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只有两种人,想象力大于等于100的和想象力小于100的。 --Alex·Erhei

人类之所以能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爬上食物链的顶端,主要是因为人类有能力建立起地球上最大的合作网络。 公元前8500年,全球最大的人类聚落大概有几百个村民,其规模并不比羊群、牛群、狼群、猩猩群大多少;公元前7000年,世界上最大的人类聚落应该是位于今日土耳其的加泰土丘城镇,大约有5000到10000人。之后人类聚落的规模越来越大,把其它物种远远甩在了身后。

然而不管是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的城市,还是秦朝和古罗马的帝国,直至现在为“萨德”而群情激奋的十几亿人,能聚在一起都只是因为由想象所构建的秩序。虽然所有动物的聚落都会有秩序,但都没有人类聚落构建出来的秩序强大。因为其他动物的秩序是靠动物的本能维持的,而维持人类聚落秩序的,比如神仙、妖怪、国家、法律、金钱、公司等,靠的是人类的想象。

猩猩也怕电闪雷鸣,但猩猩缺乏想象力,所以如果你告诉猩猩抢你的香蕉会遭雷劈,它估计会挠你个满脸花,然后照抢不误。信神,是智人离开猩猩走向神坛的第一步!

然而维持法律、习俗、程序、礼仪这些由想象构建的秩序,需要处理大量的信息。但人脑的能力有限,在公元前3500年之前,如果某个社会的人数和物品数量超过人脑的处理能力,社会秩序就会崩溃,因此也无法形成更大规模和更深入的合作。

在公元前3500~公元前3000年之间,在美索不达米亚南部生活的苏美尔人想象力爆表,发明了一套可以在人脑之外储存和处理信息的系统。从此,苏美尔人的社会秩序不再受限于人脑的处理能力,开始走向城市、王国和帝国。这套系统就是“文字”。苏美尔文字系统结合了两种符号,第一种符号代表的是数字,另一种符号则代表人、动物、商品、领土、日期等。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上图右侧是一块苏美尔人制作的泥板,是目前已知的人类历史上最早的文字记录。这块泥板清楚记载着在37个月内收到了29086单位的大麦,并由“库辛”签核。为了记账,人类的想象力又飞跃了。

美索不达米亚人不仅能记录,还会计算。在一块公元前2500年的一块泥板上,记录了这样一道算术题:如果谷仓里有1,152,000份粮食,每个人分7份,则可以分给164571人。

但人们认为数学史的开端是在公元前5世纪的希腊,因为之前人类做的都是应用题,比如分粮食,或者为了丈量土地面积而计算矩形、三角形和圆形的面积。从毕达哥拉斯学派开始,人类才脱离了具体应用,将数字和计算作为研究对象,而且在寻找2X2=y2的解时,首次引入了推理。

美索不达米亚人在做除法时,知道自己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也知道要算多久。可毕达哥拉斯学派求解2X2=y2时,并没有明确的算法,如果要逐一验证的话,有无穷多个自然数等着呢。如果不是靠想象力爆棚,想出推理的思路,这题算多少年也算不出来。

数学是靠想象力的,而写代码是靠数学的。如果不知道计算在数学发展过程中的来龙去脉,又怎么能提升自己的想象力呢?

所以,作为一个有理想有追求有品位有深度的码农,一定要读一读表面上很淡雅,实际上特别黄的《计算进化史》。

另外,这本书的译者劳佳,在图灵作译者那个一百多人的小聚落里,是一位表现卓越的词汇量、智商和人生阅历三栖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