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5日,看到图灵在月底举办生日会,一是庆祝图灵百年诞辰,二是庆祝图灵公司成立七周年,心中升起了不可遏制的念头,去北京去庆祝一下,同时拜访一下大牛,看看传说中的人物是不是三头六臂:)毕业之后再也没有这样出去走走了,想学学王徽之,但俺是俗人,还是要见见牛牛们才能兴尽而返。 晚上打电话和老婆说了一下,她支持我的想法,同时又提出我们家目前还处在社会主义温饱阶段,让我自行决定(赞美英明伟大的领导,激动得痛哭流涕)。看看红眼车票,只能坐动车,特快只剩下无座票了,来回又贵了300多大洋, 犹豫了一下,第二天咬咬牙,买了来回的车票。因为想到龙泉寺看看,第三天从携程网定了北宫门"附近"的酒店,因为到店时间比较晚,预扣了160,当时有个误会以为扣款之后不用再交钱了。
    之后就是漫长的等待,没老婆在身边,那天早上又起来晚了,匆匆忙忙,连换洗的衣服都忘了带,剃须刀也没找到。包里只塞进了《代码大砖》(这是个错误的决定,一页没翻,回来感觉好重啊,终于明白为啥要请陈硕翻译了),kindle 4(捣蛋鬼,隔一会就得倒下地方,防止被压碎,啥也没看), 《最初和最终的自由》(只看了前言),《图灵的秘密》(以前的稿子到期也没审完,路上反正也不能干别的,就看看稿子挑挑错吧,只看了40来页,挑了些错误,忘了交给杨老师了),本来前一天还记着要带着番茄给大胖老师签名的,早上也忘掉了。
    因为平时不用钱包,只刷卡,带钱基本很少超过100元。走的时候,跟同事借了100元,觉得差不多,后来同事说这样不够吧,我又跟他借了200元,这真是个英明的决定。下班之后匆匆忙忙赶到火车站,提前一个小时到的,本以为还能吃点东西,后来被上海火车站涮了,排了很长的队伍取票,一开始15个有4个自动售票机可以用,然后就看到机器一台台的变成设备维护中,最后只有我前面的那台可以用,正庆幸呢,结果我紧前面的兄弟刚买第三张票时,机器挂了,我好郁闷啊,因为觉得时间够用,就没跟前面的人说先取票,没想到出了这种事。最后排队的所有人都无奈离去,等我走到门口时,保安把大门关上,我才知道“设备维护中”到底是个啥意思,真是瀑布汗,我听他的喇叭明明讲的是售票窗口不要排队来着。我在合肥始发站等动车的时候,一直很纳闷为啥始发站只能提前10分钟左右上车,让大家心急火燎的,一次旁边一位大叔说,他们喜欢看乘客跑,我对这个猜测不以为然。这次我体会到了,他们可能真是这么想的,要不为啥显示是设备维护中,还一台台的接着变成这样,让大家变换队形,最终出去冲刺。要真心为乘客着想,其实做起来很简单,就像旅游景点那样,如果7.30下班,看队伍状况,提前半小时或者某段时间直接把队伍拦住,或把门入口拦住,只留出口,那些自动售票机好好运作,让大家尽快买票取票。好吧,急匆匆的赶往南广场,排队取票,这回时间不太够,提前上前取,有好心的同学帮我取了,只剩20来分钟了,饭也没吃到。
    上车比较幸运,发现是那种卧铺改标的二等座车厢,跑到上铺看看稿子,睡觉到天亮,就到了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