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短篇断断续续写了好久,算是闲来无事,纯属娱乐,谨致所有码农。趁今天比较闲,一鼓作气草草搁笔。还望适度拍砖。有意思以后就继续写下去,没意思就算了,一切随心随缘了......
本文同步发表在我的点点博客上。

镇口搭了三间土木屋子,姑且称其为“长生面馆”,长生是卖面的,而且卖得很简单,就是清汤挂面加点肉丝、咸菜和一个煎蛋,但生意出奇的好,因为面的分量足,管饱。

长生长得跟他卖的面差不多,很简单,人群中看了一眼你绝对没有印象,布衣布鞋,包着黑色头巾,看起来四十好几的人了。

这个镇流传着一句话:吃好喝好景泰楼,管足管饱长生面,长生面就是码头挑夫、过往镖爷的不二之选,他们也许不记得长生长得啥样,但他们这辈子绝对忘不了长生面。所以,他们口里往往不是叫长生,而是:“长生面,来碗面嘞”。

没有人记得长生是什么时间来到镇上的,他是否有妻儿老小,时间就这样,一年一年,春夏秋冬,长生面,长生面......,人们需要的是面,不是长生。

镇外的风景总是美的,因此,很多人到镇外纳凉、散步或游玩,顺着就吃碗长生面。长生总是有条不紊地煮面、放料、端上桌,人虽多,但小本生意总能应付得过来的,正因为此,更没人在意他了;而长生貌似也不关心客人是谁,总是带着淡淡的笑,谦恭的表情,话语也不多,算完帐收完钱,他就立刻忙下一个事情去了。

这天,跟往常没什么两样,落日当口,食客们三五成群,要碗面,烫壶酒,另加一小碟花生米、蘸黄豆什么的,聊东聊西。酒喝得正酣,话题也正火热,没人注意到落阳如火、边上却衬着浓浓的乌云......

不知道什么时间,一个小叫花子进了来,自个知趣地躲到靠门口的地儿坐了下来,眼神充满着期待似地看着长生,顺着他的眼神,在他的右眼角有颗不大的黑痣。没人会注意到这个小叫花子,除了长生;也没人注意到长生看到这小叫花子的眼神的时候,身子不经意地微微颤了一颤。

长生迟疑了一会儿,端了一碗面,拿了双筷子,给小叫花子端了过去。小叫花子伸出了小手,小手很脏,但却很纤细。小叫花子用惊恐又期待的眼神望着长生,嘴角张了张,终究是抵不过饥饿的折磨,很快就接了过去并迅速进入了狼吞虎咽的状态。长生拍了拍小叫花子的肩,眼睛却紧盯这小叫花子的脸......

很快,长生就被客人唤了过去。

突然间,屋里一暗,这时候众人明显感觉到有人进来,因为,这人进来的时候,门被遮挡得严实得很,所以屋里一下子就暗了下来,但大伙儿不知道的是,连着进来了3个 -- 3个块头硕大的“巨人”。

领头的黑衫大汉,眼光如电,脸色黝黑并布满褶皱,最突出的是他的双手大如蒲扇,握起拳头来,就像大锤。另外两个中,一个年龄稍大些的,估计有50开外,穿着青衫,肩上斜背一把宽剑,剑柄是红色的,格外显眼;第三个大汉,身穿灰色长衫,右手持着一把粗重短锏,腰头上还缠挂着一个酒葫芦。

时空仿佛瞬间凝固,没人说话,没人喝酒,大多数人都以一种疑惑且不安的眼神看着这三个不速之客,隐约可以感受到要发生什么意外了......

这时,长生手上正握着一壶酒,准备端给客人。因为空气紧张,长生甚至都忘了,也许是不敢,他没上前招呼这三个“巨人”。

黑衫大汉环顾了一圈屋内,眼光最终落在了刚才进来的小叫花子身上,“哼哼,小鬼头,看你怎么跑?”黑衫大汉嘟囔着。话音未落,后面的灰衫汉子已快速伸出左手抓向小叫花子,小叫花子下意识地缩了一下,透出一股强烈的紧张与不安。

“丝......”一股异样的破空声音让灰衫大汉抬起了头,原来是一粒蘸黄豆,但力道之大、速度之快,已让他不得不去应付。灰衫大汉用手一抄,紧接着就“啊”了一声,跄踉地连退两步,抄到黄豆的左手竟然顺着黄豆飞来方向带了过去,幸好反应极快,手一松,黄豆“噗”一声,瞬间陷入墙内不见了。灰衫大汉的左手已被生生地划出一道血印。

也就几乎是同时,黑衫大汉大喝一声:“竟然有高人,看走眼了!这就来会会吧!”青衫大汉率先一步腾空,闪电般奔向远角在一张桌子旁落座的城内大户人家麦得劳 -- 麦四爷家的菜农史木比,“哎哟,打起来了,快跑啊......”众人见状,纷纷四散,因为大门被堵,只好从后门、厨房或窗户逃出。但好奇心又占了上风,于是,屋外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

在这混乱档口,没人觉察到长生身子微微一紧,看到史木比出手,又松了下来。连小叫花子都惊诧地望向了史木比......。

这一切都来得太快,仿佛时光被拨快了许多。

史木比大笑一声:“没想到,贝家三位当家连个娃儿都不放过,愧为汉子啊!”外面众人一听,立即哗然:“原来是江湖排名第七的贝师客门三位当家!”

贝师客三位当家从小因缘际会偶食异果,自此功力大增,长得身强力壮,与常人比较足足高出一个头。老大青衫汉子贝大,擅长一百单八路贝师客剑法;老二黑衫大汉贝二,因谋勇俱佳,乃三兄弟中的领头人物,一套七十二路贝师客铁拳,更是所向披靡;老三灰衫汉子贝三,专攻四十九路贝师客锏法。三兄弟亦正亦邪,抢过红宝石的镖、灭过易门七恶人,没人能够整明白他们想什么,也没人能够捕捉到他们的行踪。

此刻有太多需要理清的事情,但都已无暇顾及。对于史木比而言,欺负小孩就是不对,道理简单之至。

青衫大汉贝大率先奔至,贝二、贝三紧随其后。史木比已腾空而起,没有人看出来,究竟他手上那根挑菜用的扁担是如何变成一把精钢剑的,难道是平日里剑就一直暗藏在扁担之中,这会儿扁担被内力瞬间震碎,于是就露出庐山真面目了吗?

贝大已释出贝师客剑法中凌厉的一招 -- “定”式,一把宽剑、一把精钢细剑相遇,如电光火石般,贝大爷的宽剑已被荡开,史木比使出的是一招“缩进”式 -- 湃森八十一路无上剑法中的经典招式!那么,刚才瞬间震碎扁担的内力就应该是湃森心法了!史木比是湃森门的!湃森门属开源流,江湖排名第五!难怪一粒小小黄豆力道如此劲霸!原来是厚实的湃森心法使然!

一瞬间木屋倒塌,四人冲天而起。长生呢?小叫花子呢?

长生根本就不是人们关注的对象,连小叫花子都不是了。小叫花子这时候已经高高坐在了木屋边树林子里的一棵大树上。粗粗的树枝坐起来即舒适又安全,并且观察角度也非常好,但因为藏在厚厚的树叶后面,外面却是很难发现小叫花子。小叫花子手里还捧着一大碗热腾腾的面,里面有两个煎蛋、好多的肉丝,似乎是新加了些料......

长生呢?他正在人群中围观呢。屋子损坏了,他也不是很着急的样子......。

这会儿,贝大爷早已把一百单八路贝师客剑法使得红光翻滚、风生水起;贝二爷也没闲着,一边招呼兄弟:“这厮乃湃森门,招子点亮些,别落套了!”一边贝师客铁拳连绵不绝、使足劲道地向史木比招呼过去;三爷更是耐不住性子,连灌几口烈酒,短锏如黑龙缠柱般落向史木比。

众人屏住呼吸、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场难得一见的恶斗,只听到叮叮当当兵器撞击的声音不绝于耳,却看不清使得是何种招式,一切都很快。

只有长生,眉头越锁越紧。因为,他看出来,如果单打独斗,抑或是贝家两个人出战,史木比都不会落下风。但这种三人围攻式,时间一长史木比就会撑不住的。

果然,史木比已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了。他已将湃森心法及剑法发挥得淋漓尽致,如“缩进”式、“地虎”式、“岚步打”式以及“二翼虎”式等杀招,全使将出来仍无法逼退敌手。

史木比越打越吃紧,贝家却步步为营、渐得上风。

众人眼前一花,发现长生已站在了打斗圈中。大家满脸诧异,感情今天发生的太多事情都出乎了他们的意料,长生这是要哪般?他身手怎会这般快?

再后,长生出手了。众人只见长生长衫鼓起,接着连听到几声“啊”,等大家反应过来,打斗双方已被分开。但双方的情形却有所不同,史木比气喘咻咻瞪大眼睛诧异地看着长生。而贝家三兄弟却嘴角挂血,一脸怨恨并愕然地看着长生。

很明显,贝家三兄弟的伤是长生出手造成的,但众人却没发现是怎么伤到的。一招就击伤江湖第七的贝师客三兄弟!这是什么功力?大家早已忘了出声......

这时,史木比和贝二爷同时喊道:“封装式!爪哇神功!”这句话一出,四周一片惊诧感叹之声......

谁都知道,爪哇神功,是曾经武林排名第一的武功,而且爪哇神功的唯一传人,据说在十年前武林大会那场混战中,已被邪派众人联手杀害。

长生,长生使的竟然是消失已久、曾经武林第一的爪哇神功!

“走吧!”贝二喊了声,于是,贝家三兄弟闪电般离去。场中央只剩下了长生和史木比。

长生缓缓对史木比道:“谢谢史兄弟了,这个情我一定要。”史木比茫然道:“我并未帮助长生兄何事,长生兄何出此言?”长生长叹一声:“你不知道那孩子与我的关系,难为你了。史兄弟如此好身手,为何愿寄身麦四爷家?”史木比淡然一笑道:“武功哪有如此重要?湃森武功又如何?我本想专做煎饼果子买卖,但因积蓄所限先做菜农,待积蓄足够,再做考虑。”长生听了,顿生英雄相惜之情,大笑道:“史兄弟所言极是,今日为兄无以回报,且将我派爪哇虚拟神功赠与你,想来对你的武功修为必有裨益;另外,这里有50两纹银,也一并赠与兄弟了。”语罢,长生取出一卷册子及一个小布袋,未等史木比反应过来,长生已将东西交到了史木比手中。

众人眼前又是一花,长生已消失,但闻长生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史兄弟,后会有期了......”

过了许久,众人早已散去,只剩下史木比仍在原处,他恍若做了一场不可思议的梦,心中有太多不解:长生跟爪哇门什么关系?10年前的那场血腥拼杀究竟隐藏了多少秘密?那个小叫花子到底是谁?和长生又是什么关系?长生为何在此处卖面?而小叫花子为何会出现在此处?为何为了一个小叫花子,贝家三雄要兴师动众倾巢而动......?史木比越想越乱,索性只好摇摇头,收拾好长生送与自己的东西,转身离去。此事之后,麦四爷家已是不适合再待下去,但有了长生赠送的银两,也足够史木比开一家不小规模的煎饼铺子了......

长生带着小叫花子走了,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疑问给大家,跟史木比一样,大家都猜不透个中缘由,但无论如何,此事必将在江湖一直流传下去。

其实,江湖就是这样,传奇永在,并不断涌现。也许,哪一天这些秘密会被揭开,但也有可能永远没有这一天了。谁又知道呢?因为,这就是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