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程序员,

一只会飞的程序员。

程序员是个新生物种,

第一个程序员是位女士,

1815年诞生,

1842年觉醒。

我是大约96年觉醒部分本能,

开始是和logo海龟玩耍,

接着打basic,

大学磕了点C,

数数用了点Fortran,

被汇编鄙视,

打工用了CPP,Java。

在一个牛舍,

我学会用四条腿Go,

从此生产力提升。

接着会耍点小蛇Python,

捣鼓点javascript,

折腾点object-C。

接着还要跟更多的歪果仁打交到,

更多的语言都要学。

所有的语言都离不开模式,

基础惯用法,

高级惯用法,

分布惯用法。

自己学习,

机器学习,

深度学习,

帮大家学习,

一生都在知识和技能的海洋里--

前行。

作为一个新生物种,

要传递自己的基因,

需要在自己的生命中刻画更多的东西。

拼搏是所有新工种出现的必然经历,

能见到4点钟的太阳是必须要有的。

人生不能没了目标,

我们能掌得了飞机的方向盘,

但总要有一个奋斗的方向,

向着太阳前进,

让世界变得更好,更快。

让程序之花开遍星辰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