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已经来临,只是尚未流行。

— William Gibson

《未来简史》是尤瓦尔·赫拉利的新作,继《人类简史》后又一部脑洞大开之作。即使是第一流的聪明人预测的未来,事后看去,都幼稚得可笑。但未来对赫拉利而言,仿佛就在眼前,历历在目,已等不及待它发生,就要将它付诸笔端。本书的旨要是,当今人类如何从智人进化为神人。

关于未来,书中以马克思的《资本论》为例,因马克思揭露了资本主义的种种问题,如滥用童工、公共卫生恶劣、压榨劳工等,并预言共产主义必将取而代之。然而,资本家也不会坐以待毙,他们也会读《资本论》,他们也在进化、演变、改进,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资本主义天长地久,而共产主义遥不可期。有何启示?赫拉利希望自己预测的未来,也如《资本论》一般,当你把活生的残酷摆在世人面前后,也许世人能找到另一条路,一条异于预言家的路,一条更加光明美好、更加值得期待的未来之路。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本书分为三大部分,分别是智人征服世界、为世界赋予意义、失去控制权。因本书长达30万字,所以本笔记也将拆分为3-5篇。此为第一篇,回顾了数千年来困扰人类的3大议题:饥荒、瘟疫和战争。远古人类怎么活?

一、饥荒。

1)在古埃及或中世纪印度,如果碰到严重干旱,常有5%-10%的人死去。

2)1964年,法国饥荒,约有 280 万人饿死。活着的人以不洁之物为食,如死猫或已剥皮而投入人粪堆的死马,吃宰牛流出的血,厨子扔在大街上的动物内脏,以及水煮的荨麻、杂草、树根、草药等。中国古时有个词叫“易子而食”,就是说饿到交换孩子,作为自己的食物。

到了2010年,饥荒和营养不良夺走了约 100 万人的性命,但肥胖让 300 万人丧命。

二、瘟疫。

1)住古雅典或中世纪佛罗伦萨的民众有这样的心里:他们可能突然生病,短短一周就过世,或某种流行病突然暴发,夺走全家的性命。下图是《最好的告别》插图,远古人类的死亡曲线。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2)黑死病。14世纪30年代,导致 7,500万 - 2 亿人死亡,灭绝了欧亚大陆上超过 1/4 的人口。病因是栖息在跳蚤身上的鼠疫杆菌,通过跳蚤叮咬而感染人类。面对这场灾难,人类唯一可做的,就是安排群众祈祷和游行,全然不知如何阻止、治愈疾病。当时的人们相信,是恶魔心怀不轨或神明发怒,但无法相信仅仅是一只小小的跳蚤或一滴水,就能让一个村庄变为墓地。

3)西班牙流感。发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末期,夺走了大约 5,000万 - 1 亿人的性命。而一战因战争死亡的人数约为 4,000 万。

2002-2003年的非典(SARS)导致全球死亡人数不足 1,000 人。2014年的埃博拉病毒共感染 3 万人,其中 1.1 万人丧命。

三、战争。

过去想到和平,只是暂时没有战争,是两次战争中间的休整期,今年没有战争,明年谁知道?而如今想到和平,则指“难以会想到战争”。奔驰在制定东欧销售策略时,不会考虑德国攻占波兰的可能性;企业想从菲律宾引进廉价劳动力时,不会担心印尼明年就挥师菲律宾。

《资治通鉴》里有一段话:

(魏人)杀掠不可胜计,丁壮者即加斩截,婴儿贯于槊上,盘舞以为戏。所过郡县,赤地无馀,春燕归,巢于林木。

以往春燕归来,筑巢在人们家中或屋檐下。然而这次春燕归来,已是赤地无馀,没有人烟,无奈何只能把巢筑在树上。

未来的战争,如逻辑炸弹(logic bomb):通过恶意代码,让加州大断电、德州炼油厂爆炸、密歇根州火车相撞。

契诃夫法则(Chekhov Law):在第一幕中出现的枪,在第三幕中必然会发射。

恐怖主义导致某些大国的过激反应,进而引起世界的混乱。恐怖分子就像是一只想要大闹瓷器店的苍蝇,苍蝇是如此弱小,仅凭一己之力连一只茶杯也挪动不了,于是便找来一头牛,钻到它耳朵里嗡嗡叫,让牛因为恐惧和愤怒而发狂,从而破坏整个瓷器店。

2010年恐怖分子导致全球死亡人数 7697 人,但肥胖导致 300 万人死亡。

下期预告:《未来简史》读书笔记(2) — 21世纪人类的3大议题:挑战死亡、幸福快乐、化身为神。

请大家关注在下的公众号:IdleWorks — 关于学习、生活和编程,从不长篇大论 :-)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