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海洋

【摘要】: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登上2016科技经济大会(Techonomy16)就公众担心Facebook未采取足够措施制止消息流中假新闻泛滥一事作出回应:公司将不断改进消息流体验的品质,但Facebook无力左右选举的结果。但特朗普上台后,Facebook必将因为这次成功的转身,预计广告商今年在Facebook上的政治广告支出可能将超过谷歌,令历史模式发生反转。

在美国总统选举期间,Facebook假新闻泛滥,例如:一名联邦调查局特工因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电子邮件泄漏被谋杀或教皇支持特朗普。外界指责,Facebook未能及时截止假新闻的传播,致使房地产大亨特朗普在美国总统选的真人秀中取胜。

在美国总统选举之后,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登上2016科技经济大会(Techonomy16)的讲台,就公众担心Facebook未采取足够措施制止消息流中假新闻泛滥一事作出回应。

“就我个人而言,相信Facebook上的假新闻(我是指其中非常小的一部分)可能会影响选举,是个疯狂的臆想”

其实被指责的不止Facebook一家。前不久,谷歌也被推向风口的浪尖,YouTube上有热门视频的发布者指控谷歌故意操纵搜索引擎关键词,使其有利于美国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看过纸牌屋第四季的朋友们,会自动联想到某个剧情“候选人威廉康威通过搜索引擎Pollyhop,为自己拉到了千万选票。”其原理是通过操纵人们搜索的东西,如康威的名字,他的照片,展现可以展现的内容,控人们所看的内容。直白地说就是给人们洗脑。

便是曾经认为数据被“夸大”成政治工具的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无法忽视社交媒体的重要性。特朗普竞选委员会数字技术团队总监、数字广告公司Giles-Parscale总裁布莱德·帕斯卡尔(Brad Parscale)表示,在今年早些时候,他的竞选团队在Facebook投放的广告覆盖了10万个不同页面,每一个页面具体针对不同类别选民。支持者可以点击相关内容并表达支持,这些被推送的用户群也是经过筛选的。

2016年联邦选举的数字广告支出费用将会是2012年的4倍,由1.45亿美元增至6.07亿美元。所有的选举(包括州选举和地方选举)里数字广告预计达到10.7亿美元。数字广告支出将占到联邦选举费用的12%。

Facebook市场部门的报告显示,有85%的用户在看电视时会同时刷Facebook网站,今年8月推出的“accelerated delivery”广告产品就意在吸引用户在观看体育比赛、电视节目、竞选辩论时在社交网站实时讨论。在近年的政治广告投放中,广告主也越来越重视Facebook匹配用户的能力。利用庞大的数据优势,Facebook可以精确地将用户分类,给用户推送他们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此前美国传统媒体均被民主党势力团体所控,如果只通过电视、纸媒等去了解特朗普,给人感觉是个非常不靠谱的人。但是特朗普的执政理念都是通过Youtube,Facebook,Twitter这些互联网渠道进行传播的。Youtube 的关于他每一个视频都轻松达到上千万的浏览量。他的支持者在Youtube, Facebook,论坛上跟、与希拉里的枪手们争锋相对,并利用互联网自发的传播关于特朗普文章,一个视频或文章的评论数往往就超万位数。

对于努力让支持者参与投票,改变选民想法的竞选活动来说,这种“微目标锁定”能力可谓是天赐之物。Facebook的庞大覆盖面以及它为广告商所提供绝对的平台优势,现在正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精度出现在政治广告中。

尽管扎克伯格坚持认为,公司可以不断改进消息流体验的品质,但Facebook无力左右选举的结果。但可以预见,特朗普上台后,Facebook必将因为这次成功的转身,获得极大利益。对CNN,ABC等传统美国电视,报纸媒体将大受打击。预计广告商今年在Facebook上的政治广告支出可能将超过谷歌,令历史模式发生反转。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本文由【IT战略家】原创,转载请联系本公众号获得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