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篇吸引了我眼球的学术论文。它发表在最近一期的《信息》期刊上,标题是《信息自然化》,作者是Stanley N. Salthe,布鲁科林学院的一名生物学荣誉教授。论文意在给“信息”下一个无与伦比、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定义。一种元定义,也许这样说会比较恰当。谨让我引述论文的开篇如下:

在本论文中,我营造了一种自然主义的,或曰自然化的信息概念,办法是将它与能量耗散结构联系起来。这么一来,就为这个概念提供了一个可定义的物理学和材料学基底。

“你是如何定义‘信息’的?”这个问题最让我坐立不安。我在讨论自己的新书《信息简史》(The Information)时,常常听到有人问我这个问题,而这本书最终为该主题贡献了五百多页的篇幅。有的时候,我仅仅引用最终仲裁者的话,即《牛津英语词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简称OED),无论如何,它为了回答这个问题而运用了整整9400个单词。Kevin Kelly在做这次采访时问了我这个问题,而他的心里其实早已有了一个答案:Gregory Bateson的名言,“造成了真正差异的差异”。而犹有进者,Bateson能说出这么一个警句,用意是为了将信息论的发明者Claude Shannon给出的数学定义包装起来。(Bateson写下的原话是:“造成了真正差异的差异,是一个创意。这就是‘比特’,信息的度量单位。”)

让我感觉给信息下一个定义成为了当务之急的原因(也是OED必须将定义写得如此之长的原因),是这个词在从科学到日常生活这么多不同的领域都具有如此的重要性。这些领域可谓盘根错节。但是联系却并不总那么明显。

所以,Salthe尝试将所有的定义打包——用他的话说,就是给出一个带有层级的定义:“这种尝试的概念基础不会比将两种广为人知的信息定义——Shannon的定义以及Bateson的定义——加上我自己从热力学角度下的定义更多。”而热力学定义再次步了Shannon的后尘,涉及到熵。“我的观点是,”Salthe说,“表明我们的宇宙远离热平衡态的证据是作为大背景的事实,并且可以囊括其他万事万物。”(他一边用手指在空中比划,一边补充道:“因为主张信息的‘真正’定义其实是所有三者的综合,所以我发现不可能仅用一句话就说出这个定义是什么。”而对此我想说的是,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从那里开始,这个定义变得复杂起来。的确非常复杂:为了给你一个概念,这里给出一幅插图:

信息的层级化定义示意图

我敦促感兴趣的读者去下载完整的文章。第6节的标题可能未让许多人引起足够的重视:“解释学:信息可以生成意义。”说到底,这才是我们为何这么用心的理由。从信息通往意义的历程,才是最关键的。

点击此处下载PDF版本

原文链接:http://around.com/

本文参加 Translate Geeks to Chinese 翻译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