个很好的关于问题定义的例子。

你的问题不是该如何选择合适的咨询公司。你的问题可能是如何找到一位合适的咨询师。咨询公司一般都想让你相信他们派给你的任何咨询师都和他们公司的其他咨询师一样胜任。这绝对是错的。从来就没有这样的事,除非这家公司只有一个员工。

我的公司只有两位咨询师,我和Dani,她是我的妻子和合伙人。我们并不等价,也不相同,对于某些咨询工作来说,我是最适合的人。对于其他工作,她最适合,比我好很多。所以你要是选择我们公司你就错了。你应该选择我们中的一个或者其他哪位咨询师。

如何选择一位咨询师不是那么好回答的事儿,但是你可以通过看我的两本书来了解如何做出这样的选择。

图灵社区:有时候对于咨询师的不满只有在咨询的过程中才能发现,如何避免这样的问题?

温伯格:从开始就要记住,而且要不断提醒自己,你可以在任何你不满意的时间“解雇”一位咨询师。如果你把这点牢记于心,你就会在当初选择的时候更加小心,因为你无法把失败归罪到别人身上了。“如果这位咨询师不够好,那么你为什么要选择他/她呢?”

在我的工作中,我总是给我的顾客一个退款保证。如果他们觉得我的工作不够让人满意,他们只需要求,我就会退还他们一部分甚至全部钱款。正因如此,我总是和我的顾客沟通他们对我的满意度。如果他们不满意,我们要么马上解决这个问题,要么马上终止合作关系。

这样,我的顾客永远都不会惊奇地发现他们对于咨询师的工作一点都不满意。从根本上,我们使用的原则是把问题杀死在摇篮里。至少我的顾客永远都不会说,“我们不满意他的工作,但是我们已经把所有咨询用的钱都花掉了,没钱再去雇其他人了。”

图灵社区:心理学是咨询技巧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吗?有多重要?

温伯格:如果要说一个具体的数字的话,我会说心理学的重要性大概占咨询工作的90%。如果没人理解,或者没人照着做的话,那么给出的建议就毫无意义。这就是为什么心理学是咨询工作中重要因素的原因。

图灵社区:有时候在一个国家中可行的解决方案在另一个国家并不适用。文化是成功的咨询中的重要因素吗?

温伯格:这样的事情总在发生。这就是为什么我的搭档Dani是一位专业的人类学家。在她尚未从一般类咨询上退休转作动物行为咨询的时候,我们有一半的任务都是去解决其他咨询师曾失败过的案子,而他们之所以失败就是因为没有把文化差异当回事儿。

图灵社区:如何发现表面现象后的真实问题?

温伯格:同样,这个问题没有简短的答案,但是有一本小书是Don Gause和我一起写的:《你的灯亮着吗?发现问题的真正所在》

在这里我先给你个大概的答案,要了解问题定义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多数时候,人们不断在解决问题上败下阵来的原因就是他们的问题定义是错的。所以,在一头扎进“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之前,先花时间质疑和整理你正在使用的问题定义。

也许你会对此感到奇怪,但是在大多数我的咨询任务中,我的客户其实早就知道问题是什么,甚至知道该如何解决。但是他们不知道他们有这样的知识,或者他们不愿意承认问题的真正所在。所以如果你仔细聆听,你通常都会从他们那里得到你想知道的事。

图灵社区:拯救一家奄奄一息的公司确实很不错,但是有时候无论你做什么这家公司都必死无疑了。你是如何评估自己的工作的?你怎么知道什么时候是你的功劳呢?

温伯格:首先,有时候让一家公司死掉——甚至帮助他们这么做——就是正确的做法。在这种情况下,让它活下来对一个咨询师来说是失败的。

在其他情况下,这家公司是可以拯救的,但是有些关键人物有时候就是不愿意做一些必要的事儿来拯救它。比如,在一个任务中,我的客户公司正在走向衰亡,因为他们总是无法交付出一个优秀的产品。问题的源头都可以追溯到一位创始人那里,他是个行为恶劣的酒鬼,他的行为已经把很多优秀的技术人员赶走了。我们向他证明了他是个充满破坏性的角色,但是他拒绝离开公司。(他是公司一半的持有者,但是并不接受我们提出的买断公司的提议。)这家公司最终倒闭了。很多前员工最后成立了一家新公司,这家初创公司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当然没有那个酒鬼)。

图灵社区:一位杰出的咨询师不仅知道他自己领域内的知识,还要了解关于政治、经济、心理学、社会学、文化等等。你是怎么样做到的?

温伯格:这个问题暗示我是一位杰出的咨询师,而且既然如此我就该知道我是如何做到的。我不确定这两个假设是否正确,但是我确实认为我的很多领域的知识是很重要的,这些领域可能对于很多人来说和信息处理业的咨询工作毫无关系的。

我总是遵循两条法则,这些法则可能能解答一部分你的问题:

  1. 有时候我发现自己在想“课题X和我的咨询工作毫无关系”。但是我并没有得出这样的结论:”所以,我完全不需要学习X课题的相关知识。”反而,我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很明显,我对X的了解很少,因为所有事情都是和其他事息息相关的。”
  2. 一旦我决定我对某个课题一无所知的时候,我就会给自己定一个优先级很高的任务,我要学习这个课题。在我年轻的时候,我会去上一门这个学科的课程。再然后,我就会通过阅读一本或几本这个领域内最好的书来深入学习,这样我就能学得更加快速和深入了。

在这之后,我知道对于我来说,要学习一门我一无所知的知识的最好方法就是写一本书。我告诉自己“如果我写的关于这个话题的东西看起来很无知或者愚蠢的话,我就会当众出丑。“所以,我就得好好学习,准备让自己写作这样一本书。

事实上我并不总能把这本书写出来,但是我总会做准备,就好像我真的要写一样。写出一本傻书的恐惧感会鞭策我学习,这比什么都好使。(如果我真的把我准备要写的书都写出来的话,我应该已经写了上千本书了,而不是我现在已经写下的这一百本书。)

图灵社区:对于年轻的咨询师,或者有意于这个行业的人,你有什么建议吗?

温伯格:为了应付我年轻的学生们每天三次问我这个问题,我写了我的书《咨询的秘密》。所以,我觉得阅读这本书以及它的续集,会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对于我来说,我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同时也是我接受工作和留在一个工作上的第一原则就是:“我对于我在这份工作上学到的东西感到满意吗?学习的速度让人满意吗?”如果你在职业生涯中一直遵循这条原则,你就很有可能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咨询师。永远不要留在你无法学习的地方。这是我能给出的最重要的建议。


更多精彩,加入图灵访谈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