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裆说, 自由只有一种, 就是君权神权裆权金权严刑峻法之下的平等自由, 其从来就只限定于无权的阶层. 自由的存在就是肯定不自由, 就像生命的意义在于存在死亡. 光明的意义在于存在黑暗. 那种随时剥夺你存在的特权赋予人人黑暗统治下的自由生命.

我说, 自由还有一种, 就是每个独立个体在相同的外部环境中物竞天择. 羚羊不是天生喂豺狼的, 自然淘汰是整个种群健康发展的关键, 而豺狼只是在设计中被羚羊使用着. 公平是自由的意义. 公正是自由的保障. 权贵是自由战士存在的意义. 严刑峻法只是在强化着自由抗争的力量.

就像台湾, 裆说你从了我吧, 花儿任你采, 果儿任你摘. 穿金带银坐地收租不好过你胼手砥足?

湾儿说, 你祖上家大业大, 谁个不想从? 但你老子不学好学人抽大烟, 家破人亡把我也卖给个狗日的窑子. 你和你哥打架闹分家. 你哥被狗日的踹一脚被你打的连滚带爬差点儿断气儿, 缩在我这儿还占了我. 不是我不想家, 是你哥认了个老大. 你有本事把他摆平, 别整天拿个菜刀晃我, 还到处扒我的衣裳. 好看哪, 世界面前丢自己的脸.

裆说, 现在哥快完了, 你那儿无赖闹翻天了, 他老大也快罩不住了. 我再吓唬吓唬他们就放了你啦.

湾儿说, 你农民呐有几个钱也还只是个富农. 你那钱挣的容易啊让几个败家子儿随便花? 看看他们把钱都给谁了? 还说吓唬人家老大, 他多喷点儿口水就能把你的钱全泡汤啦. 你那点儿肌肉哪儿打得过人家浑身铠甲. 你先别总想着打架总想着统一我啦, 先收拾那败家子儿吧. 他们把你都快掏空啦.

裆说, 我知道啊但没办法. 我已纵欲过度爱滋缠身又癌症晚期了. 脑细胞看着还好但下面的全烂啦. 每个器官都在疯狂生长挤压蚕食着还在提供营养的身体呢. 偶尔有个清醒的细胞说句话或哪怕只是有个想法, 也会被已经过于亢奋的免疫系统残杀. 我没救啦, 你怜介我赶紧从了吧.

湾儿说礼丧求诸于野体制坏了生老病死就随他去吧. 走的只是思想留下的躯体是可以自然分解再利用的啦. 生生不息指的从来不是个体. 你的土地你的人民是你的未来你转世的希望. 不要再蹂躏他们了, 毁了他们毛将焉附? 你早点儿安心的去吧. 维持一个病体的代价会毁掉整个的家.

我说, 对于存在于物理世界之外运行的电脑软件, 就像人的思维一样, 它的意义是编排好的, 其本身是无从知晓其意义的, 可以随时被终止, 可以运行时出错, 或本身就带着明显的错误. 单细胞的程序对同样的刺激做出相同的反应. 再多的个体也会毁在环境轻微的改变. 大量细胞的聚合增大了系统容错的能力, 但单性繁殖使对环境变化的适应仍旧缓慢. 两性的结合, 使相隔很远的不同DNA快速融合, 加上少量的变异和物竞天择, 是现阶段最高级的生命适应环境的方式. 这种方式已经自然健康和谐的存在了几亿年, 直到类人猿最后一次的突变, 导致地球生命的不可逆转的最终自我毁灭. 因为, 人得到了特权, 生命不再自由, 特权只会在乎自身短暂的享乐, 从不关心他人的死活. 代价, 他们轻蔑自由无视自然的代价, 只有随时的GAME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