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链接:enter link description here 作者:Cici

今天我宣布GRP已经投资DataSift,这意味着在Twitter生态系统上压上了双倍的赌注。而DataSift公司主要为第三方开发者和公司提供实时的数据平台和工具。

我们的目标是为大部分缺乏处理海量数据设备和能力的公司提供高效的实时数据管理。

换句话说,DataSift已经开始把消防喉对准了低成本和易管理这两个充足的自来水源。或者从实际使用方面来说,他们负责整个传输过程,而我们负责最后的目的地部署。

除此之外,公司还有一招更狠的,即变细流为湖泊。这是什么意思呢?Twitter信息流与其他互联网社会媒体一样,存在时间非常短暂。所以如果当之流过你身旁时,若不拿个瓶子将其接起来,就再也木有机会了。DataSift公司的一个产品就专门建立庞大并且永久的数据库以供信息流过时人们的抓取。

最后,DataSift已经拥有了海量的历史数据,这些数据可供研究者或其他客户检索或者获取一些过去的数据来进行分析和研究。

我们同时还与Roger Ehrenberg合作,向纽约的IA Ventrues 投资了6百万美元。作为一名资深的对冲基金投资人,Roger 立马就预见了如果能帮助公司更好地筛选海量数据,并因此能够更让他们深入地审视这些金融信息,这样的服务必将创造巨大的价值。如果要这样发展的话,没有比DataSift更适合的合作伙伴了。

GRP Partners已经将其进军海量数据处理和云服务的意图表露无遗。从它最近在Factual,MongoLab以及现在的DataSift上的投资都可以看得出来。如果读者对其感兴趣的话,有另外一篇较长的文章有详细的介绍(where I see the data layer going点击这里)

不过尽管DataSift是多种实时数据种子的提供商,我还是想强调Twitter是至今为止影响力互联网上最为深远,覆盖范围最广的公众实时数据。这也是为什么我把赌注放在了Twitter的周边上。

某些人可能会把我两年前在社会媒体广告公司Adly身上的失败投资拿出来当反面教材,教导我不应当继续把注意力放在Twitter周边上。但我认为这些人都误解了Adly,最近的这些投资以及Twitter身上的无穷潜力。

所以这次,我果断在DataSift身上加了码。

Twitter自身也非常支持这样的服务,因此已经授予DataSift“re-syndication”的权利。这意味着DataSift可以获取所有的数据源并且可以转售其中的部分给其他需要小部分数据流的公司。这样的举动就为客户从以下两方省了不少钱:1. 获取数据许可2. 为了获取数据而需要的其他IT资源。Twitter非常清楚给DataSift提供长期合约以激励其他投资进入的重要性。

那么让我从重要性和持续性两方面来分析一下Twitter,并且容我解释为什么我依旧认为Twitter是新创公司和投资者的良好发展平台。

 

Twitter的重要性

Twitter的重要性源于它自身是一个实时的,开放的,非对称的,社会化的以及传播迅速的这么一个网络。这个网络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人们的眼球,并同时显式或是隐式地反应着人们的兴趣和现有的思维。

1. 实时性。其实已经有很多关于描写Twitter实时特性的文章。而我也同那些写这些文章的人们一样,比公众提早了差不多20分钟了解到本.拉登之死,日本海啸,Michael Jackson之死以及其他很多话题。

但这些消息实时性的价值确鲜有被人提及。想想这样以一个场景:投资银行和世界各地的贸易公司已投资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计算设备和人员,用以处理影响股票价格的新闻或消息。消息的获得快慢基本是以毫秒为单位,慢一点就会被其他可以利用这一相同信息进行交易的机构抢走机会。

就是像这样为金融交易者提供近乎实时的信息让Michael Bloomberg成为了亿万富翁,并以此创建了路透社。可见实时的信息可以强有力地推动商务活动。

实时信息可以驱动有关电影发行上的市场营销开支的决定。通常情况下,工作室将不得不等待开放周末作出这些决定的票房收入。Twitter数据已经表明了在预测票房上的成功。

不过以上只是一个小小的例子,这些实时数据的应用范围相当广泛。可以应用到政治运动中判断选民反应或是给那些喜爱对这些数据做出评论的政治评论家一些信息的政治。还有这也可能印象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能力,让他们更便利地跟踪流感病毒分布和传播。抑或只是纯粹的独立的个体因为在同一地点而相约出行。

“在这样一个信息爆炸的年代,那些能提供供同步,深刻和结构化信息的商家们一定能够稳占一片领地。”

这是我在去年看到DataSift出现在TC Disrupt的最终抉择名单里时发的一条推文。DataSift将会成为对实时数据进行使用和研究的主要平台之一,而很多其他的公司没能有筛选数据流,或者是利用工具来诠释数据的能力,他们做的仅仅就只是盯着这些没有经过任何处理的海量数据。

而Twitter虽然不是唯一的实时数据来源,但其确是规模最大以及最重要的一个。为什么这么说呢?

 

2.  开放性。最初,Twitter决定要做一个真正开放的网络——用户发布的信息是对公众开放的。但当我们开始使用这个产品时我们发现所有人(除了Anthony Weiner)都觉得他们只只想让某些信息被公众阅读。

最终这成为了Twitter的特点。当前,facebook拥有更多的用户和业务,他的大部分数据在防火墙后,所以它只在facebook提供反广告服务时有用。facebook不断的试图说服用户公开更多的信息。但是用户注册时并没有这样的协议。所以,尽管facebook在某些方面有优势,Twitter在信息公开方面处于统治地位。

也许Twitter最难以理解的优势是不对称性。

3.  不对称性。在Twitter之前,大部分的社交网络有着“对称”的关系。这意味着当有人关注你时,你必须对他们也给予关注,这样才能建立连接关系。

但在Twitter上并不是这样。人们可以关注我,但我不必关注回他们。我有大概4万个关注者,但我关注的人却只有700个。通常来说,有着大批量追随者的人们并不会对每一个听众回加关注。不过如果我向所有的4万听众都加了关注的话,这样会导致我永远都没法看到我想要了解的人的信息。当然,在我关注的700人里,像比尔盖茨还有奥巴马这样的人当然也是不会对我加关注的。这就是Twitter的不对称性在使用双方的表现。

所以现在发生的事情就变得非常有趣了。首先,你会范县现在的电视新闻都会在节目中给出他们自己的Twitter地址,并表示“观众可以发送信息到@anchorman”。我们的Twitter名就已经与电邮地址一样成为了我们的身份代表。这已经逐渐变成了新的流行趋势,而以往的告诉别人你的Facebook页面已经有些过时了。

不过这种非对称性提供了另外一样很重要的东西:这诠释了我的兴趣所在。如果你对我所关注的人加以留意就会发现我比较倾向于关注VC行业的从业者以及一些技术专家。你也会发现我习惯于从BBC或者NYTimes获得新闻信息。

这种非对称的关注者模式使得人们能够关注新闻、名人以及公司高层,也正是因为如此人们把Twitter封为“兴趣图”,源于其是人们自身兴趣点的表现。

 

4.  社会化。非对称性是Twitter最大的驱动模式之一。但是另一个不可忽视的东西是:Twitter仍然是“社会化”的。人们在Twitter中依旧会与自己的同伴和朋友们进行交流。

这很明显是商业智能的一个重要信息来源。你可以从我转推某人信息的次数或者是发了多少条@信息来了解到谁是我真正的朋友或是商业伙伴。像Klout这样的公司已经利用这样的信息来判断哪些人具有影响力。公司成立人之一Joe Fenandez最近告诉我,“我们正在为人们建立‘PageRank’(Google所采用的搜索算法)。”他们把大部分的初始工作集中在了Twitter的数据上。

Ad.ly已经提供了类似的在名人身上做影响力判断的功能,这其中包括Serena Williams, Paris Hilton, Linkin Park。当然还有Kim Kardashian(她可是有着8百20万的听众)。

Ad.ly现在已经将这些分析公之于众。这里有一些从社会数据中获取有用信息的例子。

@SnoopDogg 在Texas拥有比在New York更多的Twitter粉丝。

@ParisHilto与@KimKardashian有着一百七十万相同的粉丝, 但与@BritneySpears有着超过二百一十万共同的粉丝。

他们能知道这些信息就是因为Twitter是社会化的,开放的以及非对称的。

 

5.  病毒性传播。任何一个社交网络里最重要的驱动力就是信息的传播能力。在工业界人们称之为“病毒系数。”

身为一种社交网络,Twitter自然也是有着这样的传播力。Twitter用户为了增加自己听众影响力(注意不是他们自己)最常用的方法就是“转推”其他人的推文。

而这种转推的行为可以被视为病毒的传染,这也是Twitter的灵魂所在。所以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大概7月第一周里,30%的推文都是有关Google+的。所以我们就可以从中推断“嘿,Google+这东西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人们遗漏了一点东西,我们还可以看出这样的声音:“该死的,Twitter已经成为了公众的话语之地。”这就是为什么Google推出了Buzz。而这已经成了这年代做科技产品人士的常识了。大家都知道现在Turntable.fm现在很红。但是我们也可以看到:它的走红跟其将自己放在Twitter上,利用Twitter的这种病毒式传播力是不无关系的。而我真的发现我的朋友会长时间地使用Truntable.fm来播这播那。

6.  位置识别。根据Dick Costolo在CES的陈述,高达40%的推文是用移动设备发送的,而这是Twitter非常庞大的使用群体。而这类推文中经常会包括用户的地理信息,这样的信息就使得数据变得更有价值。

如果我在Las Vegas的时候发了一条关于Wynn酒店的推文,这与我坐在Los Angeles的办公室中发送相同的信息必定对当地的经济有着不同的价值。实时+位置现在就意味着商机。而这也是去年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故事。去年我发送了一条推文,写道“有谁去过Wynn酒店吗?我穿过城区过去是否值得?”推文发布之后,除了网友发来各式意见,更有Wynn酒店直接给了我免费的筹码只要我愿意过去玩。

实时+位置信息+Klout+对人口统计数据的诠释 = 无价金矿。那么如果他们知道了我多长时间会来一趟Vegas的话,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Twitter = 公司无限的业务和商机 + 市场的强大推动力。DataSift = 公司利用Twitter数据来开发低成本应用,从而打败竞争对手的强大平台。

 

7.   引用网络。 Twitter开始就以一种整合网络消息和文本消息这样一种方式在发展。既然SMS规定了最大长度160个字符,Twitter就决定将字符数限制在140个字符,而留下20用作它途。

虽然我们所知的和使用的最基本的服务就是创始人们最初所想,但这其中有一个最重要的构件“链接分享”是没有被预测到的。

因为推文被限制在了140个字符以内,因此用户们如果想要分享一些关于其他网站的信息就必须把链接放上来作为140字里的一部分。为了将字符的占用浪费最大程度地减少,人们开始使用“链接缩写”,而其中最著名的就是Bit.ly

而从这个小小的问题中也衍生出了驱动Twitter发展的另一个原动力。因为我们能够在推文中添加链接,Twitter已经成为了互联网上向网页、博客或是新闻页面引入流量的最为强大的资源。

8.  显式数据。因为我们可以追踪你所分享的开放的、实时的链接,我们可以知道关于你的兴趣的信息。如果你发布大量的有关同性结婚的推文,我们可以通过你分享的“明确”的链接来判断你是否支持同性结婚。

不仅如此,这种方式在追踪你的所在地时更有用。就算你根本不在移动设备上使用Twitter,我们还是可以从你所关注的人的兴趣和所在地得到足够的信息计算出你大概的所在地,比如纽约州。想象一下,我们是某个利益集团,想让你来游说你的国会议员通过某些对我们有利的议案。在未来,Twitter可以在政治领域成为这样的资源。他可以帮政治团体找到你甚至与你交流。我向远方的发送一个@信息,请求你的帮助,给议员们施加压力。

你在Twitter的一切行为:你关注谁,你发布哪些链接,你的措辞,你的所在地,你请谁回推等,都会告诉我们某些你的信息。而DataSift就可以帮助其他公司理解这些关于你的信息。

 

9.  隐式数据。你是否追踪FOX新闻,Rush Limbaugh, Sean Hannity和Glenn Beck?如果是,我就可以分析出你的一些信息。如果你不关注这些而关注Keith Olberman and Rachel Maddow 我也可以分析出你的另一些信息。

分析不会100%准确,但是公司会通过关联分析把你分入某类。就算他们不通过这个分类向你发送信息,他们也可以通过这些信息来判断选举时你更倾向投票给哪位候选人。或者来判断南方的民主党人更倾向电缆电视还是卫星电视,Android还是iPhone。像LocalResponse 这样的公司用这些隐式数据帮助店主找出他们忠实的顾客,和最重要的顾客。这是应用隐式数据的绝佳例子。

为新创公司和投资者们提供机会的Twitter生态系统

当我想到Twitter的周边已经为合伙人们带来了非常成熟的机会时,我同时也在考虑:这个平台是有价值的吗?管理是易于沟通的吗?这是面向第三方开发人员的吗?以及这公司有着长远的发展前景吗?

让我快速地给大家过一过这几方面内容。

Twitter提供了一个宝贵的周边发展平台。我已经在这篇文章的第一部分提出了我在这一话题上的看法。Twitter是一个宝贵并且独特的服务。它不是Facebook或是其他社会网络的替代品。而如果他们之间互相竞争的话,他们竞争的方面集中在:用户时间,品牌价值以及第三方的开发资源。

在第三方工具的开发上Twitter是稍显不足,但它有着巨大的网络影响力和完全独特的特点。我相信这会让Twitter成为一个非常理想的挖掘平台。

 

Twitter的原罪

Twitter是从那个最著名的商业思想家Henry Mintzberg所说的“应急策略”发展而来的。这意味着我们所知的Twitter今天的成功在开始时没有想到的。现在大家都知道,Twitter起初只是Odeo公司的一个附属项目。

由于最初考虑不充分,人们纠结于到底要开发一个与数据使用无关的纯平台还是一个数据可以被第三方集成的端对端系统。所以,很多开发者开始倾向于“想到什么做什么”,并且他们真的这么做了。因为公司对机会的大小和它的成长关联,为Twitter找到一个行业领袖级的平台是不可能的。

在电脑领域你会开发出很多桌面平台,像TweetDeck, Seesmic, HootSuite等。这些平台都被扩展过,不过它们最初都是纯粹的Tweet平台。

在移动领域,每个移动平台都有领军: iPhone, Blackberry 和Android,这些最初都不是由Twitter开发的。

所以尽管有很多关于Twitter管理层变动和这意味着什么的文章发表,我还是要指出这些变动对作为一个投资者的我意味着什么,对开发者来说,Twitter仍然在工作。他们认识到并且决定,Twitter的主要业务必须在能控制用户消费经验的端对端系统上。这对保持一致的用户体验和广告业务非常重要。所以他们致力于控制客户端。我认为他们应该对于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和如何做跟用户更好的沟通,但我从来没有怀疑他们的最终愿景。

我指出所有这些因为我相信这是媒体仍然关注他们否有一个好的开发生态系统的主要原因。你要关注他们没一个动作才能了解这一点。

 

沟通式管理

如果有谁曾经担心过Twitter作为一个生态系统会有问题的话,那就是我了。我曾经给其周边Ad.ly进行过投资。但很快在Twitter宣布想要控制客户以及将会开始填充他们之前没有提供的服务,例如:照片分享,链接简化,广告等等。

但Twitter的管理团队并没有任何的敌意。他们阐述了在任职期间他们对于服务的各种意见。Ryan Sarver,曾经带领平台发展,现在活跃于开发者论坛,给那些焦虑的第三方开发者们建议和指导。

Dick Costolo已经在不断肯定那些给生态系统投钱的投资人们表示他并非恶意。而他同时也明确指出了有哪些地方是Twitter希望建立制度来控制用户体验并且利用之来赚钱的。他甚至给出了一些意见关于市场需求和现在Twitter没有计划去进军的领域。

说实话,作为一个开发者,你能要求的最多也就是如此了:一个善于沟通的管理团队,这个团队希望培育一个完善的生态系统,并且保证在经历变化时力求公平对待所有参与者。

我在他们第一次收购时写了大量的文章,包括以下这个文段:

“我在Salesforce收购我的公司Koral,一个内容管理公司(CMS)时第一时地看了许多这方面东西。许多其他的内容管理公司被这一行为激怒了,并且认为他们把所有的投资都浪费在了于Salesforce的整合中。

在收购结束后,我们立即与已经被整合的CMS商家召开了会议。并且指出我们会用哪些位来开发自己的核心平台,然后哪些位不是留给我们自己用的。我们并没有太多的资源来完成所有的事情。

Saleforce在管理1年之内的发展图方面非常有经验,因此我们在这之内的任何时间都可以对我们要开发什么,不要什么有个比较清晰的认识。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知道什么东西是我们想要实现但却没有能力的。

最重要的是,所有的这一切都是私下进行的,而它也应当私下进行。”

Twitter现在拥有足够的人力资源去处理那些开发者社区并且去联系那些愿意投资的VC们。

Twitter如何发展生态系统的剩余部分?——我会说Twitter现在的行为已经与Salesforce模式非常相似了。

让我们来看看苹果:苹果一向喜欢在任何时间改变他们的行事规则,并且从来不通知第三方的开发者们。对于这一点你只需去问问TapJoy,是谁建立了一个非常具有吸引力的大型下载模式,然后某一天你醒来突然发现Apple已经禁止了他们的服务。

所有的苹果应用开发者们只能咬着指甲,坐等每年的WWDC大会,看看他们自己的公司是不是又已经到了“死亡名单”上。而且通常来说,苹果一直保持着在产品发布前严守口风的习惯。真是不到最后一刻不会松口。

那么Google又是什么情况呢?他们定期修改自己的搜索算法。正如John Battell的‘The Search’一书中提到的,公司把所有的商业上的变化都以文字形式记录以及公开了。而且如果你去问任何一个出版商,他们都会告诉你对于搜索算法小组的访问是非常有限的。事实上,他们应该是有意在隐瞒。

那么Facebook呢?这篇文章里有我提及的很多企业家。里面很多不会很坦白地描述是哪一个人,因为他们非常害怕造人报复。而这个故事也可以隐射到许多其他的主流平台,不仅仅是Facebook。

让我们重新回到Adly。我们与Facebook的一位高级职员取得了联系,希望在Facebook粉丝页面上投放广告。工作者告诉我们说“这主意不错。你们可以继续做下去。我不会将此入案,但我也不会阻止它。”然后转身就走人了。

在这之后我们收到了一封“终止信”。我们想指出的是很多其他公司用类似的方式在做广告,但他们所做的对Facebook几乎没有任何意义。Facebook连与我们讨论的兴趣都没有。停止。终止。。

好吧。这就是生活。我们开始将注意力放在如何在Facebook指定的规范内更好地提供服务。

 

平台上开发

我举出Apple,Google和Facebook的例子不是为了批评谁,是为了说明和工作平台打交道的规则。你必须时刻保持多平台开发的准备应为当规则变化时你必须有能力适应它。

当Twitter受到各种审查时,大部分公司为他们的市场运作得到了免费通行证。在很多方面他们更愿意鼓励开发者。我想现在的记者只是想要这样一个简单的故事:“Twitter尚未证明它的商业模式”,但是我认为这扭曲了Twitter的长期价值。作为一个把更早发现长期价值当工作的投资者,我更关注Twitter的长期价值。

所以我投资DataShift从而对Twitter加倍投资。像任何公司一样,我建议我关注多个公司不仅因为我们的客户这样要求,也为了维持我们作为独立公司的稳定性。

但是,像我开始时说的,Twitter是当今业务的核心。并且这样的感觉愈发的强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