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灵访谈之二十八:专访Jeff Johnson

Jeff Johnson先生是全球顶尖的用户可用性设计专家,其作品《认知与设计》在国内广受好评。他在2011年11月和2012年6月两次来到中国举办关于界面设计的研讨会,并抽时间与图灵社区分享了他的经历、洞见和建议。以下是访谈的整理稿。

2011年11月,Jeff Johnson第一次来北京

图灵社区:我们的访谈,就从您如何涉足UI/UX领域开始吧。我们知道您是一位心理学博士,而您是如何决定投身IT行业的呢?

Jeff Johnson:我大学的专业开始是物理学,但我很快认识到自己在计算机方面的才华胜于物理学的,于是就转到计算机科学专业。通常,本科生是没有教授指导的,但我很幸运地拥有指导教授,并协助其工作。大学的后期,我帮一位以人工智能为科研方向的教授做研究,但他后来去了另一所大学。然后,我就开始跟另一位教授一起做研究,他的研究方向更主要是关于人类感知与认知的计算机模型,而非人工智能。我跟着他一起工作的时间越久,就变得越像心理学家了。因此,选择博士研究方向的时候,我选了心理学学院。

在研究生院的时候,我就继续研究感知与认知心理学。拿到博士学位的时候,我本应成为一名心理学教授的,不过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教授职位很不好找啊,每个大学都拥有终身教授了,于是我就决定投身计算机行业了。

当时,这个行业才刚刚开始研发个人电脑,很需要像我同时具备心理学和计算机科学背景的人。在最初的职业生涯中,我主要的工作是编程,但心理学的背景,又让我同时承接了一些提高软件可用性的工作。我的第一家公司是当年PC产业刚兴起时的一家微机制造厂商。在那里工作4年后,我换到了施乐公司的开发部门,将他们著名的实验室成果进行工业化,具体工作还是以编程为主。后来,我在US West、hp、Sun等公司工作,从事的主要都是UI的研究了。

图灵社区:您的职业历程很丰富啊。在这些经历中,哪些关于UI/UX设计方面的有趣经历呢?

Jeff Johnson:在施乐公司,我参与了Xerox Star工作站系列产品的开发。Xerox Star正是应用了鼠标和多窗口图形用户界面的第一台商用机。我跟Star的另外几位主要设计者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详细地描述了这方面的事情,文章的标题是The Xerox Star: A Retrospective

在Sun公司,我所在的部门非常特殊,工作地点并不在公司里,也不允许与公司的其他同事交流工作内容。当时,Sun公司计划进军消费电子产品,于是就成立了这个实验室。我们开发出Java语言、消费型应用的UI设计等成果。

图灵社区:运营一家设计咨询公司,大概是挺艰巨的工作吧。您是如何创立这家公司的?对客户主要提供哪些服务呢?

Jeff Johnson:在前面提到的那一系列工作经历后,我在1996年创立了UI Wizards公司,初衷是希望能够更好地安排和掌控自己的时间。我希望自己能够有点时间写写书、放个长假,或者做点别的什么事情。实际上,运营自己的公司没想像中那么困难。我从Sun公司离开后创立了这个公司,马上就有很多来自各个公司的设计相关业务,根本不愁单子,很长的一段时间都不用做广告,甚至都不需要印名片。

UI Wizards公司的主要业务有四个方面:UI 设计、UI 评估、可用性测试、培训。

图灵社区:您的大作《认知与设计》的中文版已经销售了过万册,并被公认为这个主题的最佳图书。我们很好奇,您是如何获得写作这本书的灵感的呢?

Jeff Johnson:创作这本书是个意外事件。2006年,我应邀去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讲一个学期的计算机科学。(题外话,这也是我要成为独立顾问的好处。如何还受雇于某个公司,我就不可能有6个月的时间去新西兰讲课了。)新西兰的大学制度衍生自英国,跟美国有些不同,他们的学生只专注学习某个专业主题,而美国数学系的学生还将学习英国文学、法国文学等等一系列不太相关的课程。因此,新西兰的计算机科学系学生,就没有学习过任何感知和认知心理学的内容。于是,我就做了与UI设计相关的心理学基础的6场讲座,目标是让学生掌握必备的一些背景知识。

从新西兰回美国以后,我又将这些讲座内容增补并修订为给工程师的课程,并开始在各种专业研讨会讲授这些内容。这个课程非常受欢迎,每场都座无虚席。我的出版商Elsevier看到这个情况,就带着敏锐的商业触觉跟我说:“我们为啥不就这个主题出书呢?”我回答:“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然后就开始创作了这本书。

写作的过程中,我重新查阅了大量心理学的材料,吸收了很多新的学术成果。从一开始,我就打算写一本薄书,每一章都要短小精悍、直指要点,读者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握他们所需的内容。

图灵社区:我们在这本书中看到很多有趣的示例,您是如何收集和组织到这么多有趣的示例呢?跟我们谈谈最有趣的一些示例吧。

Jeff Johnson:其中一个很有趣的示例是人类的眼睛与数码相机完全不一样。人类的视觉系统会将其分辨力集中到视野的中间,而不会均匀地分布。我们视野中心区的1%会将高分辨率、无压缩的数据发送到大脑,而视野的另外99%区域则只将非常低分辨率、压缩后的数据发送到大脑。我们视野周边区域的主要功能只是让眼睛去直接观察那些改变的、移动的或与目标相关的事物。

图灵社区:这本书在网页设计领域是很特别的,它讨论的主要是设计和心理学的原则和示例。请问这种写法的初衷是什么呢?

Jeff Johnson:这本书的初衷是让读者了解足够多的理论知识,能让他们理解设计原则,并成功地应用。如果不是真正理解,那设计原则会显得含混不清、难以在实践中应用,甚至是自相矛盾的。

我收到了不少读者的反馈,他们说这本书成为了设计工作的理论后备。作为设计师,常常碰到在设计上跟项目经理、程序员等意见不合的情况,遭遇“为什么非要这样?那样不也行吗?”之类的挑战,这时候就可以拿这本书出来说服对方了。

图灵社区:那如果读者们都理解并应用这些原则和理论到各自的实际设计任务中,会不会很多网站看起来都差不多样子呢?

Jeff Johnson:这本书仅仅描述了人类思维的运作方式。人类拥有基本相同的视觉系统和非常相似的大脑,却创作出令人惊奇的多样化的歌曲、艺术品等等,网页设计也不例外。我只是把一些原则性的内容告诉读者,至于具体的某一原则要如何以设计来实现,那是有很大的创造余地的,这将让读者开发出千差万别的网页。例如,当需要遵循“让第一步动作简单清晰”这一原则时,我们既可以设计出鲜明的提示“第一步:点击这里”,也可以用菜单或其他的许多不同形式实现。或者我们也可以从已有的情况来看,很多网站都确实遵循了设计原则,但他们的样子却没有一个是相同的。

所谓的设计原则,更重要的是告诉设计师,哪些地方是需要与大家一致的,哪些地方则是可以自由发挥的。这跟设计不同的汽车一样,油门和刹车的位置一定是类似的,否则会出很多事故,而座位、外观则可以个性化。

图灵社区:我们的很多读者都希望您能就本书的主题继续拓展,您有进一步的写作计划吗?

Jeff Johnson: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使命,而我为自己确立的使命正是将学术性的资料转换成可以为商业所用的信息,使之容易为大众所理解。

我的这本书刚上市时,市面上没有什么竞争对手,销量非常好。后来,我有个朋友Susan Weinschenk写了一本相关主题的书,书名是100 Things Every Designer Needs to Know About People(图灵预计即将出版本书的中文版《设计师要懂心理学》)。我也读了这本书,觉得她在某些主题上的处理很有启发性。再者,认知心理学还有很多新进展值得写到书中。例如,我要加入“决策”的一章,讨论人类如何做出决策。

**图灵社区:**UI/UX正在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我们使用工具的方式、甚至思维的模式都在改变。可以就此谈谈您的看法吗?

Jeff Johnson:我们回顾计算机的历史,将会发现这其实是发展的周期性。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之前,人们与计算机交互的方式是文本式的:输入一行命令,得到一个结果。然后,苹果公司在电脑中应用了施乐公司首创的图形界面,于是产生了我们正在使用的电脑界面:菜单、图标、按钮和鼠标等等。人们已经熟悉了这种方式长达30年。然后,苹果公司随着iPhone/iPad的发布而推出现在的手势型交互方式。在这些设备上,操作系统不会像Windows那样同时显示5、6个应用程序,用户在某个时刻只能使用一个程序。这样的操作方式让电脑变得更加直观,降低了门槛,使更多没有计算机背景的用户能使用。

一言以蔽之,我们设计工具,而这些工具反过来改变了我们的思维方式,也就是说,它们重新设计了我们。自从人猿第一次发明石斧以来,这样的事情不断地重复着。当人们发明了写作,当今天的人们发明智能电话、GPS、拼写检查软件、社交网络、搜索引擎等等一切新事物,也是如此。

图灵社区:移动互联开发是当下的热门,您认为移动应用的UI/UX设计领域存在哪些新的机会呢?

Jeff Johnson:我们要了解一点:每个人所定义的“移动”是有差别的。类似笔记本这样的设备,以前大家都认为是“移动”的。但随着平板电脑、智能电话的出现,很多人已经认为笔记本不够“移动”了,触摸屏设备才算“移动”。不过要看到的是,仍有很多人还没有接受这样的设备,像我就更习惯用黑莓手机来处理邮件。因此我认为,移动设备和运行在上面的应用需要更紧密地整合,并能去影响目前还没使用移动设备的人们的生活。

移动电话在语音输入和声音输出方面还有不少提升的空间。如果它能“听懂”不同的语言和方言,并翻译成接收者的语言和方言,那才是出色地完成了电话(telePHONE)的本职工作。在协助扩展用户的词汇量、接收语音指令并完成工作、自动朗读的拟人化等方面,也存在很多发展机会。

图灵社区:您在全球各地开了很多关于设计的研讨班,并已来过中国两次与工程师、设计师交流。请问您可以给我们投身UI/UX领域的新人提些建议吗?

Jeff Johnson:中国发展得真是非常快,相隔半年都能感受到很多不一样。我认为中国在UI/UX设计方面有很多新机会。有些发达国家,一直是工程师在做UI设计,那是很难产生优秀的产品的,而中国已经拥有大量的专业设计人员。

我的建议是,不要一开始就从事设计的工作,而应该以可用性测试开始。观察人们如何使用技术并与之抗争,将使你洞察和领会对大众而言何为易用何为难用。拥有了5-10年的可用性测试经验之后,你将拥有足够的智慧开始设计软件、网站和电子产品。作为设计师,保持谦卑是很重要的。用户会不断地提醒,你所珍视的设计其实并不是真的好用。敞开心扉去接纳他们的意见吧。

图灵社区:谢谢您接受我们的访谈。

2012年6月,Jeff Johnson再度与图灵社区聚首


更多精彩,加入图灵访谈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