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让人绝望之处在于,你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要去往何方。你要求生,但却四顾茫然,每条路似乎都走不通。现代社会带给人类相似的绝望:过快的信息流,轻而易举获取到的结论,相互矛盾的说辞;父母的期许与干涉,朋友的升降与进退;教育、养老、医疗的压力;工作的承重负担,自己的才能无人识得,千里马就在这里,伯乐不知死哪儿去了;在网络中刷存在感,扮演另一个自己;漂泊异乡,在城市森林中,找不到归属感。

总之,有种焦灼,煎熬着你,让你痛苦不堪。不明确的未来,自我情绪的不可把捉,岁月如刀,命运如草。我们生来孤独,没有参天大树可以依赖。父母年岁渐高,老病生死、不可逆料;已有或即将有子女,嗷嗷待哺。我们还不够强大,风浪却不休地击打侵袭着我们脆弱的内心。有年轻一代成长起来,能做更多的事,要更少的钱,他们将取代我们的位置,抢走我们的饭碗,把我们踩在脚下,抛在身后,把我们扔到历史的垃圾堆中;有社会世俗这张被污染过的双手,要伸进我们的口袋,洗劫我们的财富,掠夺我们残存的幸福;有时间这把无情的刻刀,在我们的眼角和面庞刻写皱纹,让眼眸变得浑浊,让勇敢变为懦弱。窗外雾霾沉沉,连大口呼吸都成了奢望;伤感的音乐响在耳边,勾起我们的回忆,犹记得那年我们都还很年幼。

然而没有用,自怜自惜、自顾自伤怀对我们没有帮助。要想走出沙漠,你需要的是地图、位置和方向。手里有地图,才知道沙漠的边界,才能根据自己的观察,判断现在的位置,才能制定可行的线路计划,走出沙漠,活下来。这才是我们的终极目的。哀哀怨怨,只能让焦虑化作利刃,更深的刺入你的内心,让你还没迈开脚步,就放弃了出发。疑虑变成了焦灼,焦灼变成了恐惧,你死在原地就不足为奇了。

身未动,心已远,意境很高;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画面很美。然而还是没有用。剑客的剑只传给能挥舞它的人,沙漠的路只让行给那些能走出去的人。要不被恐惧杀死你就要杀死恐惧,要生存就不要怕脏了手。意境和美,我们把它们留在风雨之后。上次我说了四象限是把利器,站在关于未来的四象限上,它就是地图,而我们很容易分析出自己的位置,以及我们向往的方向:一个明确而乐观的未来。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例如,我将终身目标定位为中国Top10的互联网公司的中层领导,一年大概有100万(2015年末时100万的水准)左右的收入。所谓终身,如果工作到60岁的话,50岁达成就可以了。再定义“中层”,如果领导一个部门,大概算得上中层啦。这就是我在“未来四象限”这个地图上的方向。那么如何实现?

要在50岁时成为Top10的互联网公司的一个部门的主管,差不多应该在45岁的时候,就要成为这个部门几条主要产品线上的负责人。那么往前推算,在40岁的时候,就要成为一条产品线上的主要负责人,这样才有可能在未来5年后,成为几条产品线的负责人,继而再5年,实现统帅一个部门。为了在40岁时成为一条产品线的负责人,那么在35岁的时候,至少得成为一条产品线的绝对主力吧,这样才可能从主力升级为负责人。那么再往前,在30岁时就应该进入这家潜力卓绝的互联网公司了,并在未来的5年里,努力成为绝对的主力。

30岁时进入当前排名前十的互联网公司工作,并在50岁时成为这个公司(或同级公司)里的部门负责人,看起来是个不错的未来,有种把命运握在自己手里的感觉,有种我属于企业,而企业也属于我的进取精神。如果有更大的梦想呢?例如成为国内著名的企业家。

企业家要比普通码农的职业生涯长一些,我们将它定位到60岁。几十年后的互联网已和现在有很大不同啦,作为未来世界的水和电,甚至是如可以呼吸的空气一般,互联网大概已鲜少被人单独提起。如果说在任何一个领域里Top3就算是著名的话,我们只要杀到一个细分领域里去,成为排名前三就可以啦。根据行业分类不同,企业的人员、资金规模都大有不同。让我们把目标定小一些,例如一个100人的企业,要让员工的平均收入都在社会占中游,按2015年年末的标准就定在人均15,000吧,再假设人工成本占营业额的10%,那么企业的月营业额大概是:100*1,5000/0.1=1,500万。好啦,目标有了,60岁,100个员工,1,500万每月的营业额。

无论是否已经开始一段创业,你都可以按类似的方法,站在一生的高度来制定一个长期的计划,例如生几个孩子,拥有几处房产,走多少城市,写几本书,发行几张唱片,开几场演唱会,开创怎样的事业,或者更加狂野的想法,例如漫游太空,移居大海深处,或发现不老泉,让人永葆青春。

站在地图的结尾处,回头看来时路,画面会变得清晰,一些事沉下去,一些事浮上来,而那些在局部困惑你的事变得不再重要。找到地图和自己的位置,朝着自己的方向出发,以终为始,展开冒险。今天,就出发。