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作者:Gerg Young, Nov 6, 2016

原文地址:https://goodenoughsoftware.net/2016/11/06/qa-from-local-media/

翻译:Alex LEWIS


这周末我接受了本地一家报社的采访问答。这篇问答会被翻译成立陶宛语(Lithuanian),但我的妻子建议我把这篇问答刊登在我的博客上。注意,这些问题并不全是技术类的问题。


近期 IT 部门和编程类服务的市场增幅较大。那么世界上哪些区域——国家或地区——的感受最明显呢?

我们能对这个问题微微组织一下文字么?

公平地说,IT 服务已无处不在,IT 服务是一个全球性的市场。整个(行业的)经济以其它行业(other industries)闻所未闻的速度出现和消失。

技术一般以指数级的速度发展,且世间鲜有不受其影响的地方。我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就是介绍非洲农村地区的农民如何使用十年前的旧手机来更好地管理作物风险。显然,他们这群人因为技术而(使他们)发生深刻的变化。(链接:http://www.economist.com/blogs/baobab/2011/10/smartphones-africa

我们目前正站在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风口浪尖之上。我们的人工智能程序的进步正逐渐接近能产生巨大影响的水平。由此带来的变化可能比当年互联网(internet)带来的变化还要巨大。

立陶宛(Lithuania)能在这方面脱颖而出么?一个优秀的立陶宛码农能满足雇主的需求么?

立陶宛的开发者们很受欢迎,个中原因很多。最大的驱动力是“近岸(nearshoring)”一说,或者说是在地理位置较接近的区域外包工作(outsourcing work)。尽管近岸并不比外包工作给人工成本廉价的地区那样减少成本,但近岸的好处是减少了其它困难,比如时区、沟通和文化问题。波罗的海(The Baltics)大部和立陶宛(Lithuania)位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Scandanavia)和西欧(Western Europe)的近岸区域。比起乌克兰(Ukraine)或白俄罗斯(Belarus)这样的竞争对手,(这里)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使业务往来更加便捷。能用英语流利交流的受过教育的人们使立陶宛进一步受益。


在公开场合,我们常能听到程序员的薪水待遇是国内平均水平的几倍之高。真能达到这么高的工资水准么?什么是典型的开发者“职业阶梯(career ladder)”?

的确,IT 行业的工资待遇确实要高于其它经济部门。这主要是因为多年前欧盟(European Union)的介入,使得资本流动(capital flows)更加容易,以及开发者的工作性质所致。对于后者,从各个方面来讲,开发者的物理位置(physical location)并不甚重要。开发者在欧盟范围甚至是全球范围的大市场中竞争,而其他许多行业只是在争夺本地区的市场份额。从正面来看,同样地,(IT 行业也在潜移默化中)慢慢影响着其它行业。可以发现,立陶宛在过去 20 年中保持着相对强劲增长,2015 年人均 GDP 创历史新高,2016 年可能将获得更好成绩。

开发者职业阶梯具有很多大的分支树。如果一个积极进取的年轻开发者今天跑来问我,我会建议他去学习 COBOL 和大型机 系统(mainframe systems),因为这是一条隐藏的技能树分支,这个方向的人才在伦敦金融机构中很吃香;我说过我说的是全球范围的大市场。大多数开发者往往倾向于学习那些比较热门、比较流行的东西(what-is-popular)。很显然这种比较流行的东西是一直在变的。

总的来说,很多人一看到计算机科学领域的高工资高福利待遇就想着试图去分一杯羹。不幸的是大学的计算机科学专业(Computer Science in university)辍学率(drop out rate)极高(注意,这里我并没有立陶宛的具体数据,但有没有具体数据并无关系)除此之外,这个行当的退出率(the career drop out rate)在前五年也是极高的。

人们对于高薪是持有偏见的。这种同样的偏见再创业社区(startup community)中也存在。我们的眼里只能看到那些创业成功的案例,而对更多的失败案例熟视无睹。不幸的是,特别是在东欧(Eastern Europe)国家——虽然这同样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女性在攀登职业阶梯时的损失更为普遍。当前立陶宛的程序媛数量仅仅占了 10%,这很不健康。

即使不喜欢写代码,为了那份工资,我也会犹豫着尝试成为一名码农。

如何、以及为何对于程序员而言,经验的不断累积与更新是如此重要?是不是开发人员是通过投资知识、扩大视野来获得雇主的认同?


最好是可以从多个角度看待事物和问题。如果我们谈论的是需要经验累积和更新的会计师(accountant)知识,那么(这一行业的)规律一般是线性的。但对于开发人员来说,你今天所学的知识在五年后就有半数会过时(无效或无用,invalid or useless)。在 2007 年有多少开发人员在构建移动端应用程序(mobile applications)?

在这种环境下,获取新的技能就是你的职业生涯(lifeblood of your career),从雇主的角度来看,这是通向机会之门(the gateway to opportunity)。

然而有些你知道的事情是比较普遍存在的。这就是今年 Build Stuff 的主题。虽然有很多新的主题在讨论,但这些讨论的新主题大多都是围绕着基本主题,而且也没有因为时间而发生很大的变化。来自 Uber 公司的 Tom Croucher 的讨论就是一个例子:https://buildstuff16lithuania.sched.org/event/8jR5/tom-croucher-sh1mmer-how-to-be-reliable-even-when-things-arent-working

对程序员们来说,拥有一张正规学校的毕业证书(leaving certificate)真的很重要么?也许雇主任然会关注于能力(competence)和经验(experience),而不是正式教育经历?为什么呢?


所需的正规教育的水平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具体岗位。对于许多开发人员来说,编码和结构问题的能力比一张正规教育的文凭更有用。换句话说用人单位喜欢使用大学学位作为招聘年轻开发者的标准,因为这可以代表这些(年轻开发者的)能力(编码和结构问题的能力)达到了一定的水平。

简单来讲,学位证书是会贬值的,只在你年轻时起重要作用(刚毕业的那几年,译者注)。如果你工作五年后,用人单位就很少会关心你的证书了。相反,他们更关心你离开大学后干了些什么。

我曾经和一些非常优秀的开发者合作过,他们并不时科班出身,而是依靠自学(self-learning)和参加开源项目而成才。当今互联网上存在了海量的信息,其中就包括了来自注明机构如麻省理工学院(MIT)和斯坦福大学(Stanford)的课程。一个有纪律的(自控能力比较强的,译者注)自学者(self-learner)可以很轻松地免费或以及便宜的价格获得这类大学的教材。


你如何评价立陶宛称为一个 IT 大国的能力?谁会跟立陶宛竞争?它会成为另一个硅谷(Silicon Valley)么?为什么?

任何地方想要成为另一个硅谷都不是一件易事。利沃夫(Lviv,位于乌克兰西部)可以变成另一个硅谷么?卢布林(Lublin,波兰东部城市)呢?或者……里加(Riga,拉脱维亚共和国首都)呢?

立陶宛并没有成为硅谷。

立陶宛和硅谷都有自己的优势(strengths)和弱项(weaknesses)。立陶宛没有投资文化(investment culture),也没有硅谷的吸引力(在硅谷,有 40% 的人口来自国外,超过 90% 的人口不是加利福尼亚州(California)的本地人)。而且我觉得立陶宛也不应该渴望成为另一个硅谷。

我们可以选择其它更符合立陶宛国情的模式。例如美国的波士顿(Boston)或奥斯汀(Austin)模式。波士顿没有硅谷那么大规模的风险资本体系(venture capital system)。他们转而聚焦于研究(research),因为在当地他们有非常出色的学术制度(academic system)。英国剑桥(Cambridge)亦是如此。创业公司往往具有很强的创新能力,其参与者往往也具有强劲的学术背景(academic backgrounds)。

另一个值得一提的典型是爱沙尼亚(Estonia)。尽管爱沙尼亚的国土面积比立陶宛要小,但爱沙尼亚的历史跟立陶宛很像。他们花了十多年时间的努力让买卖变得更好做,以促进本地创业。这种模式以前在其他城市和国家也有取得成功的案例,新加坡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

我们的目的并不是复制已有的某种成功模式。立陶宛是独一无二的,它有自己的优点和缺点。我们必须要为立陶宛量身定制一套有立陶宛特色的发展模式。从别人的成功案例中寻找灵感是一回事,试图通过复制别人的成功模式又是另一回事。


今年的 Build stuff 大会着重于 old programming trends – new shapes。你能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意思么?不仅仅是给那些专业人士,你可以通过一些例子来让非专业人士理解这句话么?

是的,我们今年的主题是「the old new thing」。现在我们所处理的设想在以前我们就已处理过。在英语中有句话说得好:The more things change the more they stay the same(万变不离其宗,译者注)。尽管开发人员使用的工具正以一种令人绝望的速度变化着,但它们的核心基础理念是不变的。所以我们应该更关心内在的核心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