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随笔——读《我与地坛》有感

读《我与地坛》时,我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因为我之前有许多类似的想法,诸如生死、人与人的差别等等,鼓起勇气向父母提出来,却被“压力大不想学习的理由”给蒙过去了。连我自己也开始相信那些想法都是些不成熟的体现。但如今又读到这样开放地讨论这些问题的文章时,我便又从原先的思路思考起来。

先说文章的作者史铁生,他患的双腿残疾当然是他的不幸,但正是因为这,他得以年复一年地去地坛里苦索哲理,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如果他并没有残疾,也许就成为了一个“健康有为”的好青年,成家立业,想必对人生等等这些方面的思考只是寥寥吧?但问题就来了,在那个“好青年”那面看来,他的一生过得也很充实、快乐,尽管没有过多的想法,但又何尝不是“睿智”的?那我们究竟应不应该去想那些事情?

原文中写到差别是永远要有的,一定有人得去当那些苦难的角色,也一定有人是当幸福的角色,这一点我其实不很同意。我随意看向窗外,就有一个骑着装了一大堆东西的车的人。我无法看清他的面貌,但我就当他是一位老人,他的脸上一定满是沧桑的痕迹。我想象着他现在的生活,以及以后的生活,大致也就如此了。他一定就是文章中那些苦难的角色,而更没有智慧去找到救赎之路。但如果有一天社会达到无比发达的状态,正如《桃花源记》中的桃花源,人们没有争抢和剥削,那些苦难岂不可以消除?但现实站出来了,更何况桃花源是假的。难道人类社会真的如史铁生所说,只能这样发展下去吗?种种困难在眼前,但我不想把这些归结于人性社会,不想像作者那样有种“屈服于上帝”的态度,因为每当我脑海里浮现出那老大爷的场景,我便深切地感到人世的不公,于是便不愿屈服。我坚信人性是可以改变的,是不应该用来作为问题的结论的,是不能用来屈服的。

当读到作者写作的意义时,我不禁也深刻反省。我发现自己虽不是“写作为了活着”的状态,但多多少少,我在写这些文字时带有着“写好了就能发表,有成就感”的心理。单论这一点,我就不是个合格的这方面的人。我设想着,如果有谁能真正做到想清楚了这些事也不想让世人知道,而是以自己的想法过着,那他活的是多么有意义。我想起了那些归隐田园远离世俗官场的人。但进一步想却发现自己有些天真,那些归隐的人一定也有着自己的苦闷,只是借田园缓解而已。那对于我们来说,我们为什么要写作呢?当然不是为了生活。

我突然想起之前我所想做的改变,或者说是我所希望的社会发展的方向。如果我们要写作,就应该为了改变。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附老师的评语:

书就应该这样读! 作者的体验写在书中,读者通过阅读去体会,共鸣,将之引入自己的人生。 阅读是人生的需要,写作亦然。

备注:新的一年,刚从台湾旅游归来,接到石头的任务,将随笔要打出来,发给老师。孩子学会思考,这让我真的很欣慰,写作不再象以前那样报流水帐了,阅读是人生的需要,这一点是共识,对我的触动也很大。

未来我们一起要把阅读社区做好,不管是在垂直的图灵社区,还是更大的互联网开放平台,目的都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