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日里奇去世,微博、SNS等新兴社区自然又是好一阵缅怀。但细观各人言语,多称其为C语言之父,Unix则少有提及,原因大概和国内高校理工科学生普遍学过C语言,以及PC基本都装着盗版Windows有关。对于Unix这个充满着学术和自由气息的操作系统,人们反而颇有生疏之感。其实,若将C语言和Unix在IT史上的地位排个座次,孰高孰低还真不一定。它们俩就好比乔帮主和里奇,在各自领域都是当之无愧的明星。

如武总在其纪念文章中所说,Unix对于学术界的支持实在是不可估量。这方面的经典书籍,武总提到的那本Bach的《Unix操作系统设计》固然鞭辟入里,但还有一本《莱昂氏Unix源代码分析》影响更大。自其问世这许多年来,不知道有多少操作系统研究者和爱好者,一边读着源代码,一边对照着lions写的注释,苦苦思索着赋予计算机生命的奥秘。除了学术界之外,黑客圈自然也从Unix中获益良多。著名的黑客、开源文化倡导者埃里克雷蒙(Eric Raymond)所著的《Unix编程艺术》,正代表了黑客对Unix的无上敬意。书中对Unix的历史、文化、哲学、风格、技巧的探讨,无不流露着Unix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的本质,处处体现了其朴实无华的KISS原则(Keep it simple, Stupid)。在我看来,正是因为Unix在简单与复杂、自由和规范之间有如艺术品般恰到好处的折中,才能让自己通吃黑白两道,同时在学术界和黑客圈如鱼得水。

乔帮主和里奇的离世都引起了不小反响。他们一个引领潮流、是大众心中的明星,一个为人低调、是编程界的骄傲。那么,请容我小小地幻想一下,既是大众明星、又是学界骄傲的Knuth,到他去世的那一天,人们又该如何怀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