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了,

尸体被分解成肥沃的土壤,

土壤被一颗野草吸收营养,茁壮成长,

我终于脱离了泥土矗立在空中呼吸空气,看着太阳,

有一只脚踩向我,弯折成九十度,并不疼也不痒,走来了一只羊,

羊吃了草,长出带着膻味的羊肉,我和细胞和物质堆积在其间,没有呼吸只有拥挤,

直立动物手持砍刀来到肥羊旁,血和肉分离,骨肉分割,肉被周转放在了冰箱里,我被冰封被翻烤,

我被研磨被吸收和着熟悉的液体,十月的转化和分裂,再次以人的称谓降临在这个星球,我是我,你是我,他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