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办理完所有的离职手续,离开了这家我毕业后工作过最长的一家公司。在经过大家各种不解各种劝说,包括我也试图说服自己,但是还是失败;无奈我的去意已决,任何挽留便不再重要。

对比去年这时候刚拿到聘任书是那么的高兴和激动,突然觉得生活是多么的无常和让人难以捉摸,所以实在是难以想象明年这个时候我又是怎样一种状态呢?就如我曾经从来没有想过我会来北京,而且居然进入IT行业,还是我曾经最抵触的编程工作。

进入这个行业一切都是缘于一场Google的一场活动。2010年我来北京玩,住在北航的校园里面,出门偶然看到了一个宣传海报,说的是由Google主办的一场介绍HTML5技术的活动即将开始,于是那天我特意准时到达了现场。活动后,虽然我完全不懂这些技术细节,但是我被这个新技术的展现力完全折服了。随后几年,我只要看到有这方面的新闻,我就会特意的关注,也试图更深入的去了解它,但是我始终没有想过去进入这个行业,作为一个学机械的学生,我也完全不知道从何入手。

在毕业后,在我做了几份完全不同行业工作,当时一旦失去了对工作的兴趣,觉得自己在浪费时间了,我会选择不顾一切的立即辞职,所以这也不是我第一次裸辞,我每次都是这样结束的。我有很长一段时间赋闲在家,因为完全不知道我的未来该做什么,朋友拉我去面试我也提不起兴致,我到底应该找什么样子的工作呢?我应该从事什么行业呢?我实在是茫然。

在那段时间,一天我收拾凌乱的卧室,翻出来我曾经买的一本书《HTML5与CSS3权威指南》,这本书从来就没翻开过。收拾完卧室后,我便开始翻着看起来,当时我突然想到也许我可以试试。随后我花了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在网上进行个非常细致的调查和参考,结论是:这一行还是潜力无限的。当时的我还放不下另一批书,就是从大一我就开始自学了网络工程,而且刚参加过了网络工程师的职称考试。后来我想办法查询到了当年参加Google那场活动的一个工程师的联系方式,便打了电话过去。他当时在百度工作,跟我详细介绍了一下他的工作,和未来技术的趋势。当晚我把那堆书全部收了起来,简单准备一下,第二天便开始打电话和父母说我要来北京,那时候已经顾不得父母的强烈反对了。

我至今依然清晰的记得我在北京站出现的那一幕:大清早,我背着三个大包,左手提着一个凉席和一床棉被,右手拎着一个电脑包站在北京火车站广场——一副进城务工的姿态。下午我便安顿了下来,住在一个比天通苑还靠北的六环外圈,租金便宜的让你觉得北京哪有什么高房价啊,瞎扯的吧?那天晚上下水管道的水声吵的我半夜才睡着,结果半夜邻居一对小情侣把我吵醒了,早上我被闹钟叫醒后发现:大夏天的在屋内,我居然冻的感冒了。

第二天我便在天通苑无数见缝插针的楼道里,找到了我要去的那家培训机构,开始了我的培训生涯。我甚至没想到,我是为数不多的没有任何基础的学员之一,初开始学的各种慢,各种灰心最终都克服。当我考虑是否留北京时,我的老爸甚至可以连续一个月,每天一个电话劝我回家。结果最终我还是留了下来。找到工作后,首先打了一个电话给我爸妈,终于不用整天打电话劝我回家了。

渐渐的,我开始融入这里的工作和生活,和国贸那一带的人们一样的生活着。早晨9:30的时候我可能还在路上,到了公司泡个茶,午饭时间就来了,午饭后去喝杯咖啡,下班后去趟健身房。在公司提供各种饮料和零食,下午茶,每个月都会在周一组织出游活动……人都是这样开始迷失的,我们习惯了某种规律的生活后,便不愿意也没有勇气的去改变它。 心理学上有一个词叫做:Comfort zone,译作舒适区,指的是一个人所处的一种环境的状态,和习惯的行动,人会在这种安乐窝的状态中感到舒适并且没有危机感。后来我越发的清楚一个事实,“这就是我的舒适区”。

辞职是一瞬间的念头,但是为了酝酿这个承受一切后果的勇气,我花费了很久。那段时间我经常问自己,现在是你想要的吗?这工作内容是不是太简单没挑战了?是不是已经不求上进了?辞职后家人和朋友都十分不理解,或者认为我疯了。“为什么放弃这么好的工作?”,“公司的加的薪水已经够不错的”。我的想法很简单也很固执,我要打破这个舒适区,一切后果在所不惜。

我一度认为我已经习惯了安逸,不再想改变了。有一天我又偶然看到了Github创始人那篇文章《How I Turned Down $300,000 from Microsoft to go Full-Time on GitHub》,文章最后一段话是这样写的:When I’m old and dying, I plan to look back on my life and say “wow, that was an adventure,” not “wow, I sure felt sa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