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头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1. 他有点酒糟鼻,走路轻微外八,扭胯明显,为此他很自卑。他温顺,善良,是个好人。
  2. 我们是大学同学,我们从大二开始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一块儿喝酒,一直聊姑娘。除了姑娘我们也聊别的,我们聊学生会,社团,聊学生会和社团里那些无聊的、幼稚的勾心斗角。
  3. 那时候的我,心思还特别多,混迹在几个社团,暗恋过几个姑娘,结交了几个哥们,就是没好好学习。这些事操碎了心,每天都有好多话要找人说说。
  4. 他特别愿意听我说。我得意的事儿他陪着我乐,我失意的事儿他安慰我,我没主意的事儿他请我吃大鱼大肉,我难过的时候他陪我在校园里遛弯。他简直就是那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5. 他也聊他爱慕的姑娘,我们的小师妹。小师妹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他知道自己配不上,但每次和小师妹说话,都兴奋好几天,两眼放光地跟我说啊说。有一次他跟我说他很自卑,从小就自卑,心里有阴影。他愿意说一些事,更多的事他不想说。
  6. 毕业后他去了国企,我去了台企,一年后我的合租室友搬走,他说那我搬过来吧。他从上海郊县的家里搬来,看我这儿没有电视机,拉着我去国美我们合买了一台创维,开通了有线电视。看我这儿没有锅碗瓢盆油盐酱醋,拉着我去好又多采购,从此我不用每天在路边小馆吃盖浇饭。我这儿也没有洗衣机,地方太小他只能忍了。
  7. 我们又像大学里一样聊天,还一起看球、喝啤酒。只是我们的话没有那么多了。半年后他换了工作,买了房子,搬走了。离我不远,走过去只要15分钟。他说我新房子里有洗衣机,你把外套牛仔裤床单被套拿过来洗。我时不时去找他玩,楼下馆子里大吃大喝,顺便洗衣服洗床单。
  8. 他告诉我他谈恋爱了。女友中文系的,书香门第。说的时候不像大学里那样兴奋。很多事他不愿意说。
  9. 他经常在女友面前提起我,后来我和我的女友去他家,我们四个人打牌。我惦记着晚上的摇滚演出,是重塑雕像的权利,我们收了牌吃了饭,他女友开车我们一起横穿上海,从西南角到位于东北角的现场酒吧看演出。他们受不了酒吧里巨大声场,听了两首歌就逃出去在车里等我们。
  10. 渐渐地,联系少了,偶尔电话过去问候他和他的女友,他更加不愿意多说。后来从其他同学那儿得知他女友生病住院,什么病没人说得清楚,听说是慢性的,长期的,不容易治好的,因为这个他父母不同意他们结婚。
  11. 后来他几乎把自己关闭,吃饭喝酒都找不到他。几乎断了联系。和其他同学提起,都很久没他消息。一晃过去好多年,我结婚的时候他来了,一个人。一晃又过去好多年,突然有一天接到他的电话,他说结婚了,不办酒请我和几个大学里的好哥们了。我想问是不是那个女友,想问问女友近况如何,犹豫了一下没敢问。我说要给礼金,他说不要了。
  12. 想起他,总会想起我们合租的时候他给我讲的一个笑话。他和他的上司共用一间办公室,上司给自己起英文名叫Delphi,用的是一个开发工具的名字,是使用Pascal语言的一个集成开发环境,上司很得意。可是上司姓朱,上司的上司是亚太区负责人,香港人,说话还有点大舌头,有一次上司的上司来电话,他接的,电话那边说:“请问,大肥猪在么?”

普通人系列之安全员

转自微信公众号:LoveIsBug,微信原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