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昨天所有空余的时间都忙于写信息论课程作业,以至于没空上来唠叨了。其实第一课的作业并不难,但是俺的概率论实在是学得很水(俺是学经济数学的底子),并且他又是英语教学,像上次说的Markov Chain那类障碍没少让俺撞墙,所以尽管搞到晚上十一点,还是只做了一半题目,而且其中有把握的又只有一半,第一课就如此惨不忍睹,不会气到老师吧。

这两天又刚好读到《信息简史》的信息论那一章,最大的收获是读到了信息论的时代背景,以及香农同学创建这个理论的历史过程,书里面谈到香农同学也说过他的理论不涉及信息的含义问题,看来俺这个地方把握得还算准确,各种信息含义论也可以休矣了。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信息是思想的机械方面,含义是思想的主观方面,正是这种严格的区分使得信息科学与技术成为可能。虽然完全排除主观性对于人类来说是Mission Impossible,但是不把主观性控制在很低的水平上,就不可能成为科学。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从香农同学的成功案例似乎可以得出,如果想要建立一套关于知识的科学理论和技术体系,也同样要严格排除主观性,把知识现象拆解为机械方面和主观方面,只对机械方面下功夫。要进行这种拆解,就需要一个像信息论中信源、信道、信宿那样简单且普遍适用的模型,来刻画一切知识现象。这个模型长什么样,目前俺完全没有头绪,不过通信模型香农同学想了十年,俺还差得远。所以不急不急,慢慢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