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灵访谈之四十六:专访《写给大家看的设计书》作者Robin Williams

《写给大家看的设计书》在全世界范围内销售70万册,被翻译成十几种语言,在日本Amazon年度「艺术设计类」排名第一……这本书的作者Robin Williams在豆瓣上的评价中被描述成苦大仇深、J. K. 罗琳似的艰苦奋斗代表。我找到了这位作者为自己写的小传(中文版小传)。故事还是那个故事,但是感受全然不同。她穷,但不苦,她选择了诚实地为自己而活,生活也慷慨地给予她丰厚的回报。

图灵社区:你从当老师的经历中获得了什么?

谦逊。感恩。欣赏。奇迹。为别人的成就骄傲。快乐。满足。明晰。

我注意到,有些人天生就是教师。这就是我们中有些人命中注定的。我本不想成为老师——我想成为非洲珍稀动物的兽医,或者海底摄影师,再或者是联合国的翻译官。但是生命中出现的一些事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向,我们必须顺着眼前的路走,翻越过了沿途的障碍,最后出现在眼前的是另一片天地。我总会思索我所做过的决定,想象如果我选择的不同,我的人生又会是怎样的。但是知道我要相信来时的路。现在,我的眼前又出现了一条路,我很好奇走过去之后会看到什么样的风景。

我知道,无论脚下的路通向何方,我永远是一位教师。这就是我。在我的阅读小组中,在我的研究中,在我的作品项目里,我总是能找到和他人分享知识的办法。这是让我感到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这也是我报答世界的方式。

图灵社区:你的书很好懂,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是一边想象着自己在课堂里教学,一边写下来的吗?

事实上,这本书是我写给自己的,所以就可以理解!很多书,我之所以写它们,就是因为我自己想学。所以在写作的时候我就想,如果这样写的话我自己就明白了,别人也会比较容易懂。

我从我学生那里也学到很多关于人们是如何理解信息的方式。举例说,当我们在上世纪80年代最早开始学习如何使用麦金塔的时候,是有一套标准的方法的。比如要用在“编辑”菜单里的“复制”命令:选择“复制”,它在“编辑”菜单中。我的学生只会读前两个单词:选择“复制”。然后就会举手说:“Robin,我找不到‘复制’。”所以我觉得我应该把这段信息写成它们自然的顺序:从“编辑”菜单里选择“复制”。

我也学到不要在一个任务里加入多余的符号。比如,描述键盘快捷键的标准方法(现在仍然是):Command + C。我的学生们就会按着Cmd,“+”和C键!所以我就会把这种快捷键描述成Cmd C。另外还有“点击并拖拽”这个短语。我的学生会点击,然后拖拽。但是这里的“点击”的意思并不是点击,而是在拖拽的同时“按住鼠标不要松开”。所以我只有在点击的时候才会说“点击”,要按住的时候我就会说“按住”。

很多人告诉我这样做是不对的,苹果对于这些事都有标准的描述方法。我怀疑如果苹果可以的话,他们会把我关进监狱的,但是我仍然坚持用我学生可以理解的方式解释。我今天仍然如此。

当我不在教室授课的时候,我会尽量多找一些人来按照我书里描述的方式操作一下,这是把书送印制之前的必要步骤。很久以前我就知道我必须要对我写的东西负责任——因为用户们总是认为,如果出现了问题,那一定是他们做错了。他们认为书中的内容应该都是正确的!如果一直行不通的话,就太伤他们感情了,所以我会尽我所能来避免指导不清晰的情况发生。

在我的新作品中(以下会有介绍),我仍然用这样的方法在各种场合教学,以避免任何误解的发生。

图灵社区:在你的书中有一章叫做“字体(以及人生)”,为什么你要把字体和人生联系起来?

字体应该是所有设计的基础。如果哪个项目里面没有字,那它就绝不是平面设计,而是另外一种艺术形式了。当我第一次写那一章的时候(1993年?),我被这个概念镇住了:对比 vs. 和谐 vs. 冲突,这不就是我们生活的写照吗。我们可以选择制造冲突,这让我们苦不堪言;我们也可以选择创造和谐,这很美好但是有些无聊;我们还可以制造一些健康的对比,一场有意义的争论、一次冒险、一个令人振奋的点子,这些都可以让我们成长,并给我们一些挑战。字体不也是这样吗?

虽然在“写给大家看”系列里面只有这一个部分我很明显地把它和人生联系起来,其实我在每本书里都渗透了一些我的人生哲学。(你的态度就是你的人生,别让西瓜籽成为你不吃西瓜的理由,等等)

图灵社区:你是怎么把设计概念抽象成简单易掌握的四条(亲密性、对齐 、重复、对比)的?(这点你做的太棒了,因为中文和英文大不相同,而这些准则竟然也都适用!)你曾经受过东方设计理念的影响吗?

在学习设计多年之后,我在很多设计指导中都会发现这些规则,我在每个设计作品中也会发现这些规则。当然在每幅作品中总是会有其他元素,但是这四个基本原则总是不可或缺的。然后我就开始在教学中融入这些规则,当时我和我的学生们都震惊了。首先,它们非常好理解,其次,一旦应用之后效果不同凡响。学生们一旦掌握了这些基本的工具,他们就可以去完成更复杂的工作了。又一次,我的学生们教会了该我如何传授经验。

当我上大学的时候我有一位很有影响力的导师,他传授给我们很多关于“东方设计理念”的知识。但是我在书中归纳的四条似乎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他们在中文字体上同样适用。这些概念不是我“发明”出来的!我只是在花大量时间分析研究了很多设计作品之后,把其中最重要的四条准则提取了出来。对于我们的视觉而言,语言似乎也不是什么障碍了。

如果“写给大家看”系列可以在中文上行的通,我猜这本书的设计师也是功不可没啊!赞一下!

图灵社区:关于设计类的书籍你有什么推荐吗?阅读这些书可有什么顺序?对于你的读者,如果他们想要进阶学习你有什么建议?

我认为最有用的资源莫过于John McWade的Before & After。订阅他的博客,上他的网站,读他的书,注册一个“The Grid”然后和大家分享你的作品并且从别人身上学习。关于设计,能够激发灵感的好书真的是数不胜数,但是要实际,有血有肉的设计建议,一定要关注John McWade,以及他的作品。

另外我还很喜欢Communication Arts的年册。从这里你可以看到世界上最棒的设计,汲取灵感,发现潮流。他们的年册分为设计、字体、摄影、插画、广告、交互,你可以选择你关注的领域。在这里面找到你喜欢的作品,然后用你的话来描述这个作品为什么精彩。只要你把它们说出来,这些新点子就会更容易地变成你的一部分,并且出现在你自己的作品中。

图灵社区:移动设备越来越多,响应式设计很被业界看好,你把这方面的内容加入到教学中了吗?

天呐,这个领域真的很重要也很专业。我打算大量阅读这方面的内容!基本概念是可以应用到基本设计中的,设计师可以以这些为起点再进入到响应式设计的实践领域。

图灵社区:互联网产生了信息过载的时代,人们需要更加易于理解的信息。信息图最近变得越来越抢眼,人们对它青睐有加,因为这是一种呈现数据的好方法。你在这个领域有什么建议吗?

信息图学其实已经存在了数百年了,但是正如你所说,这门学科的重要性如今又上升到了新的位置,不仅是因为我们的注意力有限,也是由于数据变得越来越充裕。我很喜欢信息图这个挑战,有时候我也很希望自己可以在这方面变得更在行。这其实已经超过了设计这件事本身,它还包含了不同的思考方式和信息组织方式。一个人需要有优化数据的绝佳感觉,以及知道使用工具的方法(学会使用软件上所有乱七八糟的的细节!),才能使数据图像化。我猜那些天生善于组织信息的人会被信息设计这个概念所吸引。这不是每个人都能擅长的领域,但是一旦一个人对于信息图很感兴趣,那他/她可以做的有趣的事就太多了。

响应式设计是信息设计的一个分支,现在它已经变得很壮大了。

Steve Krug的书,虽然不是专讲信息图学的,但是可以在如何简洁地呈现信息方面提供一个绝佳的简介。(我甚至觉得他的书比Edward Tufte和Richard Saul Wurman的都要好。)

  • 《点石成金》,作者Steve Krug
  • 《妙手回春:网站可用性测试及优化指南》(Rocket Surgery Made Easy: The Do-It-Yourself Guide to Finding and Fixing Usability Problems),作者Steve Krug

(我不知道rocket surgery这个词在在中文里是什么意思。它其实是rocket science(火箭科学)和brain surgery(脑部手术)的合成词。我们经常非此即彼地使用,要么说:‘就又不是火箭科学’,要么说:‘这又不是脑部手术’,我们的意思是这件事其实不是特别难。Steve把这两个词巧妙地变成一个新词。)

图灵社区:你给“大家”(非设计师)写了这么多好书,有没有考虑过给设计师写书呢?

事实上,我和John创造了Design Workshop(《写给大家看的设计书:实例与创意》)系列。虽然网页设计的那本有些过时了,但是《写给大家看的设计书:实例与创意》还是很有用的,Handmade Design Workshop 这本书也是我最喜欢的书之一。这本书是我和一位好友共同写作的,它讲的是手工技巧,比如如何用颜料、雕刻工具、粘土、剪刀,如何发现有用的东西然后把它们粘在一起,以及最后如何把这些东西加入到数字设计作品中。我的合著者Carmen Sheldon教授了一门关于手工元素的课程;虽然学生们一开始因为离开了电脑所以怨声载道,但是在他们在课程的最后会惊异于这些手工技巧所带给他们的,这些能力为他们的设计打开了另一扇大门。

另一个我不愿意为资深设计师写书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可以选择的书实在是太多了!而最需要循循善诱的恰恰是那些刚刚入门的菜鸟设计师。一旦他们掌握了基本元素之后,他们就会感觉更加融入从而发现更多进阶类的设计书。

我们去年做了《写给大家看的InDesign书》、《写给大家看的Photoshop书》,以及《写给大家看的Illustrator书》。虽然这些是放在“写给大家看”系列中,但是里面的内容和技巧是设计师也会觉得很有用的!我们生活在一个数字世界中,设计师只有创造力是不够的,他/她必须还要会软件。如果有人不会调节InDesign里的字体间距(字母间距、词间距、行间距、段间距,等等),那就做不出专业级的设计来。

图灵社区:你现在的“大项目”究竟是什么?你还在为“莎翁作者身份”的博士忙碌吗?

因为我们在网上找信息变得很容易,所以计算机书籍卖得没有以前好了,而且电脑的初级使用者越来越少了,他们其实都是我OS系统使用书的读者。现在我们正在忙着把我的“写给大家看”系列书做成视频放在网上。总体上说,因为世界在变化,所以我也有必要进入其他领域了!

我现在的工作重点其实是莎士比亚的书。这是纸质书仍然至关重要的领域(没错!)。我在做一个戏剧的“读者版”丛书,特别为了在研究组中大声朗读而设计。我很满意这个作品,因为我可以利用自己信息设计的知识来使大家更容易大声朗读莎士比亚的作品。第一本已经完成了《错误的喜剧:读者版》,我希望能把36部戏剧都做出来。

在过去的25年,我一直在写作电脑和设计类的书,我现在已经准备好扩充我的思想,进入其他领域看看。我的论文并不是关于作者身份的(我的硕士论文确实关于此),而是关于在阅读组中朗读莎士比亚。我组建的莎士比亚阅读小组已经成立了十年了。小组每个月都会在我的家里举行一次阅读会,用一个晚上的时间朗读一部戏剧,同时我也开设了一个公众组,有35人,我们每周日都会逐行阅读,确保我们读懂每一行并讨论各种可能性。这真是太有意思了。

我创立的The Shakespeare Papers结合了我对设计的热情以及对于莎士比亚作品的热爱。这些都是20页全彩的小册子,每一个的设计都不相同,每一个说的都是莎士比亚的一个不同方面。在完成我的论文之前,我可能会暂时歇歇,不会再做这些小册子了,但是在这之后我还要长期继续做下去。我喜欢在限制和小尺寸的压力下做设计,并在这样的空间里尝试不同的信息展示方式。

上面也说了,我在“读者版”系列莎翁戏剧中也结合了信息设计。所以我现在确实在向一个新的方向努力,走在一条没有走过的路上,但是同时结合了设计和教学!这是怎么回事?


更多精彩,加入图灵访谈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