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明在我眼中,一直是一个特别优秀的人,当然不仅仅是从程序员的角度去看。

他是清华的硕士,为人乐观,生活充满了乐趣。如果一个程序员在工作的时候看到天上飞的老鹰,就想把它抓下来,并且真的有办法把它抓下来,那么我想,只有广明能做到。

如果有一个冰冷冰冷的泳池,并且没有人愿意下去游泳,那么广明肯定愿意第一个跳下去泳上几圈。

比较傻的就是这些事我还全都参与了。虽然现在在一个城市,但是许久都见不上一面,忽然有一天看见他发了一条说说,想哭。刹那间真的懂了他的辛酸。

四眼王斌是一个长相文净而且十分瘦弱的程序员,无论你问他什么,他总是推推眼睛对着你笑。

当年做银行项目半夜跑批处理的时候,我们总是后半夜才能等到数据,所以就一直上样屏幕傻傻地等。

不知哪天王斌在里面画了一只猪八戒,只要数据到来的时候,我们就会看到猪八戒呼扇呼扇地摇耳朵,从此可以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远程观望了。

我嘛,当年还是系统考勤的时候,需要记录IP和电脑标识。晓阳有一天来找我,问我能不能做个东西,因为她天天总是迟到。

晓阳我一直认为只能算是半个程序员,因为她性格开放追求快乐,以前跑去北京当导游了,后来才回来当的程序员。

当然她也十分奇葩有个性,如果有哪个女生能够在喝醉的时候跑去别人家擦地,或是扇朋友的嘴巴子,估计只有她了。

对于这么可爱而又漂亮女生的要求,我肯定是答应的。

于是我给她做了一个打卡机器人,但后来是不是这个程序传出去就不知道了,一个月后,全单位换了指纹打卡机。

好像还有好多人,但都隐藏在记忆的深处,想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